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柔情之古道惊风 第十二卷 上官医子 第二百五十九章 神秘碑石

古道惊虹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size][/URL] 第二百五十九章 神秘碑石 兰亭继续道:“传说,木匠鲁班对弟子很严格,他见有个叫泰山的徒弟,技艺总不长进,于是就将泰山辞出了‘班门’。事隔多年,鲁班闲逛街市,忽见一货摊摆着许多竹木器具,技艺炉火纯青,鲁班很惊讶,一打听,原来就是泰山所制,鲁班深感惭愧,乃长叹:‘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145.html


第二百五十九章 神秘碑石

兰亭继续道:“传说,木匠鲁班对弟子很严格,他见有个叫泰山的徒弟,技艺总不长进,于是就将泰山辞出了‘班门’。事隔多年,鲁班闲逛街市,忽见一货摊摆着许多竹木器具,技艺炉火纯青,鲁班很惊讶,一打听,原来就是泰山所制,鲁班深感惭愧,乃长叹:‘真是有眼不识泰山’。”

楚枫道:“姑娘真是学识渊博,连这‘泰山’也识得。”

兰亭笑道:“其实这只是传闻,未必是真,我也是无意中听人说过,算是人云亦云吧!”

“姑娘真是博闻强记!”

“公子倒真是喜欢……”兰亭又住了口,没有说下去。

楚枫嘻嘻笑道:“我知道姑娘又想说什么了!”

兰亭粉脸微微生红,没有作声。

楚枫道:“姑娘,你说那些帝王怎都喜欢来泰山封禅?”

兰亭道:“泰山古称‘岱宗’,宗,长也,言为群岳之长,其高,如与天接,帝王无不自称是君权神授、受命于天,所以自是喜欢来泰山封禅!”

“那你说,是因为泰山是群岳之长,所以帝王才喜欢来泰山封禅,还是因为帝王喜欢来泰山封禅,所以泰山才成群岳之长?”

兰亭一怔:“这……或许是互为因由。”

楚枫笑道:“有朝一日,我也在这泰山大肆封禅一番!”

兰亭笑道:“封禅可是帝王之事?”

楚枫一本正经道:“我就不能当帝王么?姑娘未闻‘王候将相,宁有种乎?’”

“那公子可知何谓封禅?”

楚枫挠挠头:“大概就是说自己当皇帝乃受命于天之意吧?”

兰亭笑道:“公子所言亦相去不远。所谓封禅,乃是在泰山顶上祭天,报天之功;在泰山脚下祭地,报地之德;前者叫封,后者叫禅,称封禅!公子他朝泰山封禅,可要谨记了!”

楚枫笑道:“姑娘真是博学,恐怕有五车之多呢。”

“五车?”兰亭有点不解。

“就是学富五车嘛!”

兰亭不禁莞尔而笑。

楚枫又笑道:“要是秦始皇知道我们在他封禅所立的石碑下烧东西吃,不气个半死才怪呢!”

兰亭不由回头望向石碑,却“咦”的轻呼了一声,十分惊讶,楚枫连忙转头望去,亦“咦”的叫了一声。

只见火光之中,石壁上镌刻之字变得十分模糊。

两人十分奇怪,连忙移开身子,让火光更加映照在石碑上,但那些字反更加模糊,楚枫又将柴火烧旺,火光更明,而字迹却越显模糊,不过当中倒有数字越显清晰,楚枫连忙执起两支火把,靠向石碑一照,如此一来,字迹几乎是模糊不可见,而那数字却清晰现了出来。

兰亭念道:“临、廿、巡、东、宜、道……”

楚枫奇道:“什么意思?莫非这石碑藏着什么秘密?”

兰亭皱皱眉,道:“我亦不解其意,这数字似乎并无关联!”

楚枫笑道:“算了,不明就莫去想它,古人数千年前之事,谁晓得呢?”

兰亭一笑,没有说话。

两人就靠坐在石碑下,眼前是熠熠火光,头顶是星光点点,一轮明月,清丽皎洁,身边虫豸“吱吱”低鸣,别有一翻清幽寂静。

楚枫道:“原来这泰山夜色也还不错,你看,那月亮好像伸手可摘!”

兰亭道:“人言泰山最壮观的乃是日出……”

“阿!”楚枫突然叫了一声,倒把兰亭吓了一跳,只见楚枫拍着脑袋道:“泰山日出!我怎没想到呢?姑娘,我们反正是上来了,索性看完日出再下山!”

楚枫见兰亭没有作声,乃问道:“你不想看么?”

兰亭无奈道:“你不下山,我能下山么?”

“那是,那是!”楚枫呵呵说道。

于是两人背靠石碑,静静等着红日升起,楚枫是满怀激动,双眼一眨不眨盯住黑魆魆的天边,仿似那红日随时都要蹦出来。

兰亭毕竟身子柔弱,且忙碌一日,甚为疲倦,竟不知不觉枕着楚枫肩膊悠然睡去,楚枫当然不会惊醒她了。

一夜就这样过去,然而,黎明前的一刻总是最黑暗的,黑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姑娘!姑娘!”

兰亭隐约听到耳边响起几声轻呼,她悠然睁开眼,就在她睁开眼瞬间,第一缕曙光划破了东方无边的黑暗,天边霎时由灰暗变成淡黄,再由淡黄而成橘红,天边云层红紫交辉、瞬息万变,转而漫天彩霞与眼前茫茫云海融为一体,鲜红的旭日慢慢揭开云幕、撩开雾帐,披着五彩霓裳,冉冉升起,须臾间,金光万道,洒染群峰叠峦,真是壮丽奇观!

而当第一抹霞光映在兰亭脸上时,楚枫简直惊呆了,这一刻之美,绝不可用任何语言描述。

兰亭见楚枫惊叹地望着自己,乃轻呼一声:“公子!”楚枫没有反应,“公子!”兰亭又轻呼一声,楚枫依旧没有反应。

兰亭秀眉轻轻一颦,楚枫一惊,脱口道:“真美!”立觉不妥,连忙又道:“我……是说……这日出真美!”

兰亭微微一笑,道:“的确很美!”

楚枫讪讪一笑,忽然站起身子,径走到山边,遥望东方晨曦,这一刻,天地仿佛尽收眼底、一览无余。

“哇!这天下可真小阿!”楚枫大喊了一声,四周群峰竟然回荡起一声声回音:“哇!这天下可真小阿!阿!阿!”

兰亭奇怪问道:“公子,你这是做什么?”

楚枫正色道:“姑娘,我是在‘小天下’?”

“小天下?”

“是啊,你没听过么?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我当然也得‘小天下’一翻,否则怎算登过泰山!”

兰亭不禁哑然而笑,道:“我们赶快采药下山吧,村民正等着!”

于是连日来,每天一早,楚枫就挽着兰亭上山采药,回来兰亭就调配草药,让楚枫煎煮,村民脸上泛黄之色开始慢慢褪去,眼睛亦恢复些许神气,不似死气沉沉。小妹自从楚枫给了她一碗饭之后,她一见楚枫就“大哥哥”前,“大哥哥”后,十分亲切,楚枫倒也常常偷空弄些新奇有趣的玩意逗她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