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1.html


他们相互握了手,事情就这么定下来。

基思接着开始分派任务,他首先对塞姆勒说:“我们需要你前往安哥拉,到那里招募一百名士兵,然后把他们送到博茨瓦纳接受训练。”他顿了顿,补充道:“找那些曾经接受过白人训练,善战而且服从命令的黑人士兵。这一百人中要有十名士官,他们必须具备基础的英语对话能力,可以向士兵传达命令,并且指挥他们作战。”

“你们的要求我已经了解。”塞姆勒轻轻地点了点头,接着问:“你们打算花多少钱雇佣这些人?”

“薪酬的话,士兵每人两千美元,士官能多拿五百。训练期间所有开销由我们负责。”

塞姆勒皱起眉头,小心地说:“两千美元虽然不是小钱,但你们要找的人开价都不低。而且现有很多外商在安哥拉投资,会说英语的当地人收入都不错,这个价钱要他们去打仗恐怕没什么吸引力。”

这时,一直看着他的邓诗阳问:“你有什么建议?”

似乎是在等这句话,塞姆勒马上回答:“我会说流利的英语和葡萄牙语,可以转达复杂的命令。到时只要在士兵中挑选几个机灵的,教他们一点英语口令就行。这样招人会比较容易,而且还能节省开支。”

“也可以。”邓诗阳补充道:“你到时告诉他们,如果那两个月表现好的话,可以获得一份最少半年的合约,月薪不会低于一千五百美元。”

“这样更好。”塞姆勒点了点头回答:“相比起安哥拉人的收入,这笔钱足够买他们的命了。”

“既然任务已经清楚,现在说说你需要什么。”

“首先是通讯工具。在罗安达还好说,但偏远地区可能用不了手机,为了和这里保持联络,我需要一台卫星电话。”

“没问题。”邓诗阳点了点头,接着问:“还有呢?”

“另外是经费。到安哥拉的路费和住宿大概需要三千……不,五千美元……”说到一半时,塞姆勒脸上露出尴尬表情,小声道:“但我没有信用卡。”

邓诗阳向基斯打了个眼色,后者说:“这个好办,明天让杜普里和你一起到彼得马里茨堡办开户手续,你的酬劳和开销都会汇到这个帐户。”他顿了顿,接着道:“你只有两个星期时间,我建议你尽快启程。钱那方面不用担心,我们会给你五百美元现金,还有相当于两千美元的旅游支票。信用卡让银行邮寄到这里,我们收到后会马上用快递送往安哥拉。这样安排你觉得怎样?”

“很周到。”塞姆勒吸了吸鼻子,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吁叹。

“还有其它问题么?”

“暂时没有。”

“我建议你到房间收拾一下,为明天作准备。”

塞姆勒应了一声,向众人告辞走出厨房。

看着德国佬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基思转头对马克说:“你的任务是找船。我们需要一艘‘干净’的旧船。”他顿了顿,用强调的语气补充道:“你要记住,船必须背景干净,而且证件齐全。它的速度不需要很快,但轮机组要可靠耐用;吨位在五千吨左右,最好是集装箱船,没有的话散货船也可以。船的外形不能显眼,甲板上不要有起重机之类东西,必须在南非某个港口装运货物不会引人注意。另外,船的价格不能超过一百万美元,但维修和保养等费用不包括在内。你有一个月时间去办这件事,这艘船要在四个星期后抵达纳塔尔海盆,停泊的港口到时会通知你。”

比利时人把听到的话默念了一次,然后回答:“考虑到从欧洲来这里的航程,一个月时间有点紧,我尽力吧。”

马克点点头,开始回忆起奥斯坦德几家航运公司的电话号码。

“杜普里,你还记得曾经对我说过,你认识一个从‘三十二营’出来的家伙么?原来是尼克·杜·托特的合伙人,托特被抓后开始单干那个。”

“记得,那家伙叫约翰·施林克。”南非人想都没想就回答。

“你有办法找到他吗?”

杜普里挠挠头,然后说:“我听说他正在开普敦经营报关行,详细情形要打电话问那边的熟人。”

“你找到那家伙后,告诉他有人想购买一批武器,尽快为我们安排一次会面。”

“没问题。”杜普里点头答应,然后面带疑惑地问:“就这样?”

“目前要干的就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