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门庆携手孔老二,老夫子走进足疗店

业余学者 收藏 0 654

忽忽光阴,星移斗转,不知过了多少年,沧海桑田,人非物换,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时空隧道,悠远绵长,古今人物,往来穿梭,历史的天空闪烁着一颗又一颗耀眼的星。这一天,端庄肃穆的孔圣人在时空隧道邂逅了风流倜傥的西门大官人。


西门:哟,这不是孔老夫子吗?幸会幸会,晚生有礼了。


孔丘:免礼。你是何人?


西门:在下原山东清河县财主,山东省理刑副千户,西门庆是也。


孔丘:未曾听说。


西门:您老真是寡闻,不见这山东地界,好几个县争着申请我的故里?这一带的狮子楼,生药铺,都是托我的大名建造的。一代情圣,谁人不知?


孔丘:阁下的名声,比柳下跖还差劲,和你说话,真怕玷污了我的耳朵。……老夫还有事,您该干嘛干嘛去吧。


西门:我说老夫子,这就是您的不对了,什么好名声坏名声,出了名就是本钱。您不是常讲“后生可畏”吗,现在山东安徽地面,到处都在为我做广告,论人气,我不见得比您差呢。


孔丘(拉下脸来):咱们两个是一回事吗?


西门(一本正经地):一回事。人家尊你为圣人,是为了巩固统治,树我,是为了搞活经济,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


孔丘:小样,还拽起来了,知道什么叫“鲁班门前弄斧,孔夫子门前念古”吗?什么搞好经济,就象你那样欺行霸市,不择手段,发不义之财么?人最重要的是礼义廉耻,志士不饮盗泉之水。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你这个恶棍引我为同道,是对我的侮辱。


西门(大怒):你这个伪君子!


孔丘:我怎么虚伪了?


西门:你作梦都想发财,以为我不知道?“富而可求也,虽执鞭之士,吾亦为之”,这话谁说的?为了荣华富贵,不惜低眉顺眼鞍前马后执着鞭子为人家开道,就你这思想境界,也就给我牵马跩蹬抬轿子的小厮的水平,装什么呀!


孔子:道不同不相为谋,走开。


西门:呸!你这个欺世盗名的东西,以为我希罕你?口口声声说“惟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比我还不尊重女性,对人家南子垂涎三尺,却有贼心没贼胆,还算个爷们吗?……你骂我是恶棍,我好歹还有点同情心,常帮衬应花子之类的干兄弟,你呢?最喜欢的学生死了,哭丧个老脸,假惺惺地叫“天丧予,天丧予!”,好象比他爹还亲似的。可到头来,他老爹求你卖车为他置一套棺椁,你都不干,就你这冷酷虚伪的家伙,还讲什么仁义道德,见鬼去吧。老子不看你岁数大的份上,早一拳把你打飞了。


(西门庆拂袖愤然而去。孔丘满脸通红,在原地发呆。这时候,一个衣衫褴褛的路人走了过来。)


路人:哟,这不是杀人不见血的孔老二吗,今天可撞着你了,恶棍,吃我一砖头!


(孔丘一歪脖,砖头擦着他的肩膀呼啸而过。)


孔丘:你,你是何方庶民,敢对大夫如此无礼?


路人某:老贼,你不是讲“礼不下庶人“吗?俺是个粗人,只会这么讲话,凑合着听吧。孔丘,你个十恶不赦的走狗,帮凶,垃圾,坏蛋,西门庆是用刀子杀人,你是用笔杆子杀人,你们是一丘之貉。两千多年来,就是你这老狗一直在维护着西门庆们的利益,和他一起喝我们的血。一句“刑不上大夫”,保住了多少贪官污吏的狗命,让他们肆无忌惮地欺压我们。今天,我要替我们的阶级兄弟报仇!


(路人某冲上去,揪住孔丘的冠带,抡拳就打。孔丘吓得魂不附体,面无人色。)


西门(折了回来):来人,把这个胆大包天的小子给我抓起来!


(一伙手执刀棍的衙役冲上来,将路人某围在垓心,打倒在地,戴上手铐,拖上警车。)


西门:老夫子,您受惊了。


孔丘:……


西门:现在你老明白了吧,我们是一个阵营的。其实你和我骨子里是一种人,只不过,你表面上斯文些罢了。那个抡砖头的小子,才是我们的敌人。我这就把他投进看守所,让他去玩躲猫猫。好了,现在我们走吧,到前面的休闲场所,找个小姐给您好好按摩一番,为您压压惊。


孔丘:这,这怎么行,我是圣人,要非礼勿动,非礼勿听的。


西门(拉着孔丘的手):老哥,你这又何必呢。你不是教导我们“食色性也”,“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嘛,血肉之躯,生理需要,何必老压抑自己呢,不利于身体的。何况,这家休闲场所,不瞒你说,是我的伙计韩道国的妻子韩六儿开的,我是后台老板。尽管去快活,对您不会有任何负面影响的。


(孔丘左顾右盼,见附近没有熟人,搭着西门庆的肩膀,半推半就地走了进去。)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