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的人民政府为啥老是与人民争利益?



投标公司为啥能反串当了招标“管代”


据新华网报道,今年山东省乳山市药品采购出现了怪事:投标企业山东瑞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居然摇身一变,当起了乳山市卫生局的招标“管代”。


据山东康诺盛世医药有限公司销售总监张波介绍:“今年春节刚过,乳山市卫生局就责令乳山市人民医院、中医院不得从其他医药经营企业进货,所有药品必须从山东瑞康医药股份有限公司进货。其他配送企业如果想送货就送到瑞康公司,由瑞康公司统一配送。瑞康公司原本和其他药品配送企业一样都是医疗机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的投标企业,居然摇身一变成了乳山药品招标的“管代”。其他中标公司只有把货送到瑞康公司仓库,由瑞康公司完成对两家医院的供货。”



为什么天上掉馅饼对瑞康公司“钱”有独钟呢?原来是乳山市卫生局以托管的方式指定让“瑞康公司”进入乳山市医药公司,并以此为借口说为政府解决了困难,所以就把两家医院的销售都指定给“瑞康公司”。其实早在2009年8月,乳山市卫生局就强令瑞康公司、山东天成医药有限公司、山东康诺盛世医药有限公司三家公司每月分出200万元的药品市场份额,让给乳山医药公司经营,美其名曰“帮助国企”。



两个月前曾写过“谁创造了羊肉串卖到20元的天价奇迹”?老秦认为不是那些投标的商户,而是地坛庙会组委会,是东城区园林局的那些招标的政府官员们。不仅如此,在这几方博弈中唯一不赔的胜利者不还是他们。本博秦全耀认为,如同20元一串的羊肉串一样,中国房地产的价格就是这样炼成的。也许这就是20元一串的羊肉串给人们的启示,歪打正着,让人们从中读懂了房地产。





中国的药价又是怎么炼成的呢?药店里零售价仅7元钱的血塞通,经过“减少药品流通成本”的集中招标采购,中标价竟飙升到19.17元;更离谱的是,一片胃铋治的中标价,竟然是市场价的14倍。不是危言耸听,这就是几年前烟台药品招标造成的恶作剧。





中共中央党校研究室赵杰博士曾就此分析指出,当前这类现象并不少见,问题的症结在于招标监督机制不健全,在执行中“阳光制度不阳光”,当面对巨大利益驱动时,很容易导致招标方与个别投标方的“利益合谋”,违背了招标制度的本意,最终损害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七条规定: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不得滥用职权,限定他人购买其指定经营者的商品,限定其他经营者正当的经营活动。





老秦不解咱们的人民政府为啥老是与民争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