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审核中]永远的母亲节

我是大云 收藏 5 114
导读:今天同事在公司谈论着母亲节的事情,触动着我内心深处,勾起了对母亲思念之情! 记忆却如同永不消逝的电波时刻缠绕着你。回到老家,一进门,有时就下意识地寻找那张让你魂牵梦绕、思念惦记的慈祥的面孔。母亲刚去世的时候,第一次回家,我竟然脱口而出:“娘--娘--”,然后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去找,看她是在休息,还是在操劳?是在洗我那些脏兮兮的衣物,还是专一地替孩子们缝补衣服?声音在空房子里回响,每一间房子都是空的,心也是空的,然后豆大的泪珠从你的脸庞跌落,跌落到母亲曾经千百次走过的地方,那儿留下了母子欢乐的影像,如今却

今天同事在公司谈论着母亲节的事情,触动着我内心深处,勾起了对母亲思念之情!


记忆却如同永不消逝的电波时刻缠绕着你。回到老家,一进门,有时就下意识地寻找那张让你魂牵梦绕、思念惦记的慈祥的面孔。母亲刚去世的时候,第一次回家,我竟然脱口而出:“娘--娘--”,然后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去找,看她是在休息,还是在操劳?是在洗我那些脏兮兮的衣物,还是专一地替孩子们缝补衣服?声音在空房子里回响,每一间房子都是空的,心也是空的,然后豆大的泪珠从你的脸庞跌落,跌落到母亲曾经千百次走过的地方,那儿留下了母子欢乐的影像,如今却是显得那么凌乱和忧伤!看着母亲那张黑白的照片,赫然发现母亲的眼里也有一丝忧伤。难道,照片也会有灵性,将母亲无边无际的关怀融入你痛苦的目光。


那一段时间我不想也不敢触动老人家留下的每一件遗物,为我做的那双布鞋我也藏入衣柜看不见的角落,就这样躲藏着,就让它们原样留存着,一任记忆的灰尘去封存。唉,那每一件衣物都是一把刀子,动一动就会割伤你的神经。


日子一天天在痛苦中流逝,我不再流泪。死也许就是人的归宿。就让我在自己的生命上打上一个结,死,便是这个结的解脱。朋友们安慰我,同事们安慰我,他们希望那个死去的人已经是很古老很古老的事了,古老的不再提起。但是,我心里却留下很大的伤口,冥冥之中感到有很多血流出。我希望那个伤口尽快愈合,可是我很快发现,愈合的只是皮肉,伤痕的深处时常会有血流出。


我永远不会忘记母亲去世的那些天。当我在外地接到母亲病危的消息,我不知道怎么回的老家,只记得一路的颠簸格的心头生疼。火车要卡点,无奈转坐汽车,一个个转车点成了一个个难熬的黑夜,时间一分一秒地分割着我急躁、烦乱的思绪。终于回到老家了,曾经熟悉的家门却显得如此陌生,一把锁把我隔在了门外。我急匆匆赶往医院,当来到母亲的病房,看到母亲闭着眼躺在病床上,气如游丝,我的眼泪喷涌出了眼眶。当我趴到母亲身边呼唤着叫了千百遍的名字,突然发现母亲的手动了一下,我赶紧攥住了她的手,她想微笑着跟我说话,就如平时那样慈祥的看着我,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那双已经深陷的眼睛再也没有睁开。


仅仅三天之后,当母亲咽下了最后一口气,永远的告别了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生命的很大一部分走了,随着她给带走了。那些日子,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对市井的嘈杂之声,我第一次觉得世界与我无关了。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不敢接电话,怕听到亲人安慰的声音。好几次喊着母亲从梦中醒来,却又无法面对这漫长的黑夜。


没有医药可以医治心灵的创伤。也许只有“忘记”,可是对于亲人,要忘记又何其难。我毕竟是母体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血脉相通,情感相连,有了一种割不断的联结。


快乐就像鲜花,任你怎么呵护,不经意就凋零了。痛苦,却如野草,任你怎么切割、铲除,终究会顽强地滋生。


母亲现在已经离开我们五年了,母亲生前没有和她过个母亲节,母亲节就要到了,母亲您在天堂还好吗?真想陪您过个母亲节,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孝而亲不待呀!


在这里,我要感谢“天堂公墓”提供一个这么好的平台,可以让我在这网络中去追思我们的母亲,可以在母亲节时,献上一朵温馨的康乃馨!



本文内容于 5/5/2010 7:05:24 PM 被月光下淡淡烟草味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