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誓——北洋舰队 第五部 甲午风云 第261节:血战到底

平山大侠 收藏 0 2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size][/URL] 第261节:血战到底 伊东扫视着大海,只见海面上到处是人,分不清是活人还是 死人;也分不清是日本水兵还是清国水兵。在迷雾般的硝烟和煤烟中,依稀地辨认出巳方军舰队形散乱,而北洋4舰仍旧分为两队,保持着严整的队形。他看不出巳方会有胜利的形势,只看到了危险的临近。他不想、也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79.html


第261节:血战到底


伊东扫视着大海,只见海面上到处是人,分不清是活人还是

死人;也分不清是日本水兵还是清国水兵。在迷雾般的硝烟和煤烟中,依稀地辨认出巳方军舰队形散乱,而北洋4舰仍旧分为两队,保持着严整的队形。他看不出巳方会有胜利的形势,只看到了危险的临近。他不想、也不能再把“打沉定镇2舰的游戏” 玩下去了,否则,玩完地将是他自已。——平山大侠


4时许:经远再次中弹起火,舰长林永升头部中弹阵亡,时

年42岁。36岁的大副陈荣不顾身负重伤仍与二副陈京莹岂立在指挥台上:“全速,撞击吉野!”

看着经远鼓轮蹈浪而来,河原不由顿足哭天道:“又是一个致远……”

可惜经远由于受了重创,只能以不到10节的速度迫近。见状坪井下令:“经远航速太慢,不用担心,他追不上吉野。各舰拦阻射击!”

顿时,第1游击队4舰,近百门6英寸口径的速射炮,发射出密集地火网,经远被敌人的炮火覆盖了。

下午4时10分到5时30分,是海战的第4回合,共历时1小时20分。

4时10分:大副陈荣、二副陈京莹,不幸同时中弹阵亡。然而,经远并没有因为指挥官们相继牺牲而停止冲击敌人,经远三副陈策挺身而出,接着指挥。

经远航速越来越慢、舰体歪歪斜斜……在第1游击队4舰疯狂地炮火下,经远开始缓慢下沉,然而只到最后一刻,经远的官兵们也没有停止炮击!

4时15分:北洋舰队只有定、镇、靖、来4舰还保持着战斗力。而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却有本队松岛、千代田、严岛、桥立、扶桑5舰;加上第1游击队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4舰,共有9舰!特别是本队比睿、赤城、西京丸3艘弱舰退出战斗,更使日方少了后顾之忧、更加肆无忌惮地放手攻击!中日双方战舰对比是4比9!北洋舰队的处境更加危险了!

面对劣势之局、面对险恶之境、面对凶恶之敌,北洋4舰靖远与来远结为一队、定远与镇远结为一队,密切协同、互相支持,沉着应战、力挽狂澜、血战到底!日本海军联合舰队虽然在战舰上占有了绝对的优势,但是在北洋4舰英勇顽强的抗击下,战场上却令人惊奇地出现了双方相持的局面!

伊东始终闹不明白:北洋扬威、致远、经远相继沉没;超勇丧失了战斗力;济远、广甲脱离战场;北洋舰队战斗力巳经丧失了一半以上!在遭受到如此惨重的损失后,为什么北洋还有如此旺盛、高昂的士气和战斗力呢?!

回想不久前,致远、经远相继向吉野发起自杀性攻击,他不寒而僳!“这本是日本武士才有的殊死战斗意识和精神啊!怎么北洋留过学的舰长也如此地视死如归呢?!”

伊东心有不甘,眼看胜利在望,他不能功亏一篑!于是他下令:“第1游击队4舰围攻来远和靖远,本队5舰围攻定远和镇远。”

伊东的如意算盘是:将北洋4舰分割为二,孤立开来,以本队死死纠缠住定镇,使他们之间互相无法支援;以第1游击队的精锐4舰围攻来远和靖远2艘弱舰,应该是手到擒来。然后,再合力攻击定镇,以实现“聚歼清国海军于黄海”的目的。

4时15分:面对第1游击队的猖狂猛攻,靖来2舰英勇抵抗,这2舰虽然型号不同,本不是编为一队的姐妹舰,但是大敌当前、同仇敌忾!靖远舰长叶祖圭、来远舰长邱宝仁便临时结为一队,彼此相互照应、密切协同作战,第1游击队一时竟然无可奈何!

但是靖来2舰此时也是苦苦支撑、咬牙坚持。来远已中弹200多发,全舰燃起大火。驾驶二副谢葆璋领着水兵们奋力施救,可是敌舰弹如雨下,后主炮被击毁,只有前主炮还在轰鸣。

靖远也中弹近200发,突然,来远了望哨报告:“邱大人,靖远挂出西驰旗号!”

邱宝仁闻报,急忙抓起望远镜,他看到靖远水线被击穿,海水汹涌而入。他明白:迅速扑灭烈火、抢修漏洞、排出海水,实为2舰的当务之急,于是下令:“转舵向西。”

4时30分:靖远也随之向西,2舰冒着炮火,冲出第1游击队的包围,驶到大鹿岛安全之处。

4时35分:第1游击队转舵冲向定镇2舰。敌9艘战舰一起围攻,定镇2舰烈焰升腾、形势恶化。定远临危不惧,法籍总管轮阿璧成两耳被震聋,但他仍不顾生死,率领抢险队冒着高温,奋力扑救大火。英籍炮术教官尼格禄指挥着炮手们奋力还击,一位炮手冒着敌人炮火,往来运弹。尼格禄知道他其实并不是炮手,真正的炮手是他的哥哥。他在威海上舰来探望兄长,因舰队突然行动,来不及下舰。他的哥哥已经阵亡,他义无反顾,挺身而出,站在了兄长的阵位上。一发敌弹打中炮位,数位炮手当即阵亡,尼格禄身负重伤。他痛苦地呻吟着,对戴乐尔喃喃道:“痛,戴乐尔,有吗啡吗?”

“尼格禄,坚持一下……”

戴乐尔返身去找医官,待他拿了吗啡返回尼格禄身边时,尼格禄手里拿着女儿的照片,己经闭上了眼睛。

镇远为保卫旗舰,始终追随在左右、保持阵位,用巧妙的航行和射击掩护着定运。镇远美籍副舰长马吉芬、德籍炮术教官哈卜门也都负了伤。但是,全舰官兵仍旧以高昂地斗志与敌周旋。

定镇紧紧咬着松岛不放,第1游击队在后也紧紧追赶着。可惜镇远自开战以来已发射了6时炮弹148发,弹药告罄,仅有12时炮弹25发,而榴弹全部用尽。定远的情况也是如此!

第1游击队却连连发炮,看着定镇在第1游击队的猛烈轰击下,仍旧岿然不动,坪井禁不住发出哀叹: “怎么还不沉哪!难道这2艘钢铁巨舰是永远打不沉的吗?!”

5时许: 靖远水线进水部位已经堵塞妥当,来远也终于将大火扑灭、排出海水、修好漏洞、化险为夷。虽然舰体带伤,但是轮机与枪炮尚可使用,于吴2舰返身联袂又杀回战场!

靖远舰大副刘冠雄对舰长叶祖珪建议说:“桐侯,定远信号旗桅杆断裂,不能升旗指挥,不如本舰代替旗舰升旗指挥,调泊于港内的镇南、镇中等舰前来助战。”

“好!”

于是,靖远舰升起司令旗号,召唤集拢各舰。平远、广丙、镇南、镇中等舰及各鱼雷艇见到令旗,立即向靖远舰施来集队。

这时,日旗舰松岛甲板上的所有设施已经荡然无存、炮座毁坏,无法修理、枪炮兵及水手大部分阵亡、舰体水线多处中弹,海水倒灌、虽然侥幸没有沉没,但也陷入瘫痪。而吉野也只剩下一具躯壳,失去战斗力。其余日舰也伤亡惨重,不能再战,又见北洋舰队重新集队,意欲决战到底!

5时05分: 伊东巳将联合舰队司令旗转移到桥立舰上,面对北洋舰队旺盛的斗志、誓死血战到底地英雄气概上意志,他踌躇再三,精神崩溃了!他知道联合舰队实在无力再战,只好下令:“停止战斗,脱离战场。”

接着他不等第1游击队前来会合,迫不及待地领着本队率先向南急驰。联合舰队各舰遂退出战场,稀稀拉拉、摇摇晃晃地向东南方向遁逃。

5时10分: 定镇2舰却紧咬着,毫不放松。伊东无奈,只得返身再战。双方又混战一场。

5时20分: 面对定镇2舰这两个钢铁巨人,伊东向天呼号:“难道敌舰有神灵附体?怎么就是打不沉呢?!”

5时25分: 伊东心胆俱裂,他扫视着大海,只见海面上到处是人,分不清是活人还是死人;也分不清是日本水兵还是清国水兵。在迷雾般的硝烟和煤烟中,依稀地辨认出巳方军舰队形散乱,而北洋4舰仍旧分为两队,保持着严整的队形。他看不出巳方会有胜利的形势,只看到了危险的临近。他不想、也不能再把“打沉定镇2舰的游戏” 玩下去了,否则,玩完地将是他自已。

于是他再次挂出令旗:“各舰脱离战场。”

5时30分:其时,镇远舰上炮位只剩下最后齐射的3发12英寸的炮弹了。而定远舰也好不到那去,余下的炮弹不少是没有引信,不能爆炸的教练弹!定远就是用这种教练弹不停地发射、不停地打击敌人。虽然多次打中敌舰、击穿舰体、但是因为不能爆炸,终究不能给予敌舰以毁灭性地杀伤!

5时31分:经远沉没,全舰270名官兵除16人获救外,其余皆殉难。

5时35分: 北洋舰队虽然努力追击逃敌,但是各舰速度本来就低于敌舰,加之各舰均已遭创伤,速度更慢了,根本就追不上。

天空被晚霞染成了一片眩红,看倦了黄海硝烟的太阳,疲惫地西沉了。在它还露在海平线的半个脸中,随着日落,海天之间隐约有几颗蓖麻状的黑影,那是敌舰黑漆漆地身影。

叶祖珪、刘冠雄望着远去的敌舰,徒唤奈何。

刘冠雄对叶祖珪说:“桐侯,时已日暮,加之炮弹告竭,我们收队吧。”

5时40分: 靖远发出信号,收队返回旅顺。

历时4小时40分的黄海大战,至此结束。

中日黄海鏖兵,规模之大,时间之长,为近代世界海战史上所罕见。战斗中,日海军松岛、吉野、比睿、赤城、西京丸5舰受重伤,共死伤约300人,其中军官11人。

北洋舰队致远、经远、扬威、超勇被击沉,广甲自毁,来远等舰重伤,共伤亡729人,其中军官49人。

18日凌晨2时:济远遁回旅顺,缓缓驶进港口。

方伯谦匆忙跑下舰,向营务处报告: 济远舰上阵亡7人,伤者甚多。舰艏漏水,炮均不能施放,故先行驶回修理。

营务处主官见北洋舰队主力并未返回,心存疑惑,当即将他羁押。

夜半时分:广甲仓皇逃跑,急不择路,以致在大连湾的三山岛外,开上石堆,触礁搁浅,进退两难。舰长吴敬荣不思补救,竟然下令纵火焚烧,弃舰上岸。

9月19日,日舰秋津洲、浪速巡航,发现了广甲,开炮将其轰毁。

东方渐白,丁汝昌等也返回到旅顺。即向李鸿章发电报告海战情况,并告之说济远先回到旅顺。发电后丁汝昌即将指挥权暂交刘步蟾代为行使。

李鸿章对海战及济远先回到旅顺的情况极为关注,马上回电特意询问: “此战甚恶,何以济远先回?”

刘步蟾以丁汝昌的名义,连发两份电报汇报详情。第1份电报说: “济远在战斗中被日舰拦截在阵外,及见致远沉没,首先驶逃,广甲继退。扬威舱内亦被弹炸,又被济远当腰触裂,驶至浅水而沉。

济远首先逃避,将队伍牵乱,广甲随逃。若不严行参办,将来无以做效尤,而期振作!”

第2份电报将方伯谦率先回港,定性为私逃,并列举三大罪状: 1、临阵脱逃。2、牵乱队伍。3、撞沉扬威。

李鸿章采信了刘步蟾的电报,并上奏朝廷: “兹据丁汝昌查明: 致远被击沉后,济远舰长方伯谦即行逃走,实属临战退缩!应请旨将该副将即行正法,以肃军纪!广甲舰长、澄海营守备吴敬荣,亦随济远逃至中途搁礁,咎有应得。惟人尚明白可造,可否革职留营以观后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