巅峰对决中情局:魅影战争 正文 第五十五 赤塔集中营的枪声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98.html


“对,民国二十八年,诺门坎大战,日本人战败,他们把我们十几个中国姑娘当做日本人抓进来,给日本军人战俘做饭,受尽了苦难,姐妹们都死光了,我打死了苏联看守,就逃出来了,刚才救你的那个苏联人叫索基,是个白俄,他心肠好,收留了我。”

“哦,他真是好人,要不然我……。”

“雪玲妹妹,你去哪儿?”

“回满洲。”

“那我们正好同路。”其实谭雪玲不知道,这场戏剧性的偶遇是酒井百合与索基策划的,当然也有远东情报界的份。

“你在苏联干什么?”

“我在莫斯科大学学习,可惜赶上战火了,莫斯科会战后,我就逃出来了,已经辗转半年多了,才买到这张车票。”

谭雪玲和卢小曼叙谈了许多见闻,两人很亲密,在异国他乡,这样的萍水相逢让谭雪玲很感激命运。

谭雪玲和卢小曼依偎在邮包的缝隙里,列车上,那些醉酒士兵开始疯狂,为了追捕一个姑娘到处翻东西、打架,歇斯底里地混战,持续了三个小时才平息,直到列车停靠在距离中国边境不远的赤塔站,军纪执行队才开始上车,调查打斗事件,不久就传来两声枪响,将她们吓了一跳。

当列车缓缓开动的时候,谭雪玲从窗口的缝隙间,看到瘫在铁路两旁血泊中的尸体,一个是刚才调戏他的苏联伤兵,一个是见义勇为的那个叫索基的流浪汉!谭雪玲睁大了眼睛,泪水当时就流出了,一种悲愤和残酷交织在心头,如果不是她,那个流浪汉就不会被枪毙!这个结局是她没有想到的!

战争时期苏军对强奸妇女行为法纪不严,苏军性犯罪是相当严重的,并且不是个别现象。令人感到愤懑的是那些强奸者受到的惩罚非常有限,处罚也十分轻微;绝大多数罪犯带着勋章,毫无悔意地逍遥法外。这次大概是军法处为了杀一儆百,才不得已而为之?

流浪**苏军士兵都被枪毙,这结局超乎谭雪玲想象,她默默地擦着眼泪,旁边的卢小曼也不劝她,毫无感情地蜷缩在黑暗里。

不久后,手风琴声和苏联军人的小调再次传来,谭雪玲心里有点内疚。

“战争,死个人和臭虫一样!”

卢小曼不屑一顾地说。谭雪玲还在抹眼泪,她没想到竟是这样的悲惨,那个大胡子白俄就这样不明不白被枪杀了,死时连个审判都没有。

“雪玲,别想了,听说日本人杀中国人比这个还凶狠,还是想一想,我们到边境之后怎么办吧。”

卢小曼在微明的晨光中露出头来,使得谭雪玲能看清楚她的面容,虽然那毛毡式的头发比杂草堆还要乱,但是她的面孔却很清秀,大大的眼睛有些深陷,那是战俘营的摧残造成的,但是即使是这样,她也能见到她好看的特征,女乞丐笑的时候,总会绽露一湾酒窝,她很好看,也很机敏,谭雪玲感到这次危险的旅程多了些许安全感。

“没事的,我家里人给我在满洲里准备了良民证,和我在一起,你不用担心,我舅父是兴安省的警察局长,他说会有人在车站交给我那些东西。卢小曼自言自语地说:

“那我……没有手续怎么办啊?我害怕死了!”

卢小曼很紧张的样子,抱住双肩,有些绝望地说。

谭雪玲笑着抓住她的手,把良民证放到她手里,亲昵地说:

“小曼姐姐,我不要那东西,你拿着,没人敢动我的,我叔叔是大官,与日本关东军上层都有交往!”

“嘻嘻,我就看你不俗吗!没白救你!”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