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63节:怀柔政策

平山大侠 收藏 0 5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263节:怀柔政策 我军已占领之地,应该马上实行怀柔政策。以信义公道、赤心相交;利害与共、患难相济;使两国人心和合融释,有如一家。因为既以占领,土地便是我大日本帝国之领土,人民便是我大日本帝国之百姓。 ——宗方小太郎 黄海海战,北洋舰队的损失虽然大于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63节:怀柔政策


我军已占领之地,应该马上实行怀柔政策。以信义公道、赤心相交;利害与共、患难相济;使两国人心和合融释,有如一家。因为既以占领,土地便是我大日本帝国之领土,人民便是我大日本帝国之百姓。 ——宗方小太郎


黄海海战,北洋舰队的损失虽然大于日方,但亦给日舰以重创,并迫使其率先逃跑。因此,当时中外舆论对于谁是这次海战的胜利者,众说纷纭。从客观效果看,经过黄海海战,日本联合舰队虽未能达成“聚歼”北洋海军的目的,但由于北洋舰队嗣后不敢再战,日军基本上掌握了黄海制海权,为下一步实施花园口(今旅大市庄河西南90里)登陆进攻辽东半岛创造了条件,对整个甲午战争的进程产生了重大影响。

就在北洋舰队与日本海军血战的时候,防守大清国东北边境的清军却在一发不可收拾地逃跑,日陆军毫无阻碍地长驱直下,攻占金州、大连、旅顺、海城,大清国辽东尽失!

1894年10月25日,日军未经战斗,轻取东北重镇九连城,驻守此处的清军,尽管有着并不逊色的武器装备,却早已闻风而逃。

甲午战争的日本文献中,日本人将自己称为“神州”、“中华”几乎是一种常态,这成为他们战时进行国家形象塑造的基调。著名间谍、中国通宗方小太郎,为日本陆军大臣、亲自担任第一军司令长官的山县有朋,起草了一篇文采飞扬地安民告示《开诚忠告十八省之豪杰》,内容就是鼓动中国人民起来反抗、推翻黑暗的满清统治。且让我们看一下这篇奇文:

“先哲有言曰:‘有德受命,有功受赏。’又曰:‘唯命不于常,善者则得之,不善者则先哲有言曰失之。’满清氏元(原)塞外之一蛮族,既非受命之德,又无功于中国,乘朱明之衰运,暴力劫夺,伪定一时,机变百出,巧操天下。当时豪杰武力不敌,吞恨抱愤以至今日,盖所谓人众胜天者矣。今也天定胜人之时且至焉。

熟察满清氏之近状,入主暗弱,垂帘弄权,官吏鬻职,军国渎货,治道衰颓,纲纪不振,其接外国也,不本公道而循私论,不凭信义而事诡骗,为内外远迩所疾恶。曩者,朝鲜数无礼于我,我往惩之,清氏拒以朝鲜为我之属邦,不容他邦干预。我国特以重邻好而敬大国,是以不敢强争焉,而质清氏,以其应代朝鲜纳我之要求,则又左右其辞曰,朝鲜自一国,内治外交,吾不敢关[闻]。彼之推辞如此也。而彼又阴唆嗾朝鲜君臣,索所以苦我日本者施之。昨东学党之事,满清氏实阴煽之而阳名镇抚,破天津之约,派兵朝鲜,以遂其阴谋也。善邻之道果安在耶?是白痴我也,是牛马我也。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是我国之所以〈舍〉樽俎而执旗鼓,与贵国相周旋也。

抑贵国自古称礼仪国,圣主明王世之继出,一尊信义,重礼让。〈今〉蔑视他邦,而徒自尊大,其悖德背义莫甚〈矣〉。是以上天厌其德,下民倦其治,将卒离心,不肯致心,故出外之师,败于牙山,歼于〈丰〉岛,溃于平壤,溺于海洋。每战败衄,取笑万国。是盖满清氏之命运已尽,而天下与弃之因也。我日本应天从人,大兵长驱。以问罪于北京朝廷,将〈迫〉清主面缚乞降,尽纳我要求,誓永不抗我而后休矣。虽然,我国之所惩伐在满清朝廷,不在贵国人民也;所愿爱新觉罗氏,不及耸从士卒也。若谓不然,就贵国兵士来降者证之。

夫贵国民族之与我日本民族同种、同文、同伦理,有偕荣之谊,不有与仇之情也。切望尔等谅我徒之诚,绝猜疑之念,察天人之向背,而循天下之大势,唱义中原,纠合壮徒,革命军,以逐满清氏于境外,起真豪杰于草莽而以托大业,然后革稗政,除民害,去虚文而从孔孟政教之旨,务核实而复三代帝王之治。我徒望之久矣。幸得卿等之一唱,我徒应乞于宫〈而〉聚义。故船载粮食、兵器,约期赴肋。时不可失,机不复来。古人不言耶: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卿等速起。勿为明祖所笑!”

这篇短短的告示,从满清“劫夺”明朝政权开始说起,随后,它对满清的内政外交、尤其是清廷在直接引发中日冲突的朝鲜问题上的作为进行了全面攻击,宣称“上天厌其德,下民倦其治”,所以满清一败再败,“盖满清氏之命运已尽,而天下与弃之因也。”

告示说:日本“之所惩伐在满清朝廷,不在贵国人民也,贵国民族之与我日本民族同种、同文、同伦理,有偕荣之谊,不有与仇之情也。”将日军描绘成从黑暗的满清统治下拯救中国人民的解放者。

它还煽动中国人“绝猜疑之念,察天人之向背,而循天下之大势,唱义中原,纠合壮徒、革命军,以逐满清氏于境外,起真豪杰于草莽而以托大业,然后革稗政,除民害,去虚文而从孔孟政教之旨,务核实而复三代帝王之治。”

类似这样的檄文,充斥了甲午战争期间的日军文告。刻意挖掘、放大并激化满汉矛盾,是日本在甲午战争时的宣传策略之一。日本对甲午战争的宣传有三种类型:一是将朝鲜问题转化为日本带领邻国进步,而中国却百般阻挠,这是“文明之战”, 这一种是说给西方人听的;二是将进军亚洲大陆描绘成为日本民族争取更大空间,这是“生存之战”, 这一种是说给日本人听的;三是将攻击中国本土涂抹上“驱除鞑虏,恢复中华”的反满色彩,这是“解放之战”, 这一种是说给中国人听的。

日本军队节节胜利,山县有朋踌躇满志地对宗方小太郎说:“宗方君,战争可以结束了。回国后,我要与你痛饮庆功酒,一醉方休!”

“不!司令官阁下”,宗方不同意道“我们发动战争的一个重要战略目的,就是要用武力压服清国与日本联合,结成同盟,利用清国取之不尽的人力、物力资源,对抗西方列强,为日本摄夺更大的利益!

“唔,宗方君,说得好!依你高见,我军下一步该如何行动?”

“古人云:‘穷寇勿追’! 而我军偏要反其道而行之。必须排除万难、一鼓作气、长驱直入、势如破竹、攻陷敌人之都城北京!进扼长江之咽喉、攻占江淮重地、断绝南北交通、使敌国陷于至困至穷、万无办法之地,使敌国政府和人民知晓真正之失败,而后达到我之目的!”

“好!我立即上奏大本营,让他们尽快批准这一作战计划。”

“司令官阁下,我还有一建议。”

“请说,宗方君不必客气。”

“我认为:我军已占领之地,应该马上实行怀柔政策。以信义公道、赤心相交;利害与共、患难相济;使两国人心和合融释,有如一家。因为既以占领,土地便是我大日本帝国之领土,人民便是我大日本帝国之百姓。

我坚信:满清政权已经是:百弊丛生、濒于阳九之末运,而数亿之黎民待望仁政、仁人久矣。司令官阁下,我军在占领之地必须实行仁政,以有效地消除战后清国人对日本的仇雠之念。如果我军能扫除中国政治的宿弊伏毒,以公道至诚、待民如子之心来施行大道,则四方百姓一定会争先来归。

为此,我请司令官阁下,利用您元老重臣的身份,务必再三呼吁政府当局高级首脑,一定要重视这一责任至重的问题,选好、用好占领地的民政官,为我千秋帝业打下坚实的基础!”

“好!宗方君,请放心,我一定全力以赴!”

甲午战争爆发后,西方最大的梦魇就是庞大的中国龙在已经西化的日本的“领导”下崛起。以德国皇帝威廉二世为代表,西方掀起了第一次黄祸论浪潮。从1895年起,德国皇帝威廉二世和沙皇尼古拉二世就所谓的“黄祸”问题不断通信、交流,威廉二世还特意请画家克纳科弗斯创作了一幅油画《黄祸图》赠给尼古拉二世,并下令雕版印刷,广为散发。

战争中,美日既是争夺的对手,又是合作的伙伴。其合作的基础就是共同对付远东争霸的先者沙饿和英法。美国对日本的朝鲜政策如同一个盟国一样对日本有利。战争爆发后,美国偏袒日本的立场更加明显,李章鸿希望美国能率先行动,阻止日本。但是美国国务卿格莱希却对中国驻美使节说:“美国只能保持中立,对日本采取友的好态度,并在任何情况下,美国也决不和其他国家一道进行干涉突冲。”

美国采取如此态度的实际用意,是期待着日本战胜中国,以使满洲更全面地向外国商业开放。

应当承认日本人采取的一系列反满、怀柔的策略,无疑是有效的。日军在中国用汉文发布的所有公告,都在不断地强调自己的解放者形象。日本的“中华”意识宣传,在当时和此后的中国是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的。一些西方外交官就注意到,在通商口岸,汉人的抗日情绪便远低于满人。英国驻天津总领事宝士德向伦敦报告说:“天津水师学堂的汉人学员,对甲午战争前景并不乐观,甚至认为日本能战胜也是好事,可以借此推翻朝廷。”

宝士德为此担心天津汉人暴动,要求派遣更多的军舰以备不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