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浅说中医

长江岸柳 收藏 38 1063
导读:浅说中医 中医保密。一般中医难成名医,名医者必有秘方,秘方乃成名之宝,养家发财之朮。为了保密,中医大多自备中药材。前些年听人说邻县有一位退休老中医治疗胆囊炎、胆结石有奇效。这个老中医在县一人民医院上班时没听得如此有名,退休后不住县城,而是回到农村老家开了诊所治病。此时,才拿出秘方治病。他家没开中药铺,病人拿药要到县城-家中药铺去配。我研究他的药方发现,有些药名是本草中没有的,叫法奇怪,有些药是粉状用白纸另包着的。经过反复研究才知道那些怪名中药,其实也是普通中药。中药本是一种植物,治病中药有单方、复方之

浅说中医


中医保密。一般中医难成名医,名医者必有秘方,秘方乃成名之宝,养家发财之朮。为了保密,中医大多自备中药材。前些年听人说邻县有一位退休老中医治疗胆囊炎、胆结石有奇效。这个老中医在县一人民医院上班时没听得如此有名,退休后不住县城,而是回到农村老家开了诊所治病。此时,才拿出秘方治病。他家没开中药铺,病人拿药要到县城-家中药铺去配。我研究他的药方发现,有些药名是本草中没有的,叫法奇怪,有些药是粉状用白纸另包着的。经过反复研究才知道那些怪名中药,其实也是普通中药。中药本是一种植物,治病中药有单方、复方之分,名医医术就在于调配中药为复方治病才最有效,其秘方之奥就在于配方。老中医如此做是害怕药方泄密。自已给中药另取药名的,这名、这药是他与中药铺秘商后达成的,只有他和定点中药铺才知道。研成粉的药是药方中的君药,最为重要的一二中药,为了防备别人看出秘密才弄成粉的。



中医传授。中医成名大多是行医良久,在治疗疾病中依靠长期体验和总结出来的特效治疗方法以及使用的药材的心得。这些医术不外传,故有医术“传男不传女”的规矩。因为传给女儿嫁出后带去了婆家。如是独生女儿必是招得上门女婿才传授。本地有一中医世家,几代为中医。据传,其祖上乃一“脚夫”,用独轮车为人长途运货。一年盛夏一天,其祖上到江西某地运货,在一处山路上看见一个讨饭的老叫花子中暑倒在路上奄奄一息,其祖上起了爱怜之心,绐老叫花子喂了几口水,将其抱上“线车”推回了家。在祖上的关护下老叫花子身体好转了,老叫花子不走,其祖上也不赶他走。几年过去了,老叫花子临终时把其祖上唤至跟前,拉着他的手说:“我乃逃难将军,祖传推拿接斗、诊创治疽、去毒疗伤秘术,身怀此方就在布袋中,长期观察你是一个可授之才,今将此宝物传授给你,后人衣食无忧啊!”其祖上接过布袋,老叫花子长吐一口气紧闭双眼。自此其祖上得秘术行医,传后人至今。中医自创秘方秘药成名,在竞争中,为了保密也是一代一代地往下传,甚至口授而不留文字记载。名医授徒,儿和徒不分,一起教授。方法却有两种:-种普授基础的东西,跟着抄药方;一种是长期观察从中观察到心术良正,能成衣缽者密授之。中医这种秘传心授之法是其没落的根源是阻碍中医发展的极大的障碍。


铭记中医。中医治好了我的病,我才今天。文革中学关门后我回乡生产,不知啥原因患上一种怪病,当地一名名中医诊治,先后诊了大半年,中药吃了很多,就是不见好,人瘦得皮包骨头,秋天就穿棉衣。一天,一个过路的路人上门讨开水喝,农民哪有喝开水的习惯,母亲就烧火专门为他烧了一碗开水。我因生病不能劳动,在房里吹笛子,听他人说话也走出来看看。那人见我出来,上下打量后对我母亲说:“这是你儿吧?”母亲回答说是的。那人又说:“吾观其面相,日后定成人上之人,无奈疾病缠身,久治不愈,如不早治命难久矣。”母亲不懂那人话中之意,我便上前告之病情,他说:“观你之家,善良仁爱,我当尽力为你治此病,今开一方,前去镇上金氏药辅抓药,先服此药为你疏理,等我再来时为你带药最后定诊。”那人用一手极漂亮的正楷写好药方付于我,即离开走了。我按他所说去镇上抓葯服过,效果不明显。一个多月后那人真的来了,又开了一个药方给我又走了。我到镇上抓药老师夫说其中紫何车、川天麻等中药缺了。我又远去大城市中药铺买药,可人家说这东西现在难见呀!文革武斗,市场瘫痪,物资奇缺,无法配药也就此算了。又过去半月,那人又来了,并带来了奇缺的中药,又告之我去弄黑毛公猪的脑髓一个做引子同煮服之。我有一远房亲戚在食品站工作,求他帮忙弄到。那还在我家专为我研制了一副药丸服用。三个月后我的病慢慢地转好]。当年我16岁冒名入伍体检考上了潜水员。我的病是那个过路的郎中给治好的,那人给我的名贵中药分文未要,只说让我跟他学徒。我参军后再沒见过那人。


话说中医。中医在我市,一人民医院有一个中医内科,一个中医骨科。也有一所市中医院。说起中医有些现象无法让人理解。我在市中医院治过病,也住过院,可是中医院里中医治病开的全是西药吊瓶,中医学院毕业的大夫治病不开中药方,不用中药。一人民医院名老中医退休了,可他没有传人,一个女儿在医院中药房抓药,尽管他在家还为上门求诊的人看诊,八十多岁了家中没有传人,医院里也没徒弟。现在的中医科主任是我的好明友,他是工农兵医专中医,靠执着钻研中医中药治疗肝病而一举成为全国名医,他儿子福建中医学院毕业后大城市难找医院,只得在他身边带着,不过又去西医内科病房去学西医。而他至今也沒一个徒弟。他说:名医是学出来的,不是教出来。看着他满头白发我问他为什么不染理一下?他说:“这可不比你们当公务员,当公务员、当官四十多岁就说老了,五十多岁就退居二线享福,可是当医生却是越老越值钱。病人看病哪个不是找头发白的老医生,医生越老越经验更丰富。”我说你身怀秘技该传下来,带到火葬场多可惜呀?他说:“医院是公家的,医生是医院的,我又不能私自带徒弟。儿子虽学的中医,医术、医技要靠心授,理论不到火候他也体验不出来,老了不中用了那些东西也只有留给他。学中医和学武术是一样的道理,师父领进门,修行靠个人,秘方是张纸,治病靠辩症。”我想中医中药是好东西,中药治病副作用小,非常生态环保,国家应该为中医中药事业发展大开绿灯才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