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深南大道上 第四章 男人天堂 (36)回家的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8.html


两个月后,大年二十九中午,深惠高速,我坐在郭紫的车里,往那离别了一年的家,飞驰而去。


郭紫轻轻地握着方向盘,笑道:“赶紧补觉,到了惠州换你开!”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昨天晚上郭紫为了报复我这几个月对她的冷落,狠狠地对我实行了三光政策,很累,但我睡不着,闭上眼睛,几天前的一幕又浮上脑海。


……


浩艺公司中部地区第一个广告单子的第一个短片,终于在年前按照珍姐的要求修改完毕,赶上春节黄金时段播出。


几天前,珍姐公司下属的一个公司老总到了深圳,他此行的目的是为了考察深圳市场,在这里设立一个分公司。


于是受珍姐所托,我接待了这个老总,此时我已经从浩艺公司离职,手机号码也即将在春节后更换,这权当是我在浩艺做的最后一个工作吧。


……


白石洲粤菜馆,老总和我频频举杯畅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后,老总一脸深意地笑着,盯着我说:“小兄弟,上次张总来,你给找了几个帅小伙子陪她呀?”


我心里一紧,一个下属怎么能问自己上司如此敏感的问题,我不由地提高了警惕,笑道:“上次张总来,行程都是我们公司安排的,非常紧凑!”


老总哈哈大笑道:“紧凑?合同签订日期可是在她来的第二天上午!实景拍摄邀约意向书也是当天下午签订的。而她在这里多呆了几天,不用骗我啦!”


我呵呵一笑道:“确实,合同是在第二天就签订了,张总在这里多呆的几天,是在考察深圳周边同类型的项目!”


……


实际情况是,第一天晚上,我怀着豁出去的心情陪珍姐吃完饭,送她到了商务酒店,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我便离开了。


正当我在社区网吧上网,感叹着自己思想不健康的时候,珍姐给我打了个电话,要我带她出去走一走。


悔不该告诉她商务酒店离我住的地方很近,但我也只好无奈地拔了上机卡,也不换衣服,就穿着平时的休闲运动装,慢悠悠地晃了过去。


节目很简单,带着珍姐逛了下白石洲,吃了些广东小吃,然后便去野牛喝了点酒,接下来送她回去,然后便发生了预期可能要发生的事情。


其实我们没有喝多少酒,但是酒这个玩意不能多;如果两个人都多了,那就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如果男的喝多了,那更不可能发生什么事了,除非是在拍A片或者说那女的别有目的;如果是女的喝多了,在这种情况下我是不会做出迷奸之类的没有原则的事的。


所以说我们喝了适量的酒,这就成了催化剂。珍姐除去套装也里面的塑形衣后,我一阵恶心,该下垂的下垂了,该满溢出来的也满溢出来了,我一下子就悲哀地想到之前看过的一部香港三级片,现在我很杯具地成了男主角。


我很想推脱,然后抽身而去,但珍姐从公文包里抽出支票后,我犹豫了。


珍姐晃了下支票,吃吃笑道:“本来吧,我对于油头粉面的男孩子没有兴趣,但是弟弟你现在非常阳光健康,我很喜欢,如果你肯陪姐姐的话,支票,我就先签了,款项一次性付清,合同明天立刻可以签,考虑一下?”


浩艺公司的制度是,不过项目有没有结束,只要款收回来了,次月就可以按照比率提成,也就是说如果珍姐预付款的话,下个月我就可以拿到将近四万元的提成,我心动了。


珍姐见我有些动摇了,笑道:“不是还有实景广告么?可以先签意向书的,还有,在我们那边,这个圈内,我的话还是有分量的!”


终于,我被那白花花的支票引诱着,一步步走向了珍姐的床,躺下,被动地除去了衣裤,然后,我在珍姐的要求下,做着她喜欢的动作……


……


老总的笑声把我从回忆中惊醒过来:“哈哈哈,怎么样,被我说中了吧,像她那个铁母鸡,什么缺点都没有,就是好色,男色面前多少钱都肯砸,如果你没有帮她找帅哥,那就是你被她潜了,哈哈哈,你倒也是她喜欢的类型!”


我笑了笑举起酒杯说:“来,再走一个!”


老总倒是很豪爽地和我走了一个,继续自顾自说道:“很奇怪我为什么这么了解她是吧?很奇怪我为什么敢这么说我的上司是吧?哈哈哈,我和她结婚二十多年了,这脑袋上的绿帽子也不知道戴了多少顶了。要不是钱,我他妈早走了!”


我差点崩溃,一不小心,我怎么又跟有一腿的女人的老公在一起喝酒聊天了,我尴尬一笑,说:“大哥,那个……”


老总摆摆手说:“不用解释,哈哈,我习惯了,早就没有住一起啦。这次来深圳也是我主动要求的,以后我就呆在这里了。对了小兄弟,帮我物色一个小妹妹如何?”


好吧,为了弥补我的内疚,我把阿英叫了出来,这个现实版的海藻,现在正需要钱,你情我愿的,当晚两人便拍板下来。


末了,老总拍了拍我的肩膀,低声说:“你玩了我老婆,哦不,我老婆玩了你,你帮我介绍了个女人,我们互不相欠,也不声张,算打平了,如何?”


这,当然最好!


……


接下来的几天,我办理完了交接手续,领走了我该领的业务费,看着存折上接近六位数的数字,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是我的第一桶金。


如果是,我觉得这一串的数字非常肮脏,非常令人恶心,因为这些都是珍姐或者珍姐介绍的项目,如果不是那几天的背潜规则,我是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如此巨额的存款的。


很多人,在这样简单的赚钱之道下,彻底沉沦了,但我不能,我要离开这个公司,离开这个圈子,我要去寻找我自己的理想和生活。


……


郭紫是唯一知道我这个经历的人,我没有主动说,但她何其聪明,三言两语便窥探出其中的奥妙。


她用身体帮我发泄烦闷的同时,也用自己的经历,帮我安抚着伤口。


对此她没有表示鄙视或者赞赏,她只是给我分析了我当时的想法,然后狠狠地击打了我内心那想要不劳而获的苗头,原来我已经沉沦了,还好,有郭紫那如同甘泉一般的话语,帮我洗去了淤泥。


……


在惠州的休息区,郭紫把我叫醒。休息二十分钟后,我们开始了回家的后半程,我抓着方向盘,看着坐在旁边的女人,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我更不愿意去想这是什么滋味。


或许,回家,可以让我的伤彻底结疤愈合,但却永远无法将那伤疤消除。


以前讨厌回家,现在,我恨不得张了翅膀,逃离这个对于我来说,既是男人天堂,也是男人地狱的地方……


……


可爱的家乡,亲爱的父亲母亲,我,要回来了,但我不能跟你们说我的经历,常回家看看跟爸爸说工作的事,在于我来说是不可能的。


但,陪妈妈说说话刷刷碗,这些以前最讨厌的事,现在倒让我向往起来了。


但愿,这是一个愉快而平淡的春节。


(第四章 男人天堂 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