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夫人被赠慈禧夜明珠 东陵案不了了之

精诚连 收藏 30 1182
导读:   就在谭温江率部挖掘慈禧墓地宫的同时,第七旅旅长韩大保正打着军事演习的幌子,挖掘规模更大的乾隆陵墓。地宫中的珍宝同样被洗劫,棺中尸骨被拽了出来,扔在泥水之中。   1928年7月10日,孙殿英乘汽车返回马兰峪。11日,20余辆大车满载珠宝回到司令部。此时,全国的报纸仍没有登出任何消息。直到8月初,路透社才有电讯透露此事,某些报纸予以采用,但仍未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事发一个多月后的8月13日,《中央日报》才报道了“匪军掘盗东陵的惨状”,这才轰动全国,此事成为当时家喻户晓的特大新闻。   



就在谭温江率部挖掘慈禧墓地宫的同时,第七旅旅长韩大保正打着军事演习的幌子,挖掘规模更大的乾隆陵墓。地宫中的珍宝同样被洗劫,棺中尸骨被拽了出来,扔在泥水之中。


1928年7月10日,孙殿英乘汽车返回马兰峪。11日,20余辆大车满载珠宝回到司令部。此时,全国的报纸仍没有登出任何消息。直到8月初,路透社才有电讯透露此事,某些报纸予以采用,但仍未引起人们的注意。直到事发一个多月后的8月13日,《中央日报》才报道了“匪军掘盗东陵的惨状”,这才轰动全国,此事成为当时家喻户晓的特大新闻。


对东陵盗宝事件反应最大的莫过于末代皇帝溥仪。此时溥仪被逐出宫还不到四、五年,寓居天津张园,与遗老之间以君臣相称,自我维持小朝廷局面。清室和遗老们分别向蒋介石和平津卫戍司令阎锡山以及各报馆发出通电,要求惩办孙殿英,要求当局赔修陵墓。张园的灵堂决定要摆到陵墓修复为止。起初,蒋介石政府的反应还好,下令让阎锡山查办此事。孙殿英派到北平来的一个师长被阎锡山扣下了。随后不久,消息传来,说被扣的师长被释放,蒋介石决定不追究了……


溥仪及清室遗老们非常愤怒就不说了,单说溥仪在上面提及的那位被抓获的师长,此人正是盗墓重犯谭温江。当孙殿英、谭温江等获得珍宝后,他们急于销赃,于是潜往北平,暗中委托古玩商黄百川代为销售珍宝。结果被警备司令部侦察得知,黄百川、谭温江于9月初先后被捕获,关押起来。


人证物证俱在,已很明显地证明是孙殿英率部所为。但官兵对此仍然含糊其辞,在当时的报纸及官方来往函电中,对盗陵部队的番号以及主犯孙殿英的名字均讳莫如深,避而不提。即使南京政府也没有表态。


然而,东陵盗宝案毕竟是一件重大的案件,大量国宝不知去向,激起了民愤。此案不可避免地当做特大案处理,即使是做做样子,国民党政府也必须堂而皇之地实施,但都在做冠冕文章而已。


由于案情重大,审理此案的审判长必须具备上将身分,审判官必须具备中将身分,法官也需要具备少将身分。商震受任审判长后,即命令遵化县缉拿盗陵正犯归案。孙殿英压根儿没被列入缉拿名单,国民党当局正倚重他所率领的上万人的军队,派他讨伐张宗昌去了。已捕获的谭温江曾被保释在外,如今迫于社会舆论压力,将其重新收押起来。第六军团总指挥徐源泉将谭温江以前呈报马兰镇剿匪所得的东陵珍宝加封移送到卫戍司令部,并向外界表态,决不宽徇属下。与此同时,警方又缉拿到几名嫌疑犯,一并收押,等候审讯。从1929年4月起,军事法庭开始了断断续续的预审。


庭后,商震与审判官和法官约定再次召开会议,讨论最后判决书,呈报军政部请示办法,其中罪轻者须“酌量分别首从,以资判决”。本案罪名大致分为掘墓、盗窃、军人犯罪等许多项。


大案不了了之


6月14日,军事法庭请有关专家检查赃物。15日召开会议,将“判决草案”的全部卷宗汇订成册,赉送赴京。会议上,商震等将判决书理由逐一说明,并声述完全根据军法,毫无偏袒徇私之处。最后署名盖章,派员送往北京。所获赃物及其他一切物件,均行加封缜密保存。借用河北省政府印信,加盖印信诸事,当日办妥,送往北平,静候军政部军法司宣判执行。


最高当局对此案迟迟没有判决。几个月过去了,孙殿英却在作战中收获不小,在嵩山附近民军中收抚了2万多人,声势更大。不久之后,孙殿英被授为安徽省主席,成为割据一方的土皇帝。军阀最终还是军阀,而且慈禧墓中的财富也帮助巩固并扩充了他的力量吧!孙殿英则于不久之后又任新的职务,率领部队讨伐自己的旧上司张宗昌去了。他之所以能够如此安然,不仅与他当时的势力有关,而且与他所进行的“地下活动”大有关联。也许审判的目的就是为了分赃。


孙殿英自己对那些暗地交易并不忌讳,反而颇为得意地告诉别人。他承认乾隆皇帝和慈禧太后的墓确是用炸药崩开的。根据《孙殿英投敌经过》中的记载,孙殿英曾回忆说:“乾隆的墓修得堂皇极了,棺材里的尸体已经化了,只留下头发和辫子。陪葬的宝物不少,最宝贵的是颈项上的一串朝珠,有108颗,听说是代表十八罗汉,都是无价之宝。其中最大的两颗朱红的,我在天津与戴笠见面时送给他做了见面礼。还有一柄九龙宝剑,有九条金龙嵌在剑面上,剑柄上嵌了宝石。我托戴笠代我赠给委员长或何部长,究竟他怎样处理的,由于怕崩皇陵案重发,不敢声张。慈禧太后的墓崩开后,墓堂不及乾隆的大,但陪葬的宝物却多得记不清楚。慈禧从头到脚,一身穿挂都是宝石,量一量大约有五升之多。慈禧的枕头是一只翡翠西瓜,我托戴笠赠给宋子文院长了。她口里含的一颗夜明珠,分开是两块,合拢是一个圆球,分开透明无光,合拢则透出一道绿色的寒光,夜间在百步之内可照见头发。听说这个宝贝可使尸体不化,难怪慈禧的棺材劈开后,老佛爷好像在睡觉一样,只是见了风,脸上才发了黑,衣服也有些上不得手。我将这件宝贝夜明珠托戴笠代我赠给了蒋夫人。宋氏兄妹收到我的宝物之后,引得孔祥熙部长夫妇眼红,接到戴笠的电告后,我选了两串朝鞋上的宝石送去,才算了事。”此外,孙殿英还送给阎锡山价值50多万元的黄金,送给监察院长珍贵的古玩……无怪乎这些当官掌权的国民党要员起初积极查询此案,到后来却只是做一些表面文章。因此,孙殿英才得以逃脱法网。


如此一件特大案件就这样以闹剧形式不了了之。孙殿英继续官运亨通,谭温江也继续当他的师长。直到十几二十年后的解放河南汤阴战役中,人民解放军将这一罪大恶极的军阀抓获。后来,孙殿英死于战犯收留所中。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