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二卷 上官医子 第二百六十章 瘟疫之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六十章 瘟疫之源

这一日,兰亭见楚枫在一边拿着一根树枝,在地上划着什么,乃走过去,楚枫听得背后脚步声,急忙一划,抹去地上划痕。

兰亭笑道:“公子时时在地上划着,又不让人看到,究竟公子在划什么?”

楚枫神秘一笑,道:“姑娘很快知道!”

兰亭笑笑,楚枫又道:“对了,姑娘,村民病情已经开始好转,但似乎在反反复复,总不能根除?”

兰亭道:“我也觉得奇怪,按我预计,这药应该是可以祛除疫症的。”

楚枫道:“会不会是刚一除去,马上又感染了?”

兰亭道:“我正在找寻原因。”

楚枫瞥眼看到十数丈外那排用白布覆盖着的尸体,道:“会不会是那些尸体在散播着瘟疫,所以……”

兰亭道:“我也想过这一点。”

“那不如将尸体焚去?”

“村民不答应,他们都希望亲人入土为安!”

楚枫皱眉道:“就算不焚去,这样放着,也会腐烂发臭!”

兰亭道:“这瘟疫之炎症有点古怪,这些尸体已经摆放了多日,却并不腐烂发臭!”

楚枫忽然想起他在泰山东面山谷见过的那一泓潭水,乃道:“进村前我在东面山谷见过一水潭,水面浮着死鱼,似乎也是死去多日,却不见腐臭,会不会有与这瘟疫关系?”

兰亭一听,当即道:“公子,你马上带我去看看!”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泰山东面山谷那一泓潭水处,那道溪流还是自山上蜿蜒而下,注入潭水,水面还浮着死鱼,却比楚枫之前所见更多了。

“怎样,是不是染瘟疫死去的?”楚枫问。

兰亭没有回答,却道:“公子,劳烦你捞几尾上来。”

楚枫愕然道:“你要为它们诊脉么,它们可断气了?”

兰亭几乎用带着嗔气的目光瞪了楚枫一眼,楚枫耸耸肩,很快捞了几尾上来,兰亭仔细看了一回,又取出银针在鱼身上刺了几下,再细看着银针,点头道:“是瘟疫致死的!公子,你带我沿着这溪流而行!”

楚枫道:“你要找出这水流源头?”

兰亭点点头,于是楚枫挽着她,慢慢循着溪流蜿蜒而上,由于要沿着溪流而行,所以很多时候,楚枫不得不搂着兰亭在山壁岩石间跳跃飞纵。

几近山顶,两人终于寻至溪流源头,原来是一处泉水,一股水流从山壁喷出,跌落泉水,溅起片片水花。

两人站在泉水边察看了好一会,泉水很清、很绿,亦没有浮着死鱼,不似有任何异样。

楚枫道:“姑娘,把银针给我!”

兰亭取出银针,楚枫接过,用针尖刺了几下水面,然后将银针递给兰亭,道:“姑娘,你看!”

兰亭奇怪问道:“看什么?”

楚枫愕然道:“看有没有瘟疫阿?你之前不也是这样做的么?”

兰亭几乎忍俊不禁,她收回银针,俯身用手指探了探泉水,泉水很冰冷,她收回手指,却见雪白的玉指上沾着数星粉末似的,楚枫亦注意到了,乃问:“这是什么?”

兰亭没有回答,凝视着泉水,楚枫忽见数尾身子很长的小鱼在水中一掠而过,乃道:“水中有鱼游动,这泉水应该没有问题?”

兰亭摇摇头,沿着泉水边沿细细查看起来,楚枫也跟着查看,看到对面从山壁喷出的水流旁边,有一株矮树,矮树系着一细丝线,一直垂至泉水下,似吊着什么。

楚枫飞身掠起,一手拉起丝线,脚尖一点泉壁,回身落回兰亭身边,一看,原来丝线末端系着一个小布袋。

楚枫连忙解开小布袋,里面装的是一些粉末,这些粉末与刚才兰亭玉指上沾着的一模一样,大概由于已经浸泡多日,这些粉末显然已经褪去颜色。

“这是什么东西?”楚枫问。

兰亭用手指沾起一些粉末,看了看,又闻了闻,乃道:“原来如此!”

“怎样了?”楚枫急忙问。

兰亭道:“这些粉末是用十数种罕见草药研磨的,单独服用都没有害处,但如果混在一起,在浸于水中数日,则会产生极大毒性!”

楚枫惊愕道:“那这泉水岂非成了毒水?但水中尚有游鱼游动,它们怎不怕这毒?”

兰亭道:“怕这毒的,早被毒死,顺着溪水流至东面山谷那潭水中。所以剩下这些的,都是不怕这毒的。”

楚枫道:“你意思是,村民的瘟疫都是因为这包粉末?”

兰亭点头道:“正是!粉末致使泉水带毒,泉水落至山脚,环山而流,村子中村民食水亦是来自这道泉水。”

“原来如此,怪不得村民疫症总是不能根除,原来是藏在食水之中。不过村中所有人都是饮用这泉水的,我和你也是,为什么我们和其他人就没有感染上瘟疫?”

兰亭笑道:“这就跟泉水中的游鱼一样,其体质能抵受瘟疫的,就不会感染,但大部分不能抵受的,就会感染。”

楚枫一听,不由上上下下打量起兰亭来,兰亭奇怪问道:“怎么了?”

楚枫道:“我是习武之人,能抵受这瘟疫自不足为奇,但你弱质纤纤,居然不受瘟疫入侵,佩服!佩服!”

兰亭抿嘴道:“公子不要忘记,我是大夫!”

楚枫一挺胸,道:“我也是大夫!”

“哦?”

“我是大丈夫!”

兰亭忍不住“哧”的笑了出来。

楚枫皱眉道:“这样说来,是有人暗中将这粉末放入泉水,让村民感染瘟疫?”

兰亭点点头,道:“而且配制这粉末之人也是深谙草药药性,可惜用心险恶!”

“但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听闻还有好几个地方都发生了瘟疫,会不会都是有人暗中施放?”

兰亭没有作声,楚枫又道:“我们现在怎样做?”

兰亭道:“既然我们已经取走这粉末,不出十数日,这水中毒性自会散去。我们让村民暂时不要饮用山上流下之水。”

“那他们怎样取水食用?”

“打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