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我们再来联机资深评论员陈冰先生。陈先生,日本计划在钓鱼岛勘探海地矿床的消息出笼后,日本西松建设公司向二战期间强迫中国劳工做苦役道歉谢罪,予以赔偿,这两件事之间有没有关联?

陈冰:主持人好。两件事之间是有一定的关联。把这两件事摆在一个中国人面前,前者让人生气,会禁不住皱起眉头说,日本你有什么资格来勘探我们的海底资源?而后者则让人消气,日本人终于开始正视战争历史了,开始向中国劳工道歉、谢罪、赔偿了,进步不小。两件事掂量一下,心情就平衡一点了。中日之间有矛盾,也会生成好说好商量的态度,不会怒目而视。这,正是日本想要的结果,对历史认罪,是为了得到中国的好感,来获取未来的资源。

主持人:这种解释蛮新颖。不过,勘探东海海底矿床是日本的国家行为,而向中国劳工道歉谢罪则是西松建设的公司行为,两者之间能视为一体吗?

陈冰:不错,两件事的行为主体是不同的。一个是官方行动,一个是民间活动。问题是,为什么以前日本公司不道歉?日本法院对中国劳工、中国「慰安妇」的申诉置之不理?日本开发东海资源可以不顾及中国方面的意见?是因为以前中国比较弱,没有能力保卫自己的海域,只能被别人占便宜。但现在情况不同了,中国的日渐强大,不仅具备捍卫自己利益的能力,而且具备维持正义的能力。这样会让过去不把你放在眼里的国家,比如日本、美国等,在与中国打交道时三思而后行,不敢为所欲为。无论是政府,还是企业,以及个人,都得考虑中国政府和民间会有怎样的反应,是不是合情合理。中国劳工的赔偿要求和日本勘探钓鱼岛海底资源这两件事,表面上看两件不相干的事,但就整体而言,说明日本人对中国的心态已在发生改变,西松建设公司道歉认赔,是因为不这样做说不过去,事实就摆在那里。日本官方在钓鱼岛海底勘探资源,是想在未来开发东海资源时占先机,不能独自开发,努力促成与中国共同开发也不错。在东亚地区,尤其是海域,中、日、美三国呈相互制约的格局,中日海域中界线划分争端也未解决,任何一个国家都没有绝对的发言权,这就不排除日本通过对历史问题的反思和道歉,博得中国人的好感,以便未来在资源的开发上和地区安全的维护上,能够合作。

主持人:这是不是意味着今后日本会更加正视战争历史?二战时期的受害者在日本打官司会更加顺畅些?

陈冰:从当前的趋势而言,中国对日民间索赔的官司,胜诉的机会,会越来越大。就中日两国的实力变化而言,中国越来越有能力维护本国公民的权益,让邻居正战争历史,尊重人权。中国二战期间的受害人,大约是从1995年起开始对日索赔,有20多起诉讼案件,包括强制劳工案、「慰安妇」、731细菌战南京大屠杀、平顶山惨案等。从判决的情况看,2001年7月前,日本法院均判原告败诉,基本不承认事实。

主持人:也就是说,2001年是对日索赔的转折点?

陈冰:是的。2001年7月12日,日本东京地方法院对中国劳工刘连仁案进行判决。在经过18次法庭辩论后,承认日本国的违法事实,判决原告胜诉,赔偿中国农民刘连仁2000万日元。这是中国受害人对日索赔成功的第一个案例。在此后的判决中,比如对「慰安妇」、细菌战、平顶山惨案,日本法院判决原告败诉,但承认日本国的违法事实。2009年10月,二战期间,原广岛县内水力发电设施对360中国劳工及其遗属加以赔偿,出资两亿5000万日元设立补偿基金。上个月,日本最高法院驳回了8名中国「慰安妇」要求日本政府道歉和赔偿的诉讼请求,但认定侵华日军强暴的事实。这次183名中国劳工起诉日本西松建设公司,在法庭上达成和解,法院要求日本公司向中国道歉,出资赔偿受害人。可见对日索赔是有胜有负,属于拉锯状态。我想这期劳工索赔案之后,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胜诉的机会,会越来越大。

主持人:除了中国日渐强大这一条件外,日本对战争历史有所正视,还有其它因素吗?

陈冰:中国国力日渐强大,我想是最主要的因素。以前中国受害者想打官司,恐怕连机票都买不起。除了国力增强外,我想还有两个因素,一是中国政府对日实现「善意外交」政策,就是不像西方对待德国那样,迫使你道歉,而是给日本人时间,让你慢慢承认真相,正视历史,但不把历史问题当成现在合作交流的包袱,生意照常做,这让很多日本人尤其是战后几代人,自觉地意识到战争给中国人带来的深重苦难,每次官司中,即便中国人败诉,日本媒体和律师对中国人起诉行为的支持,都是令人感动的。另一个因素是,中日两国都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两国友好合作,才符合共同利益,而且人权理念已成为一种普世价值,而尊重人权的前提是还原历史真相,从过去的罪恶中汲取教训。

主持人:你怎么看待日本人?对日索赔还应该继续吗?

陈冰:日本民族是一个优秀的民族,一个资源匮乏的岛国,能成为世界经济第二强,本身说明这个民族很优秀。但是,他们中的一些人,特别是右翼人士,对历史真相遮遮掩掩,不能够正视战争罪恶。所以,我认为对日索赔还要继续,每一次官司,都是一次对事实真相的还原,不仅在教育日本人,也在教育中国人。另外,中日学者共同研究历史,揭示真相,也是一种很积极的作为。要求日本正视战争历史,不是反日,不是复仇,赔偿的那点日元根本不能弥补曾经的苦难,而是为了中日之间世代友好,不要再像军国主义者那样践踏人权,那样动不动就举起屠刀。我们不能原谅的是罪恶,而不是日本民族。我们反感的是对待历史的错误态度,而不是未来的合作与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