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苦恋男友 想不到竟被当件衣服般送人了

bk617 收藏 1 1136
导读:爱一个人,总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够得到相应的回报,可是,对于有的人来说,那个自己深爱的人,却像个永远也填不满的黑洞,无论多少柔情,无论多少蜜意,交送给他,永远有去无回。 长发柔顺、眼神清亮、衣着得体,小贞给我的感觉是柔弱与坚定的矛盾混合体。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小贞一直保持着平静的语调,直到回忆起那个屈辱的夜晚,小贞才忍不住泪如雨下。   初恋 那个男孩配不上我   小贞出生在南方的一个小县城,父母都是普通的上班族,因为小贞是独生女,生活上很受宠爱,但父母的管教也很严厉,尤其是在和异性的交往方

爱一个人,总希望自己的付出能够得到相应的回报,可是,对于有的人来说,那个自己深爱的人,却像个永远也填不满的黑洞,无论多少柔情,无论多少蜜意,交送给他,永远有去无回。

长发柔顺、眼神清亮、衣着得体,小贞给我的感觉是柔弱与坚定的矛盾混合体。在讲述故事的过程中,小贞一直保持着平静的语调,直到回忆起那个屈辱的夜晚,小贞才忍不住泪如雨下。


初恋 那个男孩配不上我


小贞出生在南方的一个小县城,父母都是普通的上班族,因为小贞是独生女,生活上很受宠爱,但父母的管教也很严厉,尤其是在和异性的交往方面。


初中时,小贞的成绩不错,当时班上有一个叫纬的男生,成绩也很好。因为两人经常一起去参加各种竞赛,小贞和纬之间渐渐产生了一些不太寻常的情愫,但小贞和纬都是很冷静的人,始终没有将这种关系挑明。毕业时,纬因为成绩特别出色,被市里的一所高中破格录取,而小贞则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分开上学后,两人一直保持着书信联系,小贞甚至暗示纬,等都考上大学后,两人就开始恋爱。


其实小贞的高中生活并不平静,因为成绩不错,加上人也漂亮,经常有男孩上门骚扰。其中有个叫树的男生特别执著,其实他在小贞上初中时就曾找过小贞,可小贞看不上他,觉得他个子太低,长得也不帅,一直不肯搭理他。树比小贞高两个年级,小贞考进树所在的高中后,树又开始追求小贞,这次树采取的是迂回战术,不提交朋友的事,只是每天早上雷打不动地请小贞吃饭。接连吃了两个月的早饭,小贞开始慢慢接受这个男孩,两人都未曾明说,但心里都明白,彼此已经是恋爱关系。


最重要的是,树的父亲是当地一个要害部门的领导,小贞在潜意识里还是个有些虚荣心的女孩,觉得树除了其貌不扬,其他方面还是挺拿得出手的,而树对小贞也很好很体贴。可是这时的小贞,还始终跟纬保持着暧昧的书信联系。


树的学习成绩不太好,复读了一年仍旧不理想,通过父亲的关系进了一所大专,这让小贞很不满意。树上大学的时候,小贞在上高三,树为了看住小贞,托很多朋友“监视”小贞,生怕小贞被别的男孩抢走。但是,这时的小贞已经看不上树,她觉得以自己的成绩肯定能上所重点大学,这样一来,和树很难有交集,就渐生了跟树分手的心思。树也渐渐感觉到了小贞的冷落,想尽各种办法来挽留小贞,但最终,在小贞的坚持下,两人还是分了手。


刚分手的时候,树显得很不冷静,把自己和小贞恋爱期间写下的几十封情书送到小贞家,希望能挽回小贞的心,未能遂愿后,树甚至指使自己的朋友半夜打电话辱骂小贞,这更加坚定了小贞要跟树分手的决心。


单恋 费尽心思只为他


小贞在高考时发挥得并不太好,去了一所普通的本科院校,幸好专业还算热门,这时的小贞,已经做好了开始崭新人生的准备。


可能是家庭的原因,小贞是那种性格极其不坚强的人,很容易受周围人或事的影响。在大学里,小贞认识了女孩杨。杨是典型的领导型人格,她为人处世的方式对小贞影响很大。杨告诉小贞,碰见条件好的男孩子,一定要主动出击,否则时不再来。杨所指的条件好,即长得帅,家里有钱。在杨的“鼓动”下,原本在感情上比较被动的小贞瞄上了愈。


愈是上海人,父母都是做房地产的生意人,家境很好,因此愈的打扮总是显得与众不同。配备的各种“硬件”也都是时下最时髦的。小贞有次去校外买东西,迎面正碰见愈走过来,一刹那,小贞觉得愈“帅得耀眼”。就这样,小贞开始了一段单恋。


小贞发现愈爱去自习室学习,也经常去碰运气,期待能有个浪漫的邂逅,可是从未成功。有一回,小贞把书本放在自习室里占着位置,自己去上课,回来时竟惊喜地发现,愈正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占位的书本被扔在一边。这种事情在自习室里经常发生,通常都会发生争执,甚至是大打出手。小贞大喜,赶紧上前“质问”愈,小贞想:“吵架”也是认识的方式之一啊。可是这架最终没能吵起来,愈自知理亏,道声歉后就离开了。不过自此以后,愈注意到了小贞,在校园或是食堂里碰见小贞,总会简短地打个招呼。对于小贞来说,这无疑是个质的飞跃。


这种进步使得事情朝着小贞预想的方向发展,小贞和愈有了更多的接触:或者一起在自习室里学习,或者一起在食堂里吃饭。小贞觉得以自己的条件,愈很快就会爱上自己。因为在小贞以往的爱情经历里,基本上是无往而不胜的。但是,这次却有了例外,愈除了偶尔会开开玩笑,并未表现出对小贞有任何多余的兴趣。这让小贞很有挫败感,同时,也激发出更大的斗志。


愈是典型的纨绔子弟,除了玩对什么都没兴趣,他也深知自己对女孩的吸引力,因此不把任何女孩放在心上。对于身边的每个女孩,愈都酸言酸语地撩拨着,但也仅限于此。小贞把自己的心思告诉杨,希望杨能够为自己出谋划策,杨很够意思,经常和小贞一起去找愈,为小贞和愈制造机会。


慢慢地,小贞开始发现事情似乎有所不对,杨对愈的态度变得越来越暧昧,似乎,杨也对愈产生了兴趣。小贞觉得再这样下去,是在为杨和愈制造机会,必须撇开杨单干了。


热恋 爱情原来如此甜蜜


小贞不再把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向杨汇报,开始偷偷地单独约愈,但是小贞也知道,杨也经常单独和愈在一起。有天晚上,愈竟破天荒地主动约小贞去体育场散步,小贞盛装前往,心里满是惊喜。两人坐在看台上,愈第一次搂了小贞的腰,并主动吻了小贞,这让小贞意乱情迷,以为愈总算爱上了自己。小贞问愈是不是经常和杨单独约会,愈欣然承认,把自己和杨每次约会的地点和细节都讲给小贞听,小贞妒火中烧,心中愈发恨杨。


这时发生了一件大家都未曾预料到的事情——愈的家人给愈安排了转学,去了同城另一所大学。这件事情的发生,使得小贞和愈似乎刚刚点燃的爱情之火又被扑灭了,小贞起初有些难受,但毕竟这段感情还未正式开始,渐渐地,小贞开始淡忘了对愈的心思。甚至,小贞又恢复了和杨的友情,没有了那个男人的存在,两个女孩子又从竞争对手成了最好的朋友。


一个周末,小贞在宿舍里睡觉,竟突然接到了愈的电话,那时愈离开小贞的学校已经快三个月了。


愈邀请小贞来找自己玩,小贞好不容易才把这段感 情 放下,不想再陷进去,推说自己有事去不了,可愈软磨硬泡,小贞没辙,也或者是潜意识里真的想去,就答应了下来。愈在校外租了间房子,小贞找不到地方,愈骑着车去公交车站接小贞,愈骑的是赛车,没有后座,小贞只能坐在前梁上,两人就那么亲密地穿梭在大街小巷。一瞬间,小贞觉得自己对愈的感觉全都找了回来。


两人到达愈的住处时已是晚上,在门口简单吃了点儿饭,小贞和愈就回到家中打游戏、看电影。夜晚,两人睡到了一张床上,但是,愈并没有碰小贞,只是搂着小贞说话、睡觉,小贞心里的甜蜜发酵得无边无际。


第二天是周末,愈带着小贞去逛街,吃饭,到愈的一个朋友家串门时,愈甚至跟朋友介绍小贞,“这是我女朋友”。那两天,小贞觉得自己的心情像风筝一样轻快,真希望这样的日子能永远继续下去。可是,学还是要上的,周末过完了,小贞不得不回到学校,苦熬着,期盼着下一个周末的到来。杨好像知道了小贞周末的去处,试探着打听,小贞编了个谎话,她不想让杨知道自己和愈的突飞猛进,她怕杨再去跟她抢。


就这样,小贞开始了甜蜜的爱情,从周一到周五,是在学校里煎熬;周六和周日,是小贞和愈的狂欢。小贞在愈租住的房子里做饭、打扫卫生,晚上,两人一起上网看电影、玩游戏,在小贞和愈的感情越来越浓的过程中,那件事情也自然而然地发生了。对此,小贞一点儿都不介意,尽管她在骨子里还是个很传统的女孩,但是她觉得,对于愈,没有什么是不能给的。


苦恋 他竟拿我当件衣服


愈是个爱热闹的人,加上家里有钱,出手阔绰,身边更是不缺狐朋狗友。有一天,愈的朋友章来打秋风,愈请章吃饭、洗澡……一整套服务下来已经是晚上,章推说太晚没有车,要在愈家过夜。小贞心里很不情愿,一个大男人睡到自己和愈的家里算是怎么回事,但小贞不想不给愈面子,就张罗着让愈和章睡在家里唯一的一张大床上,自己则在地上铺了泡沫地板打地铺。


愈和章边喝啤酒边看碟,小贞自己先睡了。半夜的时候,小贞突然觉得有人在亲自己的脸,刚开始以为是愈,可渐渐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忙扭头去看,原来是章不知道什么时候竟从床上爬到了自己身边,正搂着自己呼呼大睡,小贞吃惊不已,一边急忙推开章,一边叫醒愈。愈睁开惺忪睡眼,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惊异,只是淡淡地对小贞说:“他喝多了,别理他,你上床来睡吧。”小贞无限委屈地爬上床,可章竟然也跟了上来,死活搂住小贞,嘴里喃喃地说:“我一直都喜欢你,你怎么也不给我个机会……”小贞急了,让愈把章拖开,愈半天不起身,磨磨蹭蹭不肯过来。这时的小贞快被气疯了,她觉得愈太不在乎自己,竟然任由自己的女朋友被别人欺负。


小贞胡乱穿着睡衣跑到卫生间里哭泣,愈过了好大一会儿才跟了过来,小贞埋怨愈不该这般对待自己,愈满不在乎地解释说:“那是我哥儿们,他要是真喜欢你,我也得把你让给他,对于我来说,朋友比女人重要。”愈的话犹如晴天霹雳,让小贞的心一下子跌到了谷底,原来自己在这个男人心中,不过是件衣服。


第二天一大早,小贞收拾东西离开愈家、回到学校,小贞其实是想以退为进,希望愈能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回心转意来向自己道歉。可是,小贞足足等了两个星期,愈像失踪了一样,再也没了踪迹。小贞按捺不住,给愈打了个电话,质问愈为什么这么不在乎自己,愈很不耐烦地回答:“我就是这种人,对于我来说,朋友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看着办吧。”小贞心如刀割,自己为了这个男人付出了这么多感情,可人家为了一个狐朋狗友,竟然就能把自己给让出去。


说到这里,小贞已是泪流满面,她问我,是不是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真正爱过自己?小贞说,现在愈已不再找她,似乎打定了心思要把小贞让给那个莫名其妙的章。可小贞心里明白,自己对愈的感情已经不能与当初同日而语,要想自拔实在很难,而且,为了愈,背叛自己的朋友,以后如何面对杨,这也是个很大的问题。


小贞说,当初那个约好了一进大学门就确定恋爱关系的纬,现在仍然跟自己保持着书信联络,那个男孩一直期盼着能早日和小贞成为恋人,小贞真的很迷茫,她完全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放开愈,和纬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