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已拜读]“靠权吃权”在河北,无辜拘留只为钱

阳信人 收藏 1 95



我国自古有“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说法,说得是先民们无非靠“开荒伐木、捕鱼捉虾”之类维系生计。而社会发展到今天,却演变为行业特权宰人肥己没商量的“潜规则”。这不,就连河北石家庄灵寿县公安局也发生了以假拘留证牟利的怪事。


据5月5日新京报消息,因一起村里的土地纠纷,河北灵寿县6农民被抓,虽身体不符合羁押条件,依然被收押。最终,5人交了保证金后取保候审,涉及的事情无下文。未取保候审的一名村民后被判刑。随后,灵寿县公安局原法制科长曝出,此6人的拘留证为假,无原始存根。她称,局里曾要她制作两本拘留证台账,一本用来应对检查,一本则不入存根。公安系统人士进一步指出,拘留证造假背后,是一条黑色利益链:收取保候审保证金,继而罚没,而这是“大家心知肚明的潜规则”。


灵寿县南寨乡秋山村曾承包给村民张增福一百亩地,合同到期后,村委决定将地收回分配到户。张增福拒绝交地,并栽上了杨树苗。去年4月1日,宋书春等一百多名村民去分地时,发现张增福和儿子张新开等带着亲戚朋友,持铁锹、刀斧和棍棒严阵以待。协商未果后,村干部令村民量土地、拔杨树苗。


双方迅速起了冲突,推搡中,张新开的脑袋被人砸了一棍子,张家随即报警。灵寿县公安局当天成立“故意伤害与毁财案”专案组进行调查。几天后,宋书春、张云良、张相国等6人被民警带至城关派出所。次日,6人收到了县公安局签发的刑事拘留证,宋书春涉嫌故意伤害罪,张云良等5名村民代表则涉嫌毁财罪。


专案组办案民警受访时说,其实并无足够证据证明是宋书春打的人,只有张家人的指认。但在案件讨论会上,局长张庆华表态:“必须严办”,并提出不管够不够条件,几个组织者必须刑拘。


被抓后的次日,张合社与张云良各缴5000元保证金办了取保候审。宋书春、宋新华、曹双平、张相国等4人拒绝认罪,被送往石家庄市第一看守所。看守所对宋等人例行身体检查时,发现四人有心脏病或肝炎等,均不符合羁押条件(按法律规定,此种情况下,应改为监视居住或取保候审)。但县公安局仍坚持将四人“收监”,5月20日又将他们送到第一看守所,看守所再次拒绝。于是,他们被拉回灵寿县,被送到了正在修建中的灵寿县看守所。


一办案民警透露,当时县看守所所长康新不同意收押,说市看守所都拒收了,再收押不合适,而且看守所还没启用怎么能关人。“当时张局长一听就火了,说,你看守所所长当不了的话,我给你当这个所长,康新就不作声了。”该民警称,局长命令必须收押,买药给他们吃也要关。


起初,被关进看守所的宋书春依然乐观,认为应该很快可以查清楚,很快出去。但他错了,他遇到的已不是人民的公仆,而是披着制服的吸血虫。民警多次提醒他,交两万元保证金,案子就可“活办”。几天后宋新华、曹双平、张相国三人分别缴纳了5000元保证金,办了取保候审,但宋书春拒交。在他想来,“我没打人,我干吗要出这笔钱,我也没有钱”。此后,整个看守所只剩下了宋书春一个犯罪嫌疑人。他觉得很冤,开始一夜一夜失眠,“当时连死的心都有,觉得这样下去,不死也得疯掉”。


当宋书春得知县看守所将于7月10日正式启用,便想等省市相关部门领导来检查时喊冤,结果又错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欺上瞒下”早就成了时下各级官员的拿手好戏,每次领导来检查,民警都会提前一天将他带出监室,让他住在储藏室,然后从外面反锁门。“我被藏了至少三次。有一次,两个穿着检察院制服的人巡视,发现了我,就问我什么时候进来的,我一说,他们就很生气,记下我名字和情况了。”宋书春等着下文,但两人走后并无消息传来……


一边打着文字一边想到,如果宋书春等人真的犯法,他们缴上5000元,就可以无罪了吗?显然,这又是一起典型的“靠法吃罚”的丑事。其实想想,有这样丑事的何止灵寿?要不是靠罚款,各地公安的豪华大楼是怎么盖起来的?他们的福利又靠什么来发?更何况时下社会中,与此类似的例子可以说俯拾皆是、举不胜举。“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条“潜规则”早已渗透到社会方方面面,各行各业制造的不公,制造的公信力下降,制造的麻烦,以及对社会公正公平的杀伤力之大实在不可小视。


然而,古今中外的无数事实说明,对一个政权来说,腐败是一种无形的、但又是能量极大的内蚀力、破坏力。当各行各业各部门都在“靠权吃权”时,就难免发生“被吃人”的觉醒和拼命反抗,终究会动摇社会的根基。因此,一个追求安定和谐的社会首先应当是一个法制的社会,一个具有有效监督机制的社会,一个让各行各业不敢“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靠权吃权”的社会。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于 5/5/2010 3:17:27 PM 被地对地导弹的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