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续)上海世博会“震动”全世界 婺源桃花源“迷倒”海内外

(续)上海世博会“震动”全世界 婺源桃花源“迷倒”海内外

三 风华寿无疆,万物喜称王

在婺源,千年古木,百年古木,数不胜数。沱川村周遍大山之上,就有千年的红豆杉(柏血树)树王群汉代的苦槠树王。澄川村的小水口也有千年苦槠树王和甜槠树王,大水口又有千年双枫树王。在严田水口又有千年古樟树王,在虹关也有千年古樟树王。在汪槎村小溪两岸有千年古银杏(白果树,一雌一雄)夫妻树王,在晓源村(庆源)和二十里外的裔村也有一对千年银杏牛郎织女树王。在珊厚村还有千年五谷树王,树上每年春季开花,有五种庄稼作物的花穗,预示当年哪种作物丰产哪种作物歉收。我们发现,凡是千年古村,必定有千年古木,或则后龙山上,或在水碓山上,或在水口庙旁,或在古石桥头。

在千年古墓旁,也有千年古木,比如,文公山上的文公坟旁,就有几十棵千年古山木林。他的奇特之处,在于否定了“山中无直树,世上无善人”的训喻,并修改为“山中有直树,世上有善人”。因为,这里的古杉树群,没有发现驼背的弯曲的,胸径好几米,树高几十米,一线到顶,直达天际。站在树下抬头看,帽子都要掉到地上的,枝繁叶茂,遮天蔽日。

为什么婺源村落附近有这么古木?因为这里的人民,相信树有灵性、有树神,能护佑村庄的生存与发展,能护佑村民的平安和顺利,因此,各村族长村长都制定了村规民约,保护古木,不得有丝毫的损伤。但是,解放后,特别是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史无前例的破旧立新,打倒牛鬼蛇神,对古木砍伐了不少,或者伤了根,伤了枝,只有重点古木逃过劫难,有幸保留了下来。那些造反派们,到了几十年后的今天,突然醒悟,要保护环境,要保护自然,要保护古木,追悔莫及,痛改前非。

全国有两千多个县,如果统计一下,古木最多的县是哪个?我猜,一定是婺源县。不但数量多,而且种类多。槠树、枫树、樟树、柏血树(红豆杉)、杉树、松树,五谷树,银杏树,皂荚树,乌桕树,千年桐,万年檀,还有各种各样的果树,杨梅、板栗,柿子,桃子,李子,杏子,圣子,榧子,山楂等,几乎应有尽有。我们认为,婺源县全境,完全可以设立一个“世界千年古木活化石博物园”,让全世界的植物学家,特别是乔木科的科学家,住在婺源不想走了,进行毕生研究。

在这里,我们还想修改一句古训,“山中难访千年树,世上难访百岁人”,应该改为“山中常有千年树,世上常有百岁人”。我们对老人的爱戴和崇敬,同样可以转化到对古木的爱戴和崇敬,因为古木,历经千年百年的风霜雨雪,雷打电劈,仍然生机昂然,顶天立地。这种不屈不绕的精神,就是树神的化身。人,有精气神;树,也有精气神。你的祖父的祖父的祖父,就曾经在这些树下纳凉玩耍,你的孙子孙子孙子,还将在这些树底继续纳凉玩耍。古木,树神,对于村庄,对于村民的护佑,是不言而喻的,是不需要辩驳和证明的。同时,古木,树神,也要感谢村庄和村民,一千年前,五百年前,一百年前,是先祖们,村民们,对一颗小树苗的呵护、保护,不动一枝,不伤一叶,世世代代,持之以恒,久而久之,成就了今天的参天大树,千年古木。树护佑人,人保护树,这就是一种自然的和谐。树,根深蒂固,枝繁叶茂。人,香火薪传,填充各省。有人打过比喻,婺源,就是一个大树老,不断地阐发新枝,覆盖全国广袤大地。如果你能够用四个小时,来到这些古木底下,纳一次凉,合一次影,摸一摸树皮,抱一抱树干,那都是你千世修来的福气。

人们都说,“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看也应该改一改,叫“千年树木,百年树人”。当一棵小树苗,栽下去时,我们不希望他只活十年就夭折,我们希望他能活上千年,成为老寿星,有树神,要像《天仙配》里的槐荫树,都能开口讲话,才好。如果你也有信心,你现在就可以栽下一个小树苗,让子孙们世代养护下去,一百年,五百年,一千年,让小树长成参天大树,嘿嘿,你愿意试一试吗?你敢试一试吗?

说完了树木,现在再说一说竹子。有句古语“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可见,竹子的节气,在历史文化中的巨大影响力。据说在湖南韶山冲的后龙山上,到处都长满了毛竹。那么,婺源,这个世外桃源,对于竹子的生长,又有什么特别之处呢?第一,竹子种类繁多,有毛竹(苗竹)、水竹、苦竹、四季竹、箬竹、斑竹、烟筒竹、拐杖竹,几乎囊括了所有的竹子的种类。第二,竹王惊世骇俗。据说中洲林场有一颗毛竹王,彪形大汉展开双手都抱不拢,高达几十米,竹梢杪直冲云霄。而在温暖湿润的半阴半阳的山坡上,却广生箬竹。箬竹,是什么竹?你见过吗?我告诉你,他身高一米五左右,笔杆子粗细,叶子只有三五片,然而,每片竹叶,阔达四五寸,长达一二尺,堪称叶子王,世界上还有什么植物的叶子,有箬叶这样巨大无比的吗?当地村民,把这种箬竹的竹叶,叫箬皮。用动物的一张皮,来描述这种叶子,真实恰如其分的。采摘回来之后,晒干存放。用清水浸泡柔软,几可使用。主要作用有两种:一是旧历年底腊月二十三小年夜开始包粽子,有时也在五月初五端阳节(端午)包粽子,耐煮,可反复清洗后使用,防腐防馊,用箬皮包的粽子,可存放半年之久,另外用箬皮包的粽子,可以巨大无比,有半斤一个的,有一斤一个的,有一斤半一个的,有两三斤一个的粽子王,与那些一两二两三两的小粽子相比,吓死你;二是层层叠叠的铺盖起来,可以防潮防雨,比如,大家熟悉的乌蓬船和红军戴的斗笠,都是用箬皮和竹篾制作的,还有各种茶叶的古代包装箱(茶箱),也是用箬皮和竹篾制作的。婺源博物馆是全国县市级最大的博物馆。但是,比博物馆还要大的博物院,实际上就是分布全县的寻常百姓之家。你随眼看的到一个莫名其妙的用品,或随手拿起一个莫名其妙的用具,都可以归入博物馆的收藏行列。

这里我还想介绍一种奇特的植物,俗叫苗藤。苗藤其实不是藤,是一种乔木——杉树的“幼苗”,直径寸许,长可达七八尺,更长的可达丈许,通体上下,很少有枝桠,只有梢杪有嫩枝嫩叶,因此,或者说,他应该算是杉树种类的一个分科,他永远长不大,他永远修长而柔软,缠意绵绵,拉力却力大无比。无论多粗的麻绳,无论多粗的棕索,都有绷断的时候,因为这些都是草本植物的纤维构成的。而苗藤,是乔木纤维,有筋有骨,永不绷断。正因为他长不大,所以叫做苗。正因为他捆绑东西牢固结实,所以叫做藤。合起来,就叫苗藤。但是,如果你认为从山上砍下来,就能当藤使用,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因为还必须经过特殊的加工,才能使乔木性质消失,使纤维(藤)性质突显。这个加工的过程,你在博物馆里,你在世界博览会上,是看不到的,必须到“作坊”现场观摩,才会明白,那就是“火煅”。通俗一点说,就是把木头,当铁来打,当铁来煅。煅之前的,叫“生苗藤”,是不能使用的。煅之后的,叫“熟苗藤”,方可使用。但是,长期存放之后的干燥苗藤是不能直接使用的,一干就脆,一脆就断。你必须放到清水中浸泡,使他柔软,纤维的性质,又开始恢复了,捆绑东西,仍然力大无比,结实牢靠。在婺源,你能学到《百科全书》之外的许多知识,那应该叫千科全书、万科全书的知识了。

通过以上介绍,我们发现,婺源植物的灵性,决不逊于婺源动物的灵性。说婺源是个世外桃源,决不是仅仅因为三千年来无战乱那么简单。因为,婺源,不但是人民的乐园,更是动物植物的乐园。人,动物,植物,都在这里聚集,健康、长寿、快乐、幸福、和谐地生活在一起。

由于对鸳鸯和鲤鱼的酷爱,还有些话,没有说透,因此,在上一篇帖子的基础上,再写一段补充一下。

鸳鸯是从一而终的成双成对的圣鸟,羽毛色彩绚丽夺目,千百年来,深受中国人民的喜爱。鸳鸯是我们东亚季风区的候鸟,能在天上飞越五千公里,也能潜入水底好几分钟嬉戏。鲤鱼,是水里的跳高冠军,背阔胸宽,特别是婺源的荷包红鲤,还要加上“腰圆肚大”来形容。鲤鱼跳龙门,很有力量,有强大的力量,从腰部到尾部,一弯一撇,一摇一摆,弹跳起来,就像钢板一样有力。水从瀑布上往下冲,鲤鱼逆水往上跳,几米,十几米,几十米,上百米,坚决跳过龙门去。如果你曾经看过海豚,跳出水面的表演,然后,再看鲤鱼跳龙门的搏击,跳过去了就是化成龙,跳不过去,就摔下来摔死,生死就此一搏,你一定会为鲤鱼拼搏精神所打动,思绪万千,心血上涌,无法抑制。前段时间还看过一组亚洲鲤鱼袭击美国女人的照片,因为这个美国女人拿箭射杀了大量亚洲鲤鱼。亚洲鲤鱼,其实就是中国鲤鱼。中国鲤鱼最优秀的,一定是婺源的荷包红鲤,力大无穷,药力一举,可以打动妇女的经络血脉,激活生育系统,怀孕生子。厉害不厉害?这种无形的力量,你在世界博览会上,是看不到的,是听不到的,是摸不到的,只有在我的帖子里,能简单地领略一下,只有到婺源的真实环境中去,才能完全体会得到。

婺源的荷包红鲤的繁殖基地在中云镇。中云,就是空中云霄的意思。不过,从文字上来分析,云字头的,只有两个字,一是育,一是弃。胎儿生下来是活的,就养育,是死的,就丢弃。因此,中云,似乎又有得意生育的意思。

中云镇这里有商周文化遗址,说明这里三千年前就已经有人居住了。这里距离赋春镇的大塘坞鸳鸯湖,也很近,大约只有20公里左右,10分钟就到,嘿嘿。

婺源,一般俗分四乡,中云方向属于南乡,赋春方向属于西乡,江湾方向属于东乡,清华方向属于北乡。东乡的江湾、晓起,裔村、晓源,北乡的清华、沱川,浙源、澄川,都是具有灵性的植物王国。南乡的中云、高砂,龙山、豸下,西乡的赋春、许村,等都是具有灵性的动物王国。他们一概属于大自然。这是大城市里的馆舍式动物园、房棚式植物园,无法相比的。因此,我们又联想到,世界各大城市举办的场馆式的博览会,又怎能与大自然里的山川风物相比呢?

我建议,今后的世界博览会,分为两种:一种是通过人的智慧创造出来的技术产品和艺术作品,在全世界各大城市轮流举办;一种是物择天竞的自然生物物种,在全地球各自然区域或行政区域的大自然中,实地定点举办,可以利用上万个微型摄像头进行拍摄欣赏,或亲眼观看。不然,我这些参天古木,鸳鸯鲤鱼,无法搬进大城市去,就被埋没了,多可惜啊。希望“第一届世界灵性生物博览会”应该在婺源立即筹备举办。当然,万物皆有灵。但是,由于一方水土,养一方生物。因此,所谓的博览,实际上比的是看看究竟哪方水土最养生物?

2010年05月01日上午,万邦来朝,京沪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