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赣会战,川军工兵少校营长炸死日寇中将师团长

风尘大少 收藏 8 13698
导读: 一九四二年五月十五日,浙赣会战正式打响。 在浙赣会战紧张的时候,驻守在长江边上的川军二十一军军长刘雨卿将第一四六师拔归中央嫡系上官云湘集团军第二十八军指挥,协防浙江省的兰溪、金兰一线。 会战正式打响后,日军以四个半师团的兵力从奉化、余杭发起进攻,二十四日,克我武义、金华、孝顺,到达兰溪地区,准备对兰溪发起攻击。 此时,我川军二十一军石照益一四六师在寿昌大小长山一带同敌人激战。该师四三八团团长马国荣派出一个营,配合集团军总部直属独立第八工兵营,向东渡过兰江狙击敌人。 工兵营长由


一九四二年五月十五日,浙赣会战正式打响。

在浙赣会战紧张的时候,驻守在长江边上的川军二十一军军长刘雨卿将第一四六师拔归中央嫡系上官云湘集团军第二十八军指挥,协防浙江省的兰溪、金兰一线。

会战正式打响后,日军以四个半师团的兵力从奉化、余杭发起进攻,二十四日,克我武义、金华、孝顺,到达兰溪地区,准备对兰溪发起攻击。

此时,我川军二十一军石照益一四六师在寿昌大小长山一带同敌人激战。该师四三八团团长马国荣派出一个营,配合集团军总部直属独立第八工兵营,向东渡过兰江狙击敌人

工兵营长由副营长黄士伟少校代理。工兵营长黄仁伟和步兵营长闫泽民一起赶到兰溪城里来,找到守城的部队川军范绍增部的新二十一师师部。新二十一师师长罗君彤已经接到了撤守的命令,正在布署。看见卫兵领进来两名年青的川军友军军官,一询问又是老朋友的部下,罗君彤更显得高兴,又问起黄士伟的任务,立即招呼自己的师属工兵连长和参谋长,拿来大比例尺的作战地图,一同研究起来。

这张作战地图上详细地标出了新二十一师自己工兵连敷设的雷区,上面表明兰溪周围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地雷,唯城北还有一片地区是空白。黄士伟两眼仔细盯在这片空白区内,决定就在这里下手。

这片空白区位于距兰溪城北一公里半的地方。这里有一道三岔路口,一条小路从通往兰溪的大道中分出,通向一个小山包。黄士伟对着三岔路旁的一小山包仔细观察。根据以往的经验,敌人对大道上的地雷检查十分仔细,以便于部队通行。因此,大道上的地雷被扫掉不少。而小道上敌人又不通过,埋设地雷的效果不大。但此地的这一条小道有些特别,它通向这座小山包,而小山包常是敌指挥官登高远眺的地方。敌人几个师团正在沿浙赣铁路向兰溪作战,定有高级将领来前线指挥。如果有敌指挥官行军至此,则必登此山包向远处的兰溪前线观察。当时,天刚下过大雨,道路泥泞。这样的天气和地面状况,正是工兵们大显身手的时候,因为埋设地雷后,易于伪装隐蔽。于是,黄士伟放弃大路,指挥士兵只在在小道上埋下了六十颗四公斤重圆盘形地雷,并仔细作好了伪装。

二十八日晨,敌十五师团攻击兰溪。敌照例以工兵居先,对通向兰溪的大道仔细搜索扫雷,然后以步骑开道前进。此时,兰溪方向枪炮声大作,敌先头部队受到兰溪守军顽强抵抗。十时四十五分,在行军纵队居中的敌师团长酒井直次中将率师团司令部来到这三岔路口。果然不出黄士伟所料,当师团长看见路旁的小山包,立即策马走下大道向山坡驰去。

还没有走到一半,只听见“轰隆”一声巨响,一颗地雷被东洋大马踏响。跃武扬威的酒井直次师团长连人带马被抛上空中,又重重的摔在湿漉漉的土地上。惊惶失措的随员们看见师团长挨炸,直奔出事地点抢救,慌不择路中地雷又纷纷被踏响,又有一些人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师团长受了重伤,经抢救无效,四小时后一命呜呼。

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战史室编写的《中国派遣军(上卷)》纪录了这一难得的精采场面:


第十五师团长酒井中将在兰溪北部1.5公里附近指挥攻

占兰溪的战斗中,10时45分乘马触雷,身负重伤,14时13分阵亡。……在职师团长阵亡,自陆军创建以来还是第一个。

酒井师团长战死的状况,据川久保参谋长回忆:5月28日上午师团战斗指挥所命工兵小队长指挥一个分队,搜索排除通往兰溪道路上的地雷,酒井师团长偕各参谋及副官乘马向兰溪前进,10时45分行进至兰溪北方1,500米的三叉路口,突然地雷爆炸,师团长由马上坠下,左腿肚的肉被炸掉,马也倒在血泊中。当时身旁无军医,不久,军医部长细谷大佐赶来作了应急处置。师团长面色苍白,但精神当可,命令我:“参谋长,代替我指挥师团。”“麻烦你,很抱歉!”随后用担架抬到前方约200米处的一间房屋中。后面又有地雷爆炸,宫下兵器部长、佐野兽医部长及部员佐山中尉亦负伤。师团长虽经注射并施行人工呼吸,未及输血,即气绝身亡。进入兰溪后,得到军医部长同意予以火葬。


师团指挥部被炸,部队一阵骚动。我在前线的侦察兵观察到这一异常举动,消息传到黄士伟那里。二十三岁的工兵营长心里清楚,敌人营垒中有一个重量级的人物挨炸了。但到底炸着了谁?由于日本人严密封锁消息,一直不清楚!最后到了四十多年后的八十年代,日本人公布了真相,又由当时的第三战区长官部参谋处长岳星明和二十一军副军长吴鹤云证实,这个密才得以解开。这时已经作了诗人和书法家的当年工兵营长黄士伟这才弄明白了,原来在兰溪被自己的地雷送入地狱的,是名噪一时的中将师团长酒井直次。

酒井直次是中国人民的死敌,一九二〇年入日本陆军大学,毕业后到苏联考察和研究军事。一九三五年八月升为步兵大佐,同年十二月任第二师团第三旅团第四联队长。后被派往哈尔滨市郊,镇压我国的抗日救亡运动。

一九三八年五月,日军土肥原贤二的十四师团被薛岳指挥的豫东兵团合围于河南省的兰封地区,眼见就将陷入灭顶之灾。这时战局的逆转,便是由于酒井直次指挥的第四联队沿陇海铁路两侧向西快速进攻,迫使薛岳的包围圈破裂。酒井直次在这次作战中战功显赫,获得“急先锋”、“虎将”等美誉。二个月后,酒井直次晋升为少将,位居第十六师团第十九旅团长。后于一九三九年七月奉调回国,任日军通讯兵学校校长。

一九四一年三月,酒井晋升为中将。同年八月再次来到中国,任第十五师团长。在江苏溧阳地区扫荡时,曾合击我新四军谭震林部第六师第十六旅旅部,至使我旅长罗忠毅、政委廖海涛等指战员二百七十余人牺牲。

此次会战中,酒进直次于五月十六日攻陷诸暨,逼近义乌,威胁金华、兰溪。五月二十五日起,酒井率所部一万八千余人,在航空兵等优势武器的配合下猛攻兰溪,受到我六十三军和川军八十八军新二十一师的顽强抵抗。敌久攻不下、伤亡惨重,酒井恼羞成怒,亲自来前线督战。没想到刚到前线,却踏上了这条不归之路。

8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