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刀 第一卷 试刀忻口 第一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366.html


奔腾的黄河水在秦晋大地的夹缝中喘息,似乎是在试图用她那雄浑能量洗刷着身边的病垢,但不管她怎样努力,河道东侧的吕梁山脉依然巍峨的耸立,不曾有半点动摇。

现在的天气也总算晴朗了,连着半个多月阴雨,竟然不曾让头顶上灼热的太阳光变的有半点温柔,依然象个没有被驯服的野兽,在广袤的南边天空肆虐。大地上的积水也早已经渗到泥土和散发到空气中,一路上走来只能闻的到干燥无奈的味道。

在黄河潼关渡口,八路军四百多士兵井然有序朝黄河对岸的山西进发。此刻已经9月19日了,作为一一五师最后出发的一支部队,始终在追赶着时间,希望能和大部队汇合。虽然在十八集团军里有编制,但却因为没有和大部队同时进发,在过渡口,入山西境内的时候,还是出了一些麻烦,虽然最终上船,开始渡黄河,可却耽误了差不多一整天。

“营长,等你们走远了,我带几个人把那小子做了。”一连长周大克跟在宋勇身后嘀咕着,同时用右手手指指着渡口正在检查来往船只,上尉军衔模样的晋绥军军官。

“什么?你小子还反了?”宋勇严厉道,但并没有生气真骂的意思“手痒了?刚出笼子就想杀人痛快痛快了?那可是友军呀!有那能耐到了前线多捅几个鬼子。”

宋勇并没有将脸转过来朝理自己的这一爱将,而是双眼继续盯着正在渡河的士兵。在和一连长说话的时候,却用很重的语气重复着友军这两个字,但那温弱的口吻中多少带有讽刺的味道。

“我不是那意思,那小子也太不是他妈的东西了,”一连长愤愤的,并没有去仔细品味宋勇的话“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咱们东征的时候,这些求东西跑的比兔子还快,哈哈!”

“恩。”宋勇的鼻孔中轻轻发出一声声响,不知是在肯定一连长说的还是在对渡口的进展满意“不过你必须注意,脑子里不许有对友军报仇,这样的想法,也不许你的手下有,知道吗?”

“是!”宋勇刚说完,一连长马上道,不过依然小声嘀咕着“要不是因为什么破友军,老子早端着枪冲过来了,也不用和你们这些求东西瞎耽误工夫。”

宋勇是一个几乎不说粗话的人,在打战上他是一个及其严谨自信的军人,但却是一个及其不注重生活的人,自己的生活用品经常被士兵们拿走,他知道了却最多是笑笑,要不就连表情都不变,继续阴沉着脸看着军用地图或者沉思。

“大克......”

宋勇猛的将头转了过来,脸色沉着,盯着一连长;而一连长以为自己后面的话被营长听到了,吓了一跳,马上将头抬了起来。

“营长,什么事?”

“咱们的队伍装备太差了,今天起就给你个任务。”宋勇的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现在整个营都是步兵,等时机成熟了,把骑兵 给搞起来,先搞一个骑兵排!”

宋勇的眼睛里闪烁着亮光,似乎那一匹匹战马正在他的眼前飞舞狂奔。而一连长的嘴也大大的咧了开来,手舞足蹈,他以前就是骑兵营长,因为战马缺少尤其是这次改编的原因,他不得不和伴随自己三年多的战马分开,做了一个步兵连长,现在听营长给自己这么一个光荣的任务,他的心都要高兴的跳出来了。

“看把你小子高兴的,哈哈!”其实宋勇也特别兴奋,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骑兵排,但对于整个营的作战能力的却是质的提高,人的精神和斗志固然重要,但没有其他硬件做配套,依然是很费力气的。“多长时间能搞起来?形成战斗力?”

宋勇短暂的兴奋很快消失的无影无踪,再次恢复到了他原本的沉着镇定;看着营长如此兴奋认真,一连长周大克开始在心理盘算。他清楚,现在自己的回答就是最终的决定,对于自己的这位英雄营长,他们什么都不怕,就怕他的认真刚毅。因为,这意味着这位营长对所要做的事情的要求,更意味着一种抉择。

“如果战马那些都齐备的话,一个月保证形成战斗力。”一连长小心翼翼的道,虽然自己有那个能耐在更短的时间做到,加强营里也有不少过去的骑兵,但是他不敢他夸更大的海口。

“好,就这么定了。”宋勇边满意的说,边朝渡口走了过去。

已经有差不多百分之八十的士兵渡过了黄河,来到了山西的地界,其他的也已经都在渡河的过程中了。看着翻滚咆哮着的黄河,宋恿的嘴角浮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欲望,仿佛自己所领导的不是一个加强营,而是千军万马,他们近乎疯狂的在这悲凉的大地上践踏着敌人的尸骸。

最后一条渡船缓缓靠到了岸边,和其他渡船一样,承载着满腔怒火的士兵完成着自己的使命。宋勇将自己的右手伸了出来,将王军拉到了岸上,并轻轻捏着王军的衣角,帮着他将湿透的衣角拧干,这一动作轻巧到以至王军都没有发现。

“现在部队都已经过岸了,虽然师部并没有下达任何命令,但我们应该把部队的作战力量整理整理,重新给予整合,你看呢?”宋勇双手紧紧握住王军的右手,等待着副营长王军的回答“还有个问题,虽然你是作为副营长,但按照咱这边的规定,部队生活作风上的事情还的你来操持。”

王军笑了,但没有出声,能看的出来,他是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的。他太了解自己的这位战友了,红一军团的时候两个人就开始在一个班,在一口锅里吃饭行军打战,等宋勇做了排长,王军成为了他副排长,成为连长,依然是他的副手:指导员,两个人的角色一直没有变,宋勇一直是一把手,王军是二把手,长征后,两个人到达陕北,宋勇升任为独立师134团团长,王军也荣升为该团政委。红军整编为第十八集团军后,两个人的角色虽然表面上有些头衔上的变化,但实质上依然按照过去的样子。宋勇成为一一五师特务营营长,王军虽当任了副营长实际上却是营指导员的作用。现在看着自己的这位老战友灼热的眼光,他再次回想起了在井冈山,长征路上的每一段段苦难,每一段段艰辛,心头早已五味俱全,热血翻滚着。

“呵呵,国军序列里没有教导员这个头衔,我虽然是副营长,其实也就是起教导员的作用。”王军停顿了一下,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才开口继续道“头衔虽然变了作用不变,我还是干我的老本行,哈哈。”

王军是一个长期搞政治工作的,而且是一个遵守纪律规章的好军人,也正是因为这点,宋勇才认为王军更适合约束自己生活思想上的散漫,而再次提出两个人重新搭台唱打鬼子这台戏。不过,王军在训练部队上却有他自己特有的一套,这点让宋勇特别佩服。

“这个我明白,也清楚。”宋勇看了看旁边已经集合好的部队,眉头皱了皱“你现在是副营长,有责任配合我的工作,先帮我把营里的政治生活思想问题抓起来,别的先别考虑,怎么样?”

“呵呵,你呀......”王军面笑了,没有将话说完。

“没有什么可是的,我是营长,现在先委屈你顶这个头衔了,以后领导允许的话,再恢复成我的教导员”宋勇将脸转了过来,偷偷的乐了。

王军点了点头。

“全体注意了。”宋勇扯着嗓子。

“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

“左转弯....齐步走.....”

队伍迈着整齐的步伐,离开渡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