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义廉耻都不要了:争抢"西门庆故里"是个灾难

cenw 收藏 1 167

争夺西门庆故里是怎样一场丑剧

在媒体报道李白故里之争、赵云故里之争时,我曾戏谑,名人真是个好东西,可以给地方带来巨大的文化旅游收益。总有一天,历史上或者传说里、小说中的大奸大恶比如夏桀商纣,易牙竖刁,蔡京秦桧等人的故里,也会有白热化的争夺的。但淫棍、恶霸的化身——西门庆的故里,居然也成了香饽饽,着实超出我的想象。在中国,西门庆有着无与伦比的知名度,但他是遗臭万年的,为人所唾弃。一个持身清白的人,是绝不愿意和西门庆拉上关系的。可是,阳谷、临清和黄山,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扛着西门庆的招牌招摇,不过是为着一个“利”字!像临清,算盘拨拉得叮当响,正在做着“每年游客可达到40万人次,年综合收入达6000万元”的美梦。淫棍恶霸的事迹,有人喜欢看,也可以带来经济效益。可是,我们不能因为这经济效益,就抛弃礼义廉耻,践踏社会公德,危害世道人心。世上很多东西,都叫一部分人趋之若鹜,譬如黄赌毒。但我们决不能因为黄赌毒能够赚大钱,就一门心思经营它。


西门庆故里之争,争的不是财富是祸端


有些地方政府不仅千方百计想挖地下死人的坟墓,找名人经济由头,而且也不放过那些历史上臭名昭著甚至劣迹斑斑的反面人物,如浙江的“流氓杜月笙故居”、山东的“奸臣纪念馆”等等不一而足,(“西门庆故里”招牌只是其中一个例子罢了),这不但会引起社会文化产品同质化的问题,造成社会资源的极大浪费,而且会给这个有着几千年灿烂历史的古国精神文明以及全社会价值观建设方面带来一场大灾难。无疑西门庆传统“大淫贼、大恶霸、大奸商”的艺术形象被当地政府洗白或者平反,成为文化产业英雄,尽管一定程度上说不定能够“推动了当地的经济和民生发展”,可是其造成的“世俗心理和价值观的双重转型”却未必是好事。如此不问青红皂白地将道德上的反面典型西门庆推上致富模范的光荣地位这合适吗?要知道,西门庆虽然是虚构的艺术人物,但由于在《金瓶梅》和《水浒传》等文学作品里家喻户晓,其影响力绝对并不比任何一个历史上真实的人物小,而对他随便借鸡下蛋,甚至不惜以文化和道德丑为美唱出一台经济戏,那简直就是在背叛历史,背叛我们的传统良知。而一旦那些西门庆和潘金莲的幽会等地点被复原,就是一个个公开教唆青少年性开放性乱交的无声大讲堂,是和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和道德建设以及提倡的八荣八耻精神唱对台戏。有如此不择手段发展经济的地方政府,也就难怪现代社会笑贫不笑娼了!


西门庆的遭遇告诉我们:做人不怕坏得出奇,只怕坏得无名


古人尚知“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一个崇尚文明,讲究礼仪,褒贬廉耻的民族居然可以为了钱,让一个千百年前就已经被社会唾弃、鞭笞的邪恶人物复活,将他那些千夫所指的淫情恶事一一重新恢复、排演,这分明是拿肉麻当有趣!这样的社会经济未免可耻,这样的文化旅游产业亦未免可怜,这样的执政理念更未免可恨。似乎我国几千年来的文明史,就是由这些乌七八糟的垃圾堆积而成。他们这种做法不啻是在抹黑我们的文明史,更是在歪曲我们的文明史


地方官员:不能把旅游业办成“臭豆腐”加工厂

我们的地方官员对西门庆如此感兴趣,要“在景区内,悬挂着100张《金瓶梅》的插图连环画,以及西门庆7个妻妾的精美画像。”我这不知道他们要宣传什么?山东阳谷县不花大力气宣传武松这样为民除害的英雄也就罢了,干嘛绞尽脑汁来鼓吹武松的“死对头”西门庆?良心何在?道德和在?正义何在?真是善恶不分,美丑不辨!圣人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抓GDP也好;抓旅游政绩也好,应当搞点扬正气、淳民风的人文景观,哪怕是假古董也行,怎么能够良莠不分呢?下一步会不会有地方官员为秦桧、高球、慈禧、李莲英之流也建一个纪念碑?在全世界,凡是在旅游景观出现的人文内容,没有把类似西门庆这样的无耻之尤拿出来向世人展示的。俄罗斯、法国、德国、英国、西班牙、印度等这些世界级的文学强国都产生过许多象西门庆这样的卑鄙人物,没有一个国家把他们拿出来向世界展示赚钱。把西门庆作为旅游景点的内容招摇过市,无异于是在旅游这锅“汤”里放进了一粒老鼠屎!国家旅游局要重视对地方旅游文化资源规划的管理与指导,不能放任自流,不能放任“旅游文化污染”。旅游,是一种货真价实的文化现象,也是一种生活方式的重要选择对象。旅游资源无非是三大类:一是以人文资源为主(西安、泰山等);一是自然风光为主(西部);一是人文自然资源结合(中部)。特别是人文旅游资源的地方,只能是开发那些引人向上、向善、向美的资源,而决不能相反。


争抢西门庆故里折射道德退化,也会导致社会堕落


西门庆咋成了经济发展的“宠儿”?

任何一个国家和社会,宏观的社会公德和道义是不能牺牲来换取经济利益的。起码,《金瓶梅》到目前为止还是一部禁书,是不允许青少年阅读和传播的。其道理不言自明。但在阳谷、临清所开发的旅游项目看来,西门庆被推崇的无所企及,什么西门庆和潘金莲初次幽会地点的“王婆茶坊”,什么潘金莲、李瓶儿、庞春梅等的宅院,什么“武大捉奸”等,游客交钱就可以参与表演并得到摄成的光盘,亲自体会一次西门大官人的极乐生活。不难想象,该旅游项目的效益是“利”、“弊”双赢的,商家赚了个盆满钵满,游客赚了个脑“黄”眼“绿”。倘若青少年到此一游,“收获”的就不仅仅是脑“黄”眼“绿”的问题了,恐怕还收获了一颗“黄色”的种子,能刺破多少教育的硕果不能不令人担忧。不可否认,市场经济时代人们的价值观是多元的,但再多元,也不能离开“健康”二字。这种借风月文化搭台,行风月经济之事,可谓“野百合也有春天”的经济观念,是为现代社会的主流价值观的评判范畴所不齿的。



赵云故里”吃香,西门庆家在何方?


对各地争抢“名人”的现象,议论已经够多的了。“名人”搭台,经济唱戏,这样的节目层出不穷,经久不衰。存在就是合理的吗?当经济利益成为人们心头分量最重的秤砣,我们怎么分辨赵云和西门庆的善恶?赵云故里可以放手去争论,西门庆家乡不止一处也罢,但人间的真善美是永恒的,假恶丑可以喧嚣一时,但终究不会长久。“赵云故里”吃香,纷争中,唯愿赵云的忠义勇武传遍天下;西门庆家在何方?迷雾里,但求世俗心理和价值观不被铜臭玷污。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