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难忘新兵生活之 站岗突遇紧急情况



新兵连的生活,既紧张又新奇,苦累和思乡之情交替折磨着我,晚上又随时是紧急集合,搞得人焦头烂额,难以应付,思想常常不能集中,整个人整天都是晃的,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晚上还是要站岗执勤。

记得我第一次上哨,是晚上23时,在迷迷糊糊中,被人叫醒,喊我站岗,我穿好了衣服,披上大衣,朝新兵连大门口走去接哨,我和另外一个战友分别站在大门两侧,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真正有了一种保家卫国的豪情。

新疆的冬天很冷,到处都是白茫茫的雪笼罩着大地,深夜,皎洁的月光洒在雪地上,映得如同白昼,看着门外空旷的地方,心中生出了一丝恐惧,生怕在某个角落突然冒出个什么东西来,我的胆很小,加上又是第一次站哨,站在那里,不敢再去看远方,看另外那位战友,比我好不了多少,站了没多久,便感觉到困了,脚下很凉,时不时地跺跺脚,仍难以驱散心中的寒意,白天的训练太累了,这样冷的天,我仍靠在墙上昏昏欲睡,无论怎样也打不起精神来。

正在半梦半醒之间时,突然一阵脚步声从远方传入我的耳膜,吓得我一下睡意全无,战友也听到了声音,我们警惕的向四周望了望,发现有两个人影向哨位走来,这么晚了,会是谁呢?我的心跳加剧,“突突”的声音仿佛要将心从胸中迸出,人影越来越近,这时我才想起了,接哨时,交给我的口令,我便毛着胆子大喊一声“口令”,那两人不回答,仍然不停地往前走,战友也大声喊“口令”,这时其中一人说:“我是团长”,慌忙之中我大喊:“站住,不说出口令谁也不许靠进,就是司令来了也不行,再不站住我就开枪了,”,(天,那时我们都是徒手站哨,根本都没有配发枪支,到部队个多星期了,还没见枪是啥模样,只是从电影中看到的情节,被我情急之中发挥出来!)战友也紧张的两腿直哆嗦,声音发颤地大喊:“站~住,口令”,这时其中另一人回答“长江”,接着反问回令,当时脑袋懵了,早已忘记了回令是什么,想都没想随口答到“三峡”,将我家乡的美景给推销出去了,听他们说出了口令,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走到我们身边,才猛然反应过来回令是“黄河”,还未等我开口,那个说是团长的大声问到,刚才是谁喊开枪的,我吓得结结巴巴地回答“是、是我”,他拍了一下我脑袋说“小鬼不错,反应很快,这样或许会吓倒坏人的,只是回令没有记住,下次一定要加强,注意改正。”,接着就和我们拉起了家常,问我是哪里人,家里的情况等等,一下消除了我的恐惧,没想到当兵第一次站哨,便遇到这样丢人的糗事,差点把尿都给吓出来了,说出来真是授人以笑柄。

第二天晚点名时,连长首先表扬了我们,说我们警惕性高,能够随机应变,不受别人蒙蔽,特别是当说是团长时,我们仍不停地喊“口令”,不说出口令,坚决阻止别人接近哨位,给予我们连口头嘉奖一次,但是,由于忘记了回令,没有认真履行好哨兵的职责,提出批评,希望大家引以为戒。

晚点名结束回到班里后,听排长和班长说,团长那晚是专门来检查新兵站哨执勤的,团长还表扬了我们,说我们警惕性很高,特别是当他说是团长时,我们仍要他说出口令,说我连对新兵训练有素,短短几天,便取得了好的成绩,同时也批评了我们,口令没有记牢,还要加强学习。让连长很开心,很有面子!因为在新兵二连,团长用同样的方法,得到的是相反的结果,二连的哨兵听说是团长后,没有问口令,直接让他们接近了哨位,听说那两个哨兵后来被班长狠狠专政了一下。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慢慢适应了部队的生活,再站岗时,便少了那份恐惧,在当兵三年中,早已记不起站了多少次哨了,但记忆最深的也只有几次了,这是其中的一次,以后在我写的到边防连队的文章中还会出现。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