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说说对《地雷战》《地道战》的看法!!(回应“满洲正白旗副督统)

ji196866 收藏 1 540
导读:“满洲正白旗副督统”年兄: 拜读兄《没有炸死一个鬼子的战争——地雷战》http://bbs.tiexue.net/post_4230384_1.html实在不敢苟同。未跟帖主要是不想让你得分。看了桂贴后第一感觉是:想骂你,第二是:想揍你。 首先说:老乡们很懂地雷的:地雷总要埋在人走的道上吧,那条道咱们男女老少骡马牛羊天天要走好几趟,鬼子们十天半月也不定来一回,你说它炸谁?埋雷的干部也非常难,白天是不能埋的,只好头晚上埋,天亮前起出来。每天傍黑后,干部就得挨家挨户问,看看还有谁出了村还没回来。直

“满洲正白旗副督统”年兄:

拜读兄《没有炸死一个鬼子的战争——地雷战》http://bbs.tiexue.net/post_4230384_1.html实在不敢苟同。未跟帖主要是不想让你得分。看了桂贴后第一感觉是:想骂你,第二是:想揍你。

首先说:老乡们很懂地雷的:地雷总要埋在人走的道上吧,那条道咱们男女老少骡马牛羊天天要走好几趟,鬼子们十天半月也不定来一回,你说它炸谁?埋雷的干部也非常难,白天是不能埋的,只好头晚上埋,天亮前起出来。每天傍黑后,干部就得挨家挨户问,看看还有谁出了村还没回来。直到弄清都回来或者出去的人今晚不回来了,才敢出去把雷埋下。回来后也不敢睡死。因为勤劳的中国农民五更天甚至四更天就想起来出去干活,所以你得起的更早才能赶在乡亲们之前把雷起出来。有位长辈记得他有一天睡误了,醒来一看天已亮,吓得连鞋也没穿就往村外猛跑,脚被扎得满是血。幸亏那天下雨,没有早起出村的人,才没有出事。而其他村就发生过把早起的农民炸死,把夜里外出请医生的人炸伤的事。

还有:


然而,在抗日战争时亲手玩过地雷的老乡们说起来,则完全是另一回事。"谁也不待见那个物件",这是提起"地雷战"话头后的第一句评论。"不待见"在这里是讨厌的意思。从没有听到村里任何一个老乡对地雷战表示过好感。有人还表现出"深恶痛绝"的感情。为什么?只因为"地雷净害老百姓"。





获得1997年诺贝尔和平奖的国际禁雷运动组织曾用数字向世人证明:地雷杀死的平民远远多于军人。其实太行山的农民们早在半个多世纪前就知道这个事实了,只是他们没有机会向国际社会表达而已。

当然“不待见”要是没小鬼子,谁要是整天鼓捣地雷那他不是有病就是和“拉登”一伙的。也不是没有防误伤的措施“不见鬼子,不挂弦拉”

再者你对雷种的评价:有一种地雷叫“天女散花”,就是在山坡上埋炸药,再铺上碎石,引爆后碎石散落下来,对头戴钢盔的日军似乎没什么杀伤力。如果你这样想就错了,这洒下的碎石照样可以使鬼子死的死伤的伤。

老大:啥叫碎石。听我爷爷说那是“十几斤的地瓜石”埋在山坡上咋起十几米高掉下来!你要是上过高中,重力加速度算算。没杀伤力?要不你站楼下,让四楼的拿块5斤的石头丢丢你试试。你可以带安全帽(不能坐在装甲车里)。

还有:

还有你想不到的呢!在收麦子的那天,我们的民兵竟然把大量的地雷埋到了日军据点门前,炸得鬼子出不了门。怎么埋的?看到有人埋雷,炮楼上的鬼子不开枪吗?关于这个问题,影片没有交待。我知道这是编导们的为难之处:不说嘛又不好,说出来嘛,又涉及到军事机密——这可是一项绝顶的军事机密。这项机密到了2010年,刚好过了法定的保密期,为了给历史一个交代,今天老还是把它披露出来吧——当时埋雷的民兵都穿上了隐身衣。



埋雷不会伪装伪装偷着埋吗?鬼子的眼又不是猫眼。你都是开着“小松”挖掘机去埋雷?

亲们还把地雷埋在自家的门头上、墙脚下、酒缸边、篮子底、凳子后……可以说是无处不在。任何一颗爆炸,都会将自己的房屋夷为平地。但我们的人民群众都没有怨言,甚至打心眼里高兴:炸死一个日本鬼子,没房子住也值得——觉悟多高啊!

这回地雷威力怎莫有大了。不是说:只能炸起碎石吗?

还有那“头发丝雷”更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此雷竟然可以炸探雷器!“头发丝雷”暴露在地面的一边是铁夹子,用头发丝连接到另一边的铁钉子上敌人使用的探雷器,虽然可以探到深埋地下的铁制物体——地雷,但地面上的铁夹子和铁钉却探不出。如此尖端科技今天都难找到,难怪“头发丝雷”频频把日本的探雷工兵送上西天。

探可能探到了,就是探到的同时雷也响了!连这也没看懂?您太污辱您的智商了吧。




从小听爷爷给我讲过不少他老人家和老人家战友们当年打鬼子的故事。就说一两件给各位朋友听听!

首先说我老家寿光北面是大硷摊,爷爷说要是鬼子追的紧了就往那里跑。那里夏秋有芦苇荡好藏。跑村里怕连累相亲。我问:那冬春没芦苇往哪跑?爷爷说:也往那跑。我说:那里这时没芦苇,光秃秃一片,再往北是海跑不掉啊!爷爷说:能!只要想办法拉开距离,总有沟沟坎坎掩护着可以跑掉。当然伤亡总是难免的。就有一个战友受伤跑不动了要了颗手榴弹留下打阻击,他只有五发子弹。打死了一个打伤了两个鬼子。最后他说“我投降”鬼子慢慢靠近他,他拉了手榴弹。又炸伤了一个鬼子。这是后来审汉奸才知道的。每当说起这些爷爷总是说:当年县大队最多时有5000多人。可当他复员回家后只找到不到10个战友,有几个还是残废。

爷爷也说过做地雷。引爆用的是手电灯珠。吧灯珠磨开不伤灯丝,放进用硝镪水浸过晒干的棉花。有电池起爆。很可靠!雷体多用酒瓶做。里面除黑火药外还有用大粪和土治毒药煮过的铁钉。我说:那雷也很难炸死人啊。爷爷说:不一定要炸死。炸伤就行。被那铁钉钉肉里准发炎化脓,不好治。一个鬼子小队有三五个这养的伤号就没多少战斗力了。武工队就是用各种方法把鬼子拖垮拖死的。鬼子人少抢多子弹多,我们人多抢少子弹少但办法多。晚上在炮楼外先埋好雷。想办法引他们出来。出来就挨炸。吃了几次亏后咋闹也不出来了。出过几个硷摊上拼命的,鬼子追着看前面没人了就卧倒爬着追。那还能追上。后来就干脆不追了。

我爷爷90多岁了,还健在。

我对中国敌后抗日游击战的总结是:那是英雄与豺狼之间的生死搏杀。是真正成年人用生命做赌注的游戏

地雷战,地道战,和南征北战是中国战争影片的经典。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