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前两天,说好要讲讲六十年代国土防空作战的,不能失言,先挖个坑吧。能不能填上不知道。兄弟手边也没什么现成的资料,瞎侃,侃哪儿算哪儿。全凭回忆,时间姓名地点的都记不住了,河友们别细查,经不起查,权当说书的,凑合着听。

先发点感慨。

抗美援朝战争之后,美国陆军算是服了。其实上甘岭之后就服了,不打了,老老实实坐下来谈吧。李承晚不服,甩开老美自己打,结果一个开城战役,把韩军打了个稀里哗啦,“奇袭白虎团”就是那次。

兄弟一直以为,抗美援朝这一仗,最大的历史功绩就是让世界又明白了,以后轻易别把中国人惹急了,不好惹。

世界上的事儿就是这样,不能当黔之驴。

黔无驴,好事者船载以入。至者无所用。。。

老虎去了一看,哇塞,这么个大家伙,不好惹。过几天靠近看看,驴大叫一声,老虎赶紧跑了;老虎不甘心,过两天又上去看看,驴大叫,还踢它一脚;老虎明白了,就这两下子,于是扑上去把驴给吃了。。。。

甲午战争就是这样,鬼子心里七上八下,不知道这仗能不能打赢,结果一打:也就是一头叫驴。扑上去就给咬死了。日本人拿到了相当于多少年JDP的赔款,全国上下大乐:我靠,这买卖值!

于是乎,是个人都上中国来抢一把。八国联军几千人,就能打进北京!

连老鬼子都问方军:你们中国人那会子是咋了?

抗日战争咱胜了,人家不这么看:那是美英苏的功劳,靠你们中国人自己,姥姥!

也对。

如果没有抗美援朝,保不齐人家现在拿咱们还跟伊拉克、阿富汗似的,动不动大军开进来。

不过地面服了,天上还是不服。正好有个台湾,就拿国军打共军----间接比试。也有直接比试的,不过那都是偶然事件,而且往往是美国人输,输。

先说一个歼击机空战的故事。

1958年,大陆空军入闽(以前在福建没有航空兵部队),双方在空中大打一场,互有胜负。到六十年代初,美国人向国军空军提供了空战“杀手锏”,响尾蛇空空导弹。这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空战武器,苏联都没有,因此大陆空军也没有。这种响尾蛇导弹是热寻的制导,专门往发动机的尾喷管里钻,据说是躲都躲不开。台湾空军装备后,第一仗就首开纪录,用响尾蛇偷袭大陆海军航空兵在福建沿海巡逻返航的四机编队,击落一架。顿时,响尾蛇就成了不可战胜的神话。

1960年2月某日,台湾空军某大队8架F86F起飞,1号机、5号机各携带2枚响尾蛇导弹。大陆空军某大队8架歼5起飞迎战,大队长王子民(这个还记得)。

两边的编队相向飞近,在厦门附近上空相遇,越飞越近,谁也不敢转弯——谁转弯,谁的屁股就将暴露给对手。头顶头,越飞越近,最后,国军飞行员吃不住劲了,带队长机(据说还是他们飞行表演队的组长)按下导弹发射按钮——这不是胡扯吗?哪有热寻的导弹迎头发射的?发动机喷出的热气在屁股后头吗!管不了那么多了,眼看就要撞上共军飞机啦!

共军地面指挥的在雷达荧光屏上看见,立马大喊一声:敌机放导弹!

空中飞行员一听,哗地就散开了,都用事先学的战术动作规避导弹,有的向太阳方向急跃升,有的向大海俯冲。国军一看,也都哗的一声散开了。空中七零八落的都是飞机。

只有共军带队长机王子民(外号王大胆,怎么个大胆法,后边再说)沉着冷静,他以最大坡度、最小半径作了一个急转弯,绕过来一看,前面正好一架飞机,很象歼五,就靠上去想看看是谁。岂料正是国军带队长机(F86F外形跟歼五有点像)。国军带队长机一看,后面一架向自己靠拢,心里话:是谁,来掩护我的?回去可要好好夸奖夸奖。挨近了一看,不对!是共军!这小子加大油门就跑,王子民一看也加大油门紧追。

得,没导弹的追带导弹的。

国军带队长机看共军追上来,赶紧就把导弹架给投掉了(后来被共军捞出来,捡回去了),加大速度就跑。

F86F投掉外挂,两种飞机最大速度就差不多了,距离1000米怎么也追不上。王子民看看那小子快跑回家啦,心想:打!

王子民用活动环套住敌机,1000米距离上三炮齐发,咣当!命中一发!歼五飞机的机载火炮的炮弹是三联发的——一发穿甲弹、一发爆破弹、一发燃烧弹。命中的这发恰好是颗穿甲弹。这发穿甲弹从发动机尾喷管穿进去,打穿座舱,正好从国军飞行员握着驾驶杆的手上插过去,流了一滩血。国军带队长机挨了一炮,赶紧装死,向着大海就俯冲下去。王子民看见,大喊起来:打掉一架!打掉一架!

地面听见,机场上就欢腾起来。要知道,这可是世界空战史上,首次不带导弹的歼击机战胜带导弹的歼击机!政委就喊:都别高兴!咱们的飞机还没回来呢!

不一会儿,我机返航了。政委一架一架地数:1架、2架、3架。。。。8架!

机场又沸腾了。0:1!

后来才知道,是击伤不是击落。

不过同样是重大胜利,空军仍然按击落给王子民记一等功。

王子民却去找军械师:你干吗给我装穿甲弹?!

10年以后,王子民当了副师长,还在叨咕:TMD,要是一发爆破弹——!

自那以后,台湾空军歼击机就不怎么过来了。

美国人又给他们装备了夜间低空侦察机——P2V,改夜间侦察了。不过全大陆,他们想去哪儿去哪儿,共军那他们没辙。

所以下一篇要讲的就是夜间低空反侦察。

王子民怎么大胆?

文化大革命中,王是副师长。那会儿,台湾电台叫“敌台”,飞行人员是绝对不能听的。只有指挥所里的情报参谋能听。情报参谋桌子上放个电台接收机,频率钮到台湾电台,值班的情报参谋就带个耳机听,别人谁也不敢靠过去。只有王副师长敢,过去就把情报参谋推一边去,自己戴上耳机听得摇头晃脑的。参谋们都大眼瞪小眼地看着他,生怕政委闯进来。

终于有一回,师长来了。

师长一看,听敌台呢,就问:老王,听什么呢?

王子民把耳机摘下来,耳机里传出京剧唱段:师长,你也听一段?正宗的空城计!

福建沿海空战被王子民一战终结之后,国土防空转入下一个回合——夜间低空侦察与反侦察。

当然,夜间侦察反侦察从解放以来就一直持续着。但在台湾空军装备P2V之前,一直是一边倒,共军胜得多。

台湾空军装备P2V之后,形势完全改观。国军的侦察机想去哪儿去哪儿,随便逛。

为啥?因为P2V是当时绝对的高科技。这家伙全身都是当时世界上最先进的电子设备。比如地形跟踪雷达,比如电子干扰设备。比如。。。

哎,就这两项就够了。

P2V专门在暗夜来,低空钻山沟,遇到拦截就施放电子干扰。

那时候共军的夜间作战飞机只有歼五甲,装备截击雷达,最大搜索距离6公里,截获距离1公里。好容易跟上了,P2V往山沟里一钻,施放电子干扰,飞行员面前一片迷茫,跟瞎子一样,怎么打?没法打。

更糟糕的是,P2V是螺旋桨,巡航时速300公里。而歼五甲是喷气式,巡航时速450公里以上。速度差150公里,还没怎么着,呼啦一下就冲过去了。

于是P2V就大摇大摆地进来,从福建到江西,再到湖北、河南,高兴了到北京附近再转一圈,然后大摇大摆地回台湾,睡觉去啦。

这怎么行!于是共军这边就想办法。

终于想起一招,就是使用同类型飞机拦截。

共军的同类型机就是杜--2轻型轰炸机

杜--2,苏制轻型轰炸机,乘员4人:飞行员、领航员、通信员、射击员。是二战时苏军战场轰炸的主力机种。共军装备杜--2后,在抗美援朝轰炸大和岛和解放一江山岛作战中立过战功。前者,炸毁了美军在大和岛上的电子侦察设施(也有一个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后者,击沉蒋军军舰(舰名忘了)。

这次,共军给杜--2装上截击雷达,称为杜--2波。波--苏制机载截击雷达简称的发音。

轻型轰炸机成了夜间截击机。

那天,P2V又来了。01号杜--2波起飞拦截,很快就接近敌机。

P2V一看,赶紧拿出看家的本事,钻进山沟,施放电子干扰。01号紧追不舍,也钻入山沟。地面指挥引导人员在雷达显示屏上,根据两机的回波,指挥01号紧紧追在P2V后面。但机上截击雷达被干扰,看不见目标,飞行员无法瞄准,只能被动跟踪。

这时,前面遇上一个山头。暗夜中,装备地形跟踪雷达的P2V自动拉起,杜--2波是人工操纵,看到山影为时已晚,一头撞在山头上!机组人员全部牺牲!

01号遇难,02号起飞!

P2V完成任务返航回来,02号从斜刺里杀出来,以90度角进入,飞向P2V。地面通报:敌机正前方1公里!

01号全体牺牲,02号机长满腔怒火,什么雷达截获瞄准全都不管了,听见敌机就在前面,狠狠按下射击按钮,双炮齐射!火光映红了夜空,机长看见P2V就在眼前掠过,可惜炮弹没有打中。但是,与此同时,低空长时间开炮的后座力,使飞机失速,撞向地面!

02号机组全体牺牲!

一个晚上,损失2架飞机,牺牲8名机组人员!

这个仗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

那时候,几乎所有空军夜间航空兵的飞行、指挥人员都在动脑子,怎么才能破解P2V这道难题?

终于有一天,有位指挥引导人员看焰火时灵机一动,想出一个高招,后来空军给这个高招起了个代号——“神炮”。

什么叫“神炮”?

是这样:先引导一架轰五飞到P2V上空,跟着它飞,轰五带上几枚照明弹;然后引导歼五甲到P2V屁股后面。这时候,下令轰五投照明弹,正好把P2V照住,歼五甲上去飞行员用肉眼瞄准打!

怎么样,高招吧?

剩下的就是空中地面苦练协同作战。练了一段时间,很快配合默契。

过了不久,P2V又来了,被轰五用照明弹照住,歼五甲上去就是一顿猛打。记不清了,好像没打下来,但以后就再也不敢来了。

与此同时,有的部队又研究出“神枪”,比“神炮”更绝。就是在歼五甲上装上探照灯,地面指挥跟上P2V后,开灯照中,开炮就打。

不过“神枪”好像没用上,因为P2V再也不来了。

P2V不来了,U-2 来了。开始也是想上哪儿就上哪儿。U-2 最喜欢去的地方,就是中国西部的核工厂和核试验场。

老美肯定认为,这回我飞到你们都到不了的高空,你总没辙了吧?

接着说U-2。这家伙是当时全世界飞得最高的飞机,好像是21000多米?老美寻思,这回你们中共空军总没辙了吧?

那时候,歼六升限18000多,歼七升限好像是20000。记不清楚,反正爬不到U-2那个高度。

那位说了,飞机够不着,拿地对空导弹打Y的,不是有萨姆2吗?

没错,一开始是拿萨姆2打的。不过兄弟在这里说的,还是航空兵打U-2。

先说萨姆2。开始是拿萨姆2打,战果累累。这么大的中国,咱有几个萨姆2?保密--没几个:如果把当时的萨姆2都展开,其火力范围,大概是国土面积的几百万分之一?

那不是太容易就躲过去了?除非U-2是飞蛾,自己往导弹圈里钻?那倒没有,共军萨姆2都用火车拉着,叫做地空导弹打游击——设伏。

听说明天U-2要来,从哪儿哪儿到哪儿哪儿,头天晚上,火车拉着就奔那儿去了,半道上找个地儿埋伏好。第二天,U-2就跟鬼子似的,果真就从这儿过,三发连射!咣当!就给打下来啦!

军博前面。隔段时间就摆上一副U-2的残骸。

那位说了,共军够神的,他怎么知道U-2就从那儿过呢?您忘啦,兄弟说过:中共情报世界一流。这话真的不是瞎说的。

有朋友说:打住!您这儿泄密呢!

没有,没有。这事儿人家早明白啦。所以被打下几架之后,就采取了最绝的防范办法---头天先把U-2飞韩国釜山美军基地去,在那儿才给飞行员下达任务,发航图。一个中国人没有,你总没法了吧?

得,这下共军萨姆2押不上宝了。

航空兵歼七起飞,到20000米上不去了,只能在U-2下方跟着,眼睁睁地看着人家从釜山起飞,渤海进入,七拐八弯,这儿看看,哪儿照照,奔西而去。完成任务,再七拐八弯,回釜山基地去也。

所以那时候,老美对咱们核试验的进程闹得挺清楚,卫星照片(当时分辨率不高)加U-2照片都放在总统办公桌上,军方的建议是:不等中国人试验,就把他给“外科手术”了!

你家里最机密的行动,都被人家看的清清楚楚,那怎么行?

空军下了狠心,这仗打不了也得打!

当然,这又是当时的高科技,光靠刘亚楼发狠可不行。

这下,航空兵上下全体又开始想办法。

这天,一个地面指挥人员骑自行车,遇到一个大下坡,心里正想事儿呢,还狠蹬,结果那车越来越快,到坡底了,这伙计才醒过来,赶紧不蹬了,前面是个大上坡,自行车哗地就被“甩”上去了。这伙计当时就喊道:有了!

兄弟声明:纯属演义啊。

那位说,他想起什么“着”来了?

他想起“动升限”来了。

啥是“动升限”?

这么回事:越往高处,空气越稀薄。最大推力下,越往高飞升力越小。当飞机的升力等于重力时,再往上就上不去了,这叫升限。

不过,中共空军后来把这个高度叫“静升限”。如果象自行车那样“甩”上去,能不能比这个“静升限”飞得更高?

试试看!

歼七飞机爬到19000多,快20000米的高度,油门推倒底,打开加力,小角度俯冲,达到2倍音速,然后一拉杆跃升,飞机以动能换势能,一家伙“甩”到21000多米,突破静升限!成了!

这个“甩”上去的高度,被中国空军称为“动升限”。

这下可就够着U-2了,打Y的!且慢,没那么简单。

最大的问题,在于飞机到达“动升限”时,不但没有了机动能力,而且只能保持10秒8秒的。

也就是说,如果你甩上去,机头与目标上下左右就偏那么几公分(再多就跟别说了),炮口没对上目标,您想操纵飞机修正,可飞机根本就不听使唤,而且几秒钟之后,飞机就直往下沉,根本保持不住。有的飞行员想修正、想带杆保持高度,结果是飞机很快失速,进入螺旋——这是最危险的空中状况,飞机打着转向下掉,转一圈掉下去2000米,如果没有良好的处置能力,几圈改不出来,一头就钻地里去!最厉害的飞行员,也得转上2圈才能改出来。

也就是说,飞机“甩”上去,必须炮口正对着目标,光环套住,立即开火!

记住,飞机不是直线飞上去的,而是一个抛物线“甩”上去的。是曲线,而不是直线。这是一根什么样的曲线呢?微积分方程曲线。它的主要变量是空气密度。高度越高,空气密度越小,推力、速度(叫表速度)、升力都在随之发生变化,飞行曲线也随之变化。

还有,别忘了高空风,在这个高度上可以达到将近300公里/小时。由于敌我机速度不同,受风的影响也不同。

很难。

难不住中共空军。

先是进行大量的微积分计算,形成立体拉升曲线,然后就是苦练,叫“三位一体”:飞行员、指挥员、雷达员。同吃、同住、同训练。练到最后就跟NBA似的,一甩手,隔着半个场,咣当一声,不偏不倚,正好砸在栏里。

练好了就上场。

结果不用说,U-2又接二连三地掉下来。

刚开始老美搞不清楚,中共哪儿来的这么多地空导弹?等整明白是歼七打下来的,除了异常惊愕以外,就是再也不来了。

“动升限”作战击落敌机,中共空军航空兵独家记录,全世界独一份,一直保持到今天。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