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官与500女性性爱八年之久为啥没人发现?

“2003年至少要与56个女性发生性关系,确保有2名为良家妇女。”安庆某事业单位科室负责人王成(化名)因受贿落马,他的几本日记与1个移动硬盘被查获,曝其先后与500多名女性发生过性关系。据调查,王成受贿与玩弄女性都制定了年度计划。(中安在线4月7日)


报道说,王成1963年出生于怀宁县。大学毕业后,王成先是被分配到位于安庆市郊一乡镇的某事业单位工作,因工作出色,后被调到安庆城区的某事业单位。妻子柳萍与王成同属一行业的事业单位。随着儿子大学毕业找到工作,在常人眼里,王成拥有一个令人羡慕的家庭。步入不惑之年,有一技之长的王成被提升为科室负责人。随着职位的提升,柳萍发现丈夫经常半夜回家,有时竟彻夜不归,感到不对劲。今年3月份,柳萍在王成父母家找东西时,意外发现了一张汪霞 (化名)向王成借款66万元的借条,与借条摆在一起的还有几本日记与一个移动硬盘。当柳萍打开日记本后,发现日记本上记着丈夫与许多陌生女子发生性行为的情节。更让柳萍气愤的是,移动硬盘里竟是王成与许多陌生女子发生性关系的视频。


王成龌龊的行为令柳萍如遭重击,她几十年的好友祁娟得知真相后怒不可遏,不顾柳萍的阻止,愤而向检察院举报。3月21日,办案人员将王成从单位带走。据王成供述,私欲的膨胀是随着自己职位提升开始的。一些商家发现手中有权的王成对金钱与美女的兴趣,为了接近王成,便想方设法投其所好。手头有钱了,他先后在安庆市区购买了多处房产。王成经人介绍与汪霞相识后,俩人便姘居在一起。为博红颜一笑,王成购买了两处房产送给汪霞。而为了防止汪霞另觅新欢,王成要求汪霞写了一张66万元的借条。一个工薪阶层的人怎会有那么多钱购买多套住房?王成供述,巨款大多是受贿来的。


在查办王成受贿案的过程中,办案人员发现王成的生活十分糜烂,从2003年起,受贿多少钱、玩弄多少女人都有年度计划。2003年,王成的月工资是1600元,可他在日记中定的计划是每月要赚8000元,确保年净进账10万元。不义之财到手后,王成除了投资房产置业,便是玩弄女性。“2003年至少要与56个女性发生性关系,确保有2名为良家妇女。”王成在第一本日记首页就写明了玩弄女性的年度计划。据这本日记所计,与王成发生过性关系的女性就达250多个。所有的日记加起来,他曾先后与500多个女子发生过性关系。他还在日记中透露:“总的目标是600个至800个不同女性。”王成供述,一般情况下,他与一些风流女子谈好价格后,会将她们带入一个平时只有他本人进出的安乐窝进行性交易。他都会事先将摄影设备藏在暗处,对性行为进行全记录。


王成生活如此糜烂,全国罕见,可谓“异类”。一个小小的科室负责人为女人花钱如流水,八小时之内忙捞钱,用手中掌握的权力“挖掘财路”几无可能;八小时之外除了“吃喝”就是淫乐。这与“流氓”没有一点差异的官员竟逍遥8年之久!是什么环境孕育出这样的社会“怪胎”?监察监督部门哪里去了?如不是妻子闺中密友告发,这个“毒瘤”还要持续多久?难道不值得人们深思吗?


总书记对各级领导干部昨天特别提出“时刻警惕权力、金钱、美色的诱惑”,是一语中的。人的欲望无止境,“金钱”过剩,“美色”就在其中,构成一个永远填不满的鸿沟,与党和人民的事业水火不相容!期望王成这个反面活教材能警示一些官员!


“性爱日记”纠结了多少反腐悖论?


广西来宾市烟草局原局长韩峰的“性爱日记”曝光以后,最引人关注的情节,不是韩峰终将落得什么下场——他已经沦为落水狗,人人见而打之,官场中人谁不晓得“丢车保帅”的道理,何况韩峰连“车”都算不上,只是一个小卒,卒子掉进河里,永世难以翻身;而是,谁是下一个韩峰?


因为我们都知道,在权力场,韩峰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的同盟军正在扩大,一个韩峰倒下了,另一个韩峰正茁壮成长,后面的“性爱日记”正在肉身政治学的征途之上继往开来。


最新被发掘出来的“韩峰”,新闻并未披露其真名实姓和工作单位,只说是安徽安庆市某事业单位科室负责人王成(化名)。如此含糊其辞,大大削弱了丑闻的刺激度。好在此新闻另有焦点,根据科长大人被查获的日记与移动硬盘,他先后与500多名女性发生过性关系,而且他还专门制定了受贿与玩女人的年度计划,如“2003年至少要与56个女性发生性关系,确保有2名为良家妇女”。


对性欲进行数目化管理,此前我只在《1984》里面见识过,王科长的实战经验令人大开眼界。以战绩而论,他显然超越了专吃窝边草的前辈韩峰。可惜其出名晚了一些,不然必将取代韩峰,成为新世纪丑闻史上的一块“丰碑”。


这里不欲纠缠细节,譬如王科长喜欢玩风尘女子,其品味是否可鄙等;而是针对官员的“性爱日记”屡屡曝光之社会现象展开评析。我们不妨视“性爱日记”为一种隐喻,它不仅指日记,还包括图片、视频等一切文字、图像记录。它是一种对私生活的书写。其实每个人都有书写的权利,问题在于,官员的“性爱日记”往往渗入了公权力腐败的病毒,因此其性质在公私之间暧昧不明。


如果说陈冠希的“艳照门”,以及今年流行的“兽兽门”等,折射出一个人的道德问题,那么韩局长、王科长的“性爱日记”不仅关乎作者的道德,还是一个政治问题。当公与私、个体之德与政治之公纠结在一起,就到了考量一个社会的正义之清明度的时刻。


我们常常说,政治与性乃是公众最热衷的话题。这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至理名言。不过从侧面来看,此言大有混淆公私之误。政治为公,公众可以从任何一个阴暗乃至卑劣的角度窥探、评论;性则为私,哪怕是政治家的性,当性事沦为公共话题,对当事人如克林顿而言,一般都不是好事。


当然,在某些国家,居然出现了一种极其悖谬的历史景象,政治被私有化,如老虎屁股,公众不但摸不得,甚至谈虎色变。与之相对的却是性及其代表的私生活的公有化,本该缠绵悱恻的情书充满了大义凛然的政治口号和势不两立的政治批判,每一次ML都要对墙头的神圣画像三鞠躬,否则就不能勃起。这是公私颠倒的一个极端。


回头说官员的“性爱日记”。相信很多人都注意到了此中所潜伏的公民的隐私权与反腐败之间的严重冲突。这在韩峰身上表现尤为明显。韩峰的日记被曝光,有两种说法,一说系其政治竞争对手所为,一说曝光者乃是韩峰某一情人的丈夫。但不管哪一种属实,未经当事人允许便将其日记公之于众,便侵犯了韩峰的隐私权——贪官何尝没有隐私权呢?何况韩峰并未入罪。当我们欣赏、传播“性爱日记”之时,是不是在参与作恶?


然而,事先将韩峰定性为贪官、恶棍,将其丑化、妖魔化,往往使我们忽略了对其合法权利造成的伤害。更有人直言,牺牲隐私权,揪出一个贪官,值了。可惜,正义不是等价交换,不是做买卖,救一人与杀一人决不能相抵。


用“性爱日记”反腐,表面上看是一条捷径,实际上则暴露了我们公私观念的淡薄。因公废私不等于为了公而损害私,只有当私权得到捍卫,公权才可能巩固。对韩峰如是,对我们每个人皆如是。换言之,韩峰的腐败恶行必须受到法律的制裁,那些曝光其“性爱日记”的人将如何自处呢?谁能够保证,他们今天曝光了韩峰们的日记,明天就不会曝光你我的日记?


有人追问,在韩峰、王成之后,还有多少官员的“性爱日记”有待曝光?我将此理解为一个反腐败的方式问题;而抛开“官员”与“性爱”的包装,则可还原为一个对公民隐私权的法律保护问题。(东方早报 羽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