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林莽 正文 第二十六章

风雪刀客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296.html


杨仁德不悦地说:“我杨家还没穷到卖祖宗地的份儿,就是穷得揭不开锅,也不会卖给你们日本人的。”

平川听不懂中国话,但从杨仁德脸色,他明白杨仁德的话意,他以军人的步伐,上前一步,指着杨仁德说:

“你的不卖的不行。”

杨天福腾腾两步,差点与平川撞在一起,大声说:

“我们就是不卖,你小子咬个硬舌头,少跟着掺合。”

平川怒视着问:“你的什么人?”

“我是我爹的儿子,你想攀辈,叫我大爷儿吧。”杨天福小时候爱打仗,骂起人一套套,娶个媳妇,也没改这个毛病。

平川骂说:“八格牙鲁。”

杨天福回骂:“牙你妈拉巴子。”

川岛是有度量的,低喝一声,平川退回原位。

杨仁德也叱责儿子两句。

杨天福冲平川唾了一口,坐在椅子上。

川岛笑说:“杨掌柜,中国有句话,叫买卖不成仁义在,我们不要争吵,你们不同意卖地,我们可以到别处去比如二道沟,那儿也是个好地方。”

杨天德一惊,二道沟的大片土地,与他的地毗连,如果日本人真的买下了,对他是不利的。

川岛看出杨仁德的神情变化,从怀里掏出几份契约说:

“不蹒杨掌柜,二道沟的大部分土地,已归属于开拓团,不是买的,是租的,我想租比买还便宜的。”

杨仁德看清契约是与二道沟宋歪鼻子签订的。

宋歪鼻子上辈是出名的富户,轮到他,吃喝嫖赌,把祖业败落得只剩几块地,如今也租了出去。

川岛以为杨仁德活心了,察言观色说:“杨掌柜若有意我们还可以……”

杨仁德暗怪在川岛面前失色,忙恢复常态,斩钉截铁地说:

“不,别人租卖我管不着,我是一个土坷垃也不会卖的。”

川岛知道在谈下去没有什么希望,他老练,攻于心计,不想把事儿闹僵,便换上别的话题,扯起家常,问杨家几口人,杨仁德多大岁数,身体可好,最后起身告辞时,他拿出送给孙贵发同样的礼物,还没等杨仁德说收不收,杨天福抢先接过去,打开木盒,见是一块小闹表,他斜了川岛一眼,突然举起,“啪”地把小闹表摔个粉碎。

在场人都为之一惊。

杨天福说:“我们屯里人日头出下地,日头落上炕,看不懂这洋玩意,你送给我们,我们也不好不要,摔了它听个响吧。”

平川大叫着,掏出手枪。

杨天福神经反射地抽出匣枪,冷笑说:

“妈的,在你大爷儿这儿,想玩枪?有种的你搂火,我让你们俩儿横着出去。”

门口出现两个人,是贾老四和李九,各握匣枪,对准川岛、平川。他们按杨天福的吩嘱隐在门外,听动静闯进来。

杨仁德厉声说:“混帐,退下去。”

贾老四、李九一愣,复站到门外。

川岛示意平川收回枪。

杨仁德对吓白了脸的刘小帽说:“送客。”

川岛狠狠地盯看杨仁德父子一眼,带着平川悻悻地走了。

杨仁德是个讲脸面的人,儿子摔了人家礼物,令他生气,他骂着儿子说:

“你个混小子,我们不卖地算了,也犯不着得罪他们,你呀,这么大了也不立事,真把这一大家子交给你,我能放心吗?”

杨天福嘟哝说:“不是你让我来震唬小日本的吗?”

杨仁德一听儿子领悟错了他的本意,更来气了,说:

“你白长个脑袋,出去吧。”

杨天福走了。

刘小帽劝着杨仁德,又为杨天福开脱一番,在这个大院,刘小帽没少在杨家父子之间调合,他为人心地善良,赢得大院上下人的尊重。

“老当家,宋歪鼻子真是个败家子,那几亩地抖落尽了,我看他还吃啥儿。”

杨仁德也后悔,早该与周围的几个大户打招呼,不能把地租买给日本人,他是这一带的首富,说话是有威力的,现在日本人已在二道沟安下身,他要认真地考虑一下,如何对付危及他利益的日本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