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上床坐月子,他上床泡女人

国防部副部长 收藏 18 10329
导读: 我和老公是网络相识的,当时我正在就读于一所职业技校,那年我十六岁,我当时属于腼腆,乖巧的那种女孩而他已经是一名社会青年了,从事着运输工作。凭着2000年时对网络的挚热和网络相对的单纯性,虽然在不同的城市,但最终见了面。大约是自己出生在贫穷闭塞的山村,见多了一身土里土气的孩子们,和学校里的稚气十足的同学,见到他时,有一丝害羞,也觉得与平日里接触到的孩子们,虽然年纪与我仅仅大一岁,但有着完全不同的气息,当时认为他成熟,大方,见多识广。所以我对他第一印象特别好,算是一见钟情.也天真的以为,他对我的感觉也是


我和老公是网络相识的,当时我正在就读于一所职业技校,那年我十六岁,我当时属于腼腆,乖巧的那种女孩而他已经是一名社会青年了,从事着运输工作。凭着2000年时对网络的挚热和网络相对的单纯性,虽然在不同的城市,但最终见了面。大约是自己出生在贫穷闭塞的山村,见多了一身土里土气的孩子们,和学校里的稚气十足的同学,见到他时,有一丝害羞,也觉得与平日里接触到的孩子们,虽然年纪与我仅仅大一岁,但有着完全不同的气息,当时认为他成熟,大方,见多识广。所以我对他第一印象特别好,算是一见钟情.也天真的以为,他对我的感觉也是如此.


其实第一次见面他便要求与我发生性关系,在我的强烈反抗下,没能得逞。据后来他讲,当时只是想跟我玩玩,从心里压根没看上。但这些我全然不知,后来还是一如继往的电话联络(我当时还没有手机,一般只能打到学校门口的公话上)因为不在同一个城市,见面的机会少之又少。毕业后,在他的软硬兼施下,最终决定来西安看看他.目睹了陕西的省会城市,觉得好大,摸不清东南西北,也不会看公交站牌,没有进过自选超市,没有坐过电梯,没有吃过火锅,永远记得第一次进他租住房间时,面对地上的拼图,犹豫了片刻后,还是以为得穿着鞋走上去,遭到责备后的尴尬。.一个偶然的机会,本来决定玩一周回家,结果在西安的一个网吧,找了份收银工作,想着回县城其实也没有事可以做,就留下来了,也正式开始了,我们的同居生活.但除了房租以外,我们的经济是独立的,他当时一月应该有两三千,而我只有350元.


说真的,那时可能年纪太小,我对性其实没有多少理解,也从无那种意识和需求.他也主动告诉我,他之前有过找小姐的经历,虽然我觉得挺吃惊和心寒,但是毕竟是在我之前的事,我并没有去计较,开始的半年时间里,我们相敬如宾,从没说过半句红脸话,因为他从事运输,经常会出差去外地,每次一周十天回来住一到两天,丢给我的是满床的脏衣服,这便是我业余外的"任务".那时的冬天好象特别冷,我的手按惯例,冻疮烂了,晾衣服时,不小心糊上,清洗一次又一次.但从没怨言.后来我换了份文员的工作,工资也上涨到了500元


很快到了年底,我单位春节只能轮休两天,便也没准备回家.而他回到了他家,就在西安的周边.初二休假时,我去看了他,他还说过年打牌输了,让我暂留了三百块钱给他.短短的一天后,我返回西安回归工作.那天是初八,他们也收假了,并去了陕北,而那天我打他手机居然是一个女的接的,自称是他朋友,我当时还不以为然,因为很信任别人.后来的两天,还是那女的接的,并总称他不在,我纳闷一起出去的,为什么总是不在一起?这时一个年长的同事说了句,你认为男人出差带女的方便吗?如果关系一般的话.当时真的是这句话提醒了我,再次打电话时,不出所料,他坦诚的讲了,是他新交的女朋友.其实才认识几天而已,在陕北他们是住在一起的.我当时都蒙了,在西安举目亲,唯一认识他,而且也是因为他才来西安的,并且觉得同居这个字眼,当时对我来讲也不轻,况且自己深爱着他,当时彻底崩溃了.但没有吵也没有闹,把所有的伤都留给了自己,便自觉搬出去了.而当时在给了他三百元后,我身上已经不足一百块钱了,就这样只能和单位的一个女孩合租,还记得是一个二十平米左右的单间,房费120 放着四张床,每月一人分担着30元的房费,每天吃1.5元的米线,还总会叮嘱老板少放几根,按1元的量做,天天如此,日复一日,吃饭似乎只是一个形式而已了.而这时,他已经顺理成章的将那个女孩,接到了原来我们的住处.每天吃着大排档,开着朋友的私家车,打牌,KTV,这些待遇,我和他在一起时,是没有过的.


那一个月我不知道是怎么熬过来的,每天恍恍惚惚.但我很明白,感情的事,不能强求,后来好不容易平静些了,猛然间,他打到办公室一个电话,又搅得我一团遭,电话只是陌生而简短的问候,接着,一天突然到单位找我,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当时的心情,又悲又喜,后来听说,那个女孩是一个娱乐城的门迎,个子挺高,还是西安市户口,他父母也表示支持,和他在一起那段时间,她没有上班,所有的花销都是由他来承担的,很快也发现,大家各有所图,在对他生活的照顾上,与我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他便提出分手并试图劝走她,悄悄带着他房间唯一值钱的几样东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当时对我来讲,其实应该是一个好消息,因为尽管如此,但我心里还一直深爱着他.后来他连续找过我好几次,也表示想和好,我觉得人都有犯糊涂的时候,应该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何况我们还没有结婚,应该是自由的.我原谅并重新接受了他.只有一个要求,我们必须搬家,我不想回到那个有着她身影的家中.他也欣然同意了,生活又回归到从前.


但是人的本质,是注定的,不会轻易得到改变.没过多久又得到了,他追求另外一个女生,并设宴和几个朋友一起大献殷勤.我们开始有了争吵.他承认自己错了一定会改.而后来出差时,发现再次找小姐,和网友暖昧不清的话语.从此,家里再没安静过,我经常整宿睡不着,在事情给不了我一个合理解释时,我气急了甚至动手打他,而他有一个好处,一般不动手打我。我隐约觉得,我们之前的信任已经被这些事,给彻底攻破了,我对他完全没有了信任,并变得敏感起来,只要是涉及到他的,工作 生活 经济开始关注和过问,有时还会查他手机。吵吵闹闹,分分合合很多次,那阵似乎完全失去了理智,现在想来,我的很多做法,真的是"疯狂".也就从那时,我的脾气从温柔乖巧变了,期间不小心怀过孕,我经历了第一次坠胎.


这样的情形过后,我们的生活,经济逐渐一体化.期间我又调整了工作,随着工作经验的积累和学习,工资从800 1000 1200呈上升趋势,从那个傻傻的自己,慢慢成熟了许多,用他的话说,女孩接受新事物的适应能力,真的很强.我俩也添置了些简单的厨房用品,有时间时,会自己做饭吃.觉得更象是一个家了.也更依恋着这个家,离不开这个家.也发现随着年纪的增长,大家都懂事了许多,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后,我们都变了,他在各方面还是在尽可能的要求自己,努力避免争吵,直到后来再次发现怀孕了,当时很担心再次坠胎会影响以后生育,突然也意识到,不如就机结婚.当时还在天真的想,只有结了婚,才能真正的留住他,不知道是真的太爱他了,还是当时已经疯狂到满脑子都是控制的欲望.


就那样,在没有周全,理性的考虑下,决定结婚,也没有任何物质要求.先去拜访了我的父母,但迟迟不敢开口讲同居怀孕的事.直到回到西安,实在不得已才电话讲的,爸妈当时很意外也特别生气.自然也表示不同意.而我现在的公婆,认为我家在山区,又没稳定工作,也不同意.这样的僵持,在我们共同的努力下,最终简简单单,娘家就只来了父母,婆家也只请了少部分最亲的亲人,没有婚纱没有仪式的完了婚,而其实婚后,和婚前的生活状态和模式并无变化,如果不是肚子里的孩子,一天一天的长大,有时几乎会忘了自己已经结婚.后来我没有上班了,他的情况也不容乐观,经济一渡限入困境,常常要借钱生计.孕期似乎为买了罐70元的奶粉(医生开的),痛心的哭过.牛奶水果等自然更没吃上.但老公的确不断在改变,对我好了很多,只要有一块,似乎愿意给我花八角的感觉,虽然穷点儿,但是我仍然觉得很幸福.


当年的八月,顺利产下一女婴,由于我们的条件和他工作的关系,孩子是回婆婆家生的.坐月子时,便只能住在婆婆家,当时伤口可能感染,出月时还不能正常行走,加之急性乳腺炎,没少受罪,当时他还在西安上班,十天半月,会回去看看我和孩子.我挺知足.而就在这时,他居然又犯下一个弥天大错,找小姐警察抓住被罚.我顿时觉得,我看到的一切,原来只是表象.我不能接受,在一个新生到来,我们都沉浸于欢乐之中时,而且我当时的身体还备受煎熬着,一直想为产后买条收腹裤,因为经济都省掉了.他居然有钱做这样的事;听到这个消息,真的是天崩地裂.但是我内心唯一确定的是,我并不想和他离婚.虽然嘴上说了.而不能理解的是,我婆婆大约是嫌我吵闹了,还责备我说"你知道他是那样的人,之前怎么不看清楚"逐渐开始明白,过去的一个选择,关系到我的是一生的幸福.


后来我坚持从婆婆家回到了西安.我觉得我必须回到工作,回到他的生活之中.孩子由婆婆照管.而这件事是2005年.事隔如今已经五六年了,这五六年,现实生活带给我们了,责任和担子我们平静详和,他好象也只有一心挣钱养家的想法,一直在拼博,现在也买了自己的房子,但随着我自己的成长,有时觉得,我们俩的状态,似乎与刚认识时,正好调了个方向,发现我们的生活和追求,完全不一样.有时见他讲粗话,和对别人不友好的态度,还是会争吵.偶尔也还会想到从前,经历过的那些风风雨雨,那些记忆似乎永远抹不去,我不知道该怎么去忘记,也不知道我的明天会怎样.回想起来,之前对待婚姻真的太草率了.以现在这样,大家觉得当初做的选择是对还是错??我又该如何忘记从前的那些不悦???



2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