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之地精 正文 40

半残的小兵 收藏 0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size][/URL] 松村看到刚刚立起来的旗杆居然就在眨眼间倒下,赶紧命令部队官兵就地卧倒,结果那些进入东侧空地的日本兵刚一趴下就正好被坑道里国军特种兵遥控的爆破筒和连环地雷炸了个粉碎。 不过令人有些恼火的是,密集爆炸过后敌人并不像以前那样直接暴露出来,拿起自动武器向日军射击,反而却没有任何反击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058.html


松村看到刚刚立起来的旗杆居然就在眨眼间倒下,赶紧命令部队官兵就地卧倒,结果那些进入东侧空地的日本兵刚一趴下就正好被坑道里国军特种兵遥控的爆破筒和连环地雷炸了个粉碎。

不过令人有些恼火的是,密集爆炸过后敌人并不像以前那样直接暴露出来,拿起自动武器向日军射击,反而却没有任何反击的动静。松村生怕他的人会中了不知什么搞不懂的阴谋诡计,便命令士兵们立即向四面进行火力压制。

这些来自广岛的武士们恪守战术教条,以标准的半蹲队形用索罗图恩冲锋枪、仿38式和99式半自动步枪和96式轻机枪进行不紧不慢的精确射击,同时用92式重机枪和掷弹筒进行面杀伤支援,小岛顿时到处冒出了大小不一的火球。可松村似乎还是觉得不放心,就从运输船上面卸载了一些坦克装甲车,又加上随行的海军驱逐舰和海航97式攻击机的炸弹,几乎就要把这巴掌大的地方给炸平了。

有着高炮塔、105毫米火炮和厚装甲、采用土黄色涂装的日军97-3中型坦克作为突破的先锋,看上去趾高气扬;在坦克后面跟着的是十几辆外形怪模怪样的轮式装甲车,虽然它们的原版都是维克斯,但在性能上面已经有了很大变化。

原来松村出于快速对抗国军装甲车辆、垂直起降飞机和步兵的目的,特意通过在上海的一个机器厂对手下新装备的轮式战车加以改造,有的战车增加了很厚的装甲板、链条和大型推土铲,专门用来对付地雷和固定障碍物,为攻击部队开辟通路,这东西虽然速度慢但效率很高。有的战车装上了37毫米机炮,这种火炮是松村通过利用缴获的一些国军高炮和来自德国的设计图纸改造的,虽然成本较高,但能够有效地对付飞机;另外该车还有一种配备96式25毫米机炮的型号,用来对付步兵和火力点。

另外日军这次在步兵武器方面也取得了一次难得的进步,由于现在不论是前线的官兵还是后方兵工厂的研究人员都已经意识到,38式步枪6.5毫米口径子弹的远射性能虽然很好,但中近程杀伤力和可靠性明显不足,尤其是在拼刺刀的时候特别容易杀伤自己人,使得士兵们对手中武器的信心大为降低。

后来日本小石川兵工厂根据92式重机枪使用的子弹研制出了7.7毫米的99式步枪,这种枪除了口径增大、杀伤力比原来提高一些的特征外,其外形设计基本上是38式的放大版。该枪在完成设计后被优先配发给关东军和驻扎在中国内地占领区的日军精锐部队,而松村的北进部队恰好在第一批次就配发了该枪。

在研制新型步枪的同时,日本也利用96式轻机枪为蓝本设计了与步枪同名的7.7毫米放大版99式轻机枪;不过由于这些枪械的口径变大,使得制造的成本增加,所以日军也并不打算将99式系列进行大量生产。

日军装甲突击部队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了小岛的东段,并清理了刚才被炸死的战友留下的碎渣,大约有一个中队。

这群来自广岛的亡命徒很快就点燃了他们复仇的兽心,没过多久他们的队形就变得非常密集,开始呲牙咧嘴地冲向当初倒下旗杆的地方,想要重新把代表着帝国荣誉的太阳旗给树立起来。

这时日军的侧面突然响起了炮声,穿甲弹将在空地上安全行驶的一辆特种维克斯装甲车给炸瘫,几分钟后一辆林地迷彩涂装、炮塔上涂有青天白日徽标的国军M41D-A坦克从西面树林里飞奔而来,用加特林多管机枪狂扫日军。

“混蛋,你们快给我消灭它!”松村估计已经猜到操作国军坦克的人就是那个小矮子,所以情绪显得非常激动。

这声音振奋了日军的装甲兵,他们转动97-3坦克的炮塔,将105毫米炮弹射向M41D-A,可坚固的锲形附加装甲块却挡住了来袭炮弹的打击;坐在里面的地精也并没有什么眩晕感,他沉稳的看着面前的显示屏,按动开关,发射了一枚120毫米的高爆榴霰弹。

炮弹很快就朝着事先瞄准的目标飞出,然后打在了一辆日军97-3坦克的侧面装甲上,日军坦克立即冒火。在打了几发炮弹后,因为发动机受损而停下了脚步,3个鬼子装甲兵从炮塔里钻了出来。地精毫不犹豫地用12.7毫米85式并列机枪点射,将他们变成了什么都看不清的怪物。

日军坦克这时已经打疯了,它们把里面所有的炮弹和愤怒都倾洒在了这个国军的坦克身上,地精立即要通了无线电那边的主力。要他们迅速支援。这下战场上国军除了有M41D-A坦克和云豹装甲车以外还有一种更大些的家伙,那个是装备了155毫米炮的M60A3坦克,其威力可以直接把鬼子的坦克炸碎。

97-3坦克费尽了浑身的系数也没能在这次坦克对决中获胜,18辆日军坦克和6辆重型装甲车全部被国军击毁,步兵也出现了一些损失。

到了晚上国军坦克撤回了小岛西部和北部的基地,日军则占据着东部开阔地和南部的低洼地带,双方也都没有在夜里采取行动,他们都只想要养精蓄锐,不会很快就在战斗中投入所有的人。

地精在他的秘密坑道里召集了手下的几个队长开会,他们决定先等日军主动进攻,然后国军再进行反击,如果一直这样交替下去的话,估计用不了几天时间,岛上的日军肯定会被消耗过半,至于那些海军舰艇当然也是有办法来对付的。

松村也趁着晚上休整的机会,在东部空地上修筑了简易的堡垒和阵地,然后派出一个步兵小分队带着日本的军旗和国旗前往那个坡地,必须要在天亮以前把两面旗给立在那里,为了确保安全他命令士兵们全部配备冲锋枪和轻机枪,一定要防止升旗的失败。

没过多久,在表面掩体盯梢的国军特种兵发现一些人影,马上缩进地道里向地精报告情况“长官,坡地的下方好像有人过来。”

地精说“我可没让你们全都呆在外面啊,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特种兵回答“我隐约看见那些人其中有两个手上拿着长棒子,不知道要干什么,我也没过去喊,就是觉得有些可疑。”

海军观测员说“说不定那些人就是鬼子,他们有时候喜欢摸黑出来袭击。”

快速工程队的一个工兵中尉说“那他们是不是为了勘测地形啊。”

地精笑着说“你们就别在这里瞎猜了,我知道他们要干啥,不就是想要去把那两面破旗子给升起来吗。”

海军观测员说“想了半天,原来他们是要干这个啊,可是在晚上升旗是不是太离谱了,难不成敌人是要把我们给吸引出来。”

特种兵没好气地说“鬼子这太阳旗宣称他们会给全世界带来革命的阳光,我看一点都不沾边。”

工兵中尉说“小鬼子也是真他妈的太不像话了,居然敢随意在我们的地盘升旗,看我不挖洞炸了他们。”

地精说“我看咱们不如给他个机会炫耀一下,等到了白天再动手。”几个人立即对此一致点头表示同意。结果那些日军在毫无阻拦的情况下“顺利地”将两面象征日本和天皇的旗帜给挂在了没人管坡地上。

10月17日早上,松村在日军的临时碉堡里用望远镜看到了太阳旗,它似乎正在为岛上的日军带来胜利的“阳光”,兴高采烈的日本兵有的下水洗澡,有的在阵地上打牌抽烟,有的则互相讲笑话(当然其中还有一些不良信息),这根本就不像个打仗的样子,看来就算是最顽固的武士也有休闲的时候。

松村看着他手下的士兵都变得如此快活,心情自然也就舒畅了许多,至于岛上的支那人肯定少得可怜,就暂且先不去管。

国军部队虽然一直就躲在地底下,但他们也有自己的生活,地精为坑道配备了完善的通风设施和保障体系,所以士兵们没有任何不舒服的感觉。

海军观测员在坑道外侧的观察口看到了那些正在嬉戏的鬼子,觉得机会来了,就对地精说“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打了啊。”

一个特种兵跟着说“对啊,我们都憋了一个晚上了,怎么也不出去揍他。”

地精问道“你们都准备好了吗?”

“当然!”几个手下都异口同声地回答。

地精说“那好吧,你们可以派出小股部队到外面去热闹一下,记住别搞得太猛。”

就在日军自鸣得意的时候,北边的树林和西边的坡地下方冒出了一群国军官兵,他们呐喊着各种抗日的口号,冲向尚在欢乐之中的日军,先是丢了一排密集的手榴弹,紧接着就是自动武器的怒吼,结果击毙了不少的鬼子步兵。

在海边活动的日军见状立即反应过来,光着膀子拿起步枪上刺刀,然后怪叫着反扑支那人的突袭。

国军士兵在距离日本兵不到20米的时候将手里的枪械换成了背着的大刀,也跟着喊杀了过去,他们的刀法已经被训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几乎是直接一刀就能砍下鬼子的脑袋或者是豁开肚皮。

松村在阵地上一看这局面就知道会很糟糕,于是命令部队赶紧收拢撤退,不要和支那人纠缠得分不清天南地北,要不然就会吃大亏。

这会儿在岸边停泊的海军驱逐舰见状也沉不住气了,舰炮朝着岛上混战的人群胡乱射击了好一阵子,这才把攻击的敌人给赶了回去。不过日军也是损失惨重,光是在近战中就被报销了差不多一个联队的士兵,而国军除了少数士兵被日军的刺刀和99式步枪的子弹杀伤肋骨外,大部分都安全地退回了秘密坑道。

这下日军为了防范国军可能的袭击,不敢再明目张胆地暴露在阵地外面了,他们开始重新整顿,呆在预设的碉堡和表面阵地当中,仔细盯着四面的情况。

地精通过秘密了望哨看到日军已经大部分进入了他们的阵地,便对身后的几名军官说“下面我们就开始准备炮轰了,这可是最后一次了。”

特种兵问道“为什么是最后一次打。”

地精说“我们现在已经把手里的坦克和自行火炮都给放在了下层,射击角度肯定会大受限制,我们就把它们给弄出去炸一阵,免得成了摆设。另外这次我们要彻底地把敌人给赶出去,所以先让炮火轰掉他们的军旗是个正经事。”

工兵中尉说“这样的话鬼子的士气肯定会下降许多,呵呵。”

海军观测员问道“那海上的日军驱逐舰和运输船该怎么处理?”

地精笑着说“驱逐舰直接让飞机给炸跑了就行,至于运输船就给他来轻点的,给鬼子留个活口也可以啊。”

10月18日凌晨6点,国军装甲部队的坦克和自行火炮同时向日军在坡地上架着的两面旗帜开炮,将其炸成了碎片。紧接着国军步兵从隐蔽坑道阵地里快速冲出,向地面上的日军发起了猛攻,鬼子虽然立即应战,但气势还是不敌国军,纷纷向海岸的军舰退却。

不过就在日军军舰准备采取接应和反击的时候,空中的国军战斗轰炸机发射了鱼叉导弹,击沉了两艘驱逐舰和一艘巡防舰,另外击伤5艘运输船。松村看到坡地那边已经升起了中国的青天白日红旗,知道自己这次又失败了,只得黯然地命令日军搭乘军舰撤退。

国军士兵很快就控制了整个小岛,他们齐聚在国旗飘扬的西面高地,朝着四周大声欢呼。地精随即将小岛命名为胜利岛,然后命令一个少校担任该岛的防卫工作,并在此留下了一个陆军步兵营、海军炮兵连和特警中队,从而达到完全控制的目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