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美国空军大学《战略研究季刊》春季刊发表美国空军作战学院副教授张晓明与美国空军大学国家太空研究中心主任肖恩•D•麦克朗的《中国空天力量对美国空军影 响》一文,称当前美国各界对中国空天力量所进行的评估虽然包含了一些对了解中国空天力量有益的情报,但在某些方面仍存在缺陷、误导与疏漏。事实上,目前并没有迹象显示中国有能力发动太空战或正在发展管理此类太空行动的组织和管理机构。

文章称,即使是美国国防部出台的报告,虽然提供了关于中国空天力量的有益信息,但在一些方面也存在缺陷和误导。在那些关注中国军事现代化会对台湾及美国 在该地区利益产生何种威胁的人看来,那些对2007年相关报告的批评是合理的。确实,这些报告未能提及或评估2007年1月中国反弹道导弹测试所造成的影响, 即可能会削弱美国在弹道导弹技术领域的优势。此外,这些报告也没有提到解放军迅速增长的精确导弹/弹药以及远程防空能力的快速增强对台湾所形成的威胁,而这种变化或许会严重影响美国在该地区的空中优势。鉴于这些疏漏及错误,人们不免开始怀疑这些评估报告的质量。

例如,美国2005年的评估报告称 FB-7和FBC-1是中国研发的两款不同战机,但实际上它们是同一款战机,即中国人所说的JH-7/7A 。此外,2007年,美 国报告称中国购买了Su-27 (J-11/11A)战斗机。多年来,该款战斗机一直都是解放军空军现代化的焦点。然而事实上,按照中俄授权生产协议,北京政府早已在 2006年底之前便停产了J-11、开始制造国产版多用途J-11B战斗机,并于2007年底列装解放军空军第一师。不幸的是,美国2008年的报告对中国的这一发展只字未提。

文章指出,除疏漏和错误外,美国的这些评估报告也没有提及解放军空军基本结构的变化:从只关注陆上有限目标的部队,逐渐发展成一支更灵活、更机敏的部队,能够执行近海攻击及防御任务。目前尚不清楚是美国方面认为解放空军的这种变化不在其评估范围之内,还是他们认为这种变化并不重要。此外,这些评估报告 漏掉的还有解放军空军飞行员的训练、操作熟练程度以及中国先进战机的维护,而所有这些对国防部的评估似乎都很重要。如果这些报告仅限于试图描述中国的地区政策,那么出现这种情况或许还可以理解;然而,由于报告的重点集中在解放军现代化过程那些据信会对美国利益形成潜在威胁的要素上,因此,美国方面更应该对其进行说明。

文章称,一直以来,美国空军官员都对研究中国空天力量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受此影响,越来越多的研究报告开始提及中国为让其空军实现现代化所进行的努力,包括部署第四代战斗机、机载空中预警与控制系统以及加油机等。不过,这些研究报告所关注的大都是解放军空军的弱点,如缺乏战斗经验以及至关重要的空中能力等,在对抗富有经验敌军的武装冲突中,这些弱点显然会对中国造成不利影响。此外,美国2006年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即使在相对而言的“近战”预案中,解放军空军在应对敌军的防空系统时,其空中资产的存活性、有效性和持续性仍会遭遇挑战,这是因为解放军空军的后勤能力有限,而且缺乏空中加油、指挥与控制及情报、监视及侦察设备

这样看来,美国空军官员针对解放军空军文化、战略及战术所进行独立研究,与那些针对解放军空军最近所采购先进武器所进行的研究存在显著差异。那些关注中国士兵将如何部署这些武器系统的报告与事实不符,而且对于中国人民解放军及其军事意图,美军内部也没有达成一致、全面且具体的理解。而这恰好突出了美国在军事理解方面所存在的缺口。

文章指出,除空中力量外,美国一些分析家也表达了对本国安全日益依赖天基系统、相关弱点逐渐增多的担忧。最近几年来,中国在太空领域所取得的成就,促使美国空军官员开始检查北京政府的军事太空学说、民用和军事太空组织以及军事太空能力。多数情况下,他们的研究总会承认说,任何分析中国太空项目的努力都受困于缺乏透明度。

此外,美国空军中将卡罗尔•威尔什在其倍受赞誉的“保护太空:中国反卫星武器计划启示”的研究报告中则呼吁称,在参考中国出版物的现有英文翻译版进行分析时一定要小心谨慎。与宣称中国人正在为打太空战做准备的众多研究不同,美国空军官员在空军战争学院所进行的研究报告显示,目前尚无迹象表明中国已经具备实施太空战学说、发展执行此类太空任务组织及管理机构的能力。

至于美国应该如何应对中国空天现代化的问题,美国空军官员的研究报告众说纷纭。这是因为他们所依照的原始文件本身就存在诸多差异。此外,可获得的中国资料源也很有限,而且美国的分析也存在不完整和推测的情况。不管怎样,解放军空军将在2020年成为空天领域有力竞争者的说法似乎是正确的。对此,有人建议称,美国应该采取少打击、多接触的方法,支持中国发展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地区军事大国;与此同时,美国还需时刻提防中国常规空中力量的发展超出本国国界。而且,还有人指出,美国必须寻求与中国接触的政策,并且维持一支能够保护美国本身及其全球范围内盟国利益的强大军队。

文章最后称,由于美国无力阻止中国发展自己的太空力量,因此华盛顿政府应该执行在民用太空项目内同中国接触的政策,并为在日渐恶化的太空环境中开展军事行动做好准备。不过,也有人认为与中国在民用太空领域的接触无法为美国的太空安全利益服务,他们建议实行更为强势的政策,通过防御及进攻的反太空措施来削弱中国的太空发展意图。

至于美国官员关于中国空天力量的评估报告,文章指出,它们所存在的真正问题似乎不是缺乏共同立场,也不是这些官员希望得出不同的结论,而是他们得出结论的方法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