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录:高频无线电波(VHF)可预测地震

2003年9月10日,日本一位奇人串田嘉男根据自己监测到的电波异常波动,做出了惊天动地的预言:东京10日内将发生大地震。许多日本地震专家对此不屑一顾。然而9月20日,这个拥有3000万人口的大都市果然遭遇了一次大地震。此后,北海道也发生了里氏8级强震。对地震的沉痛记忆从此使日本人再也不敢轻视串田嘉男的惊人预言了。

早在地震发生的两周以前,东京外国记者俱乐部的网络留言版上出现了一则帖子:一场毁灭性的大地震将在9月16日或17日袭击东京。发贴者是一个外国记者从已闻风逃到夏威夷的一位朋友处听来的传言。据东京电视台报道,在短短几天内,这个有30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就有超过60%的市民听到了关于地震的传言。然而,在日本这个地震不断的岛国,人们对地震已经习已为常。虽然“狼来了”的警告叫了无数回,但大多数人听到传言的第一反应只不过是多买一些瓶装水以备不时之需,然后照常上班生活。

摘录:高频无线电波(VHF)可预测地震

日本8级强烈大地震后的惨状

直到9月20日12:55,当人们被里氏5.5级的地震摇撼的时候,东京的市民才记起几天前的那个预言。

虽然里氏5.5级已经算是强震,但它还未造成太多的破坏。几天后,超级强震来了——距离东京几百公里的北海道发生里氏8级大地震,据称威力不亚于千颗原子弹同时引爆。不幸中的万幸是,震中在距北海道东南80公里海域,造成的人员伤亡有限。地震过后,人们纷纷追问:究竟前几天关于地震的传言是如何发出的,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能够预测地震?

最后,人们得知,是东京以西90公里处梨山区的一座天文观测台从事彗星研究工作的串田嘉男和他的妻子龄龟以及几个青年研究员,根据所监视到的高频(VHF)无线电波的异常波动,作出的惊天大预言。

原来,1993年8月的一个夜晚,正记录高频无线电波(VHF)变化、追踪太空陨石的串田发现:记录仪上出现了一连串“很特别的基线波动”。最初串田以为设备出了故障,根本没在意,他说:“我当时以为学术界早就知道VHF电波与地震的联系了,所以根本没多想。”但是巧合的是,几天后,北海道就发生了大地震。从此,串田和夫人都认为VHF可预测地震,就一直在对其进行密切监控,并向外发布预警。串田称:“每次看到数据显示有强震,我都会陷入矛盾,不知该如何应对。如果我不说,可能有成千上万人死亡,但如果我发布了预测而我又搞错了,大家就会失去对我的信任。”

1995年5月,串田嘉男举办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向媒体宣称萨哈林地区可能会发生地震,到场的几个记者全都一笑置之。可是,到5月27日,北海道以北不远的萨哈林群岛果真发生了里氏7.5级大地震,造成1989人丧生。

目前全球每年发生几千次地震,其中震级在里氏7级以上的强震一般有10来次。在过去一个世纪,世界各国均为地震研究投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研究对象更是无所不包:岩石、地面温度、地下水水位、太阳黑子、月亮、潮汐乃至狗与鲶鱼的异常行为,概而言之,几乎所有可以与地震预报挂钩的现象均纳入了地震研究范围,但专家们对地震仍然无计可施。1997年,地震学界的四位扛鼎学者——凯勒、杰克逊、卡岗与穆拉吉亚在《科学》杂志发表合署论文断言:地震无法预报。

但串田并不认同这一说法,他认为:在地震发生前地壳压力上升,地壳出现的小裂缝及岩浆活动令大气颗粒充电,导致电波变化,通过捕捉与分析VHF无线电波的不规则状况,就可预测地震的发生与强度。

尽管每天都要面对地震科学家的敌意以及媒体的嘲弄,串田并没有灰心,而是决定放手一搏:他放弃了对彗星的研究,转而一心扑向地震预报。为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夫妇两人于1995年筹措了1000万日元(约合75万元人民币)购置了新设备。串田说:“我想收集更多数据来证明我的预测办法可行。最先我只接受有钱人的捐助,但后来我意识到光向富人伸手不公平,开始争取每月5000日元(约合375元人民币)的小额捐赠。我们刚开始只有4名捐助人,现在已壮大到1000名。”

这两位因喜爱仰望星空而相识相恋的天文学家为了能准确预报地震,一直在潜心探究地面的微妙变化,这是既耗时间又耗金钱的事情。串田每天的工作长达16小时, 46岁就已是满头白发。但是,他十分自豪地表示自己在过去10年,已经准确预报了36次大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