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她有正当工作

在巴南区大江邮政储蓄所当前台工作人员。

她有不良记录

身份信息显示不但吸毒还有贩毒记录。

她是个清清白白的女子,却突然被告知成了吸毒贩毒人员,让她8年来背负了沉重心理负担。

明明是被冤枉的,为何一直更改不了?这一切令她和家人很不解。

在巴南区大江邮政储蓄所工作的28岁胡亚,一直有个心结:不敢出示身份证。“我的身份证上有不良记录。”这个原因,让胡亚顾虑重重。

胡亚说的“不良记录”,不是常人理解的诸如不按时还钱等信用污点那么简单,而是两个时常触痛她神经的“大帽子”——吸毒人员、违法犯罪人员。

胡亚现在的工种,是储蓄所前台工作人员。昨日,正在上班的胡亚脸色红润,思维正常,没有一点异样。身体检查和经历都证明:胡亚一直都是个健康、守法的公民。她还生了一个健康的小孩。

自己因“吸毒贩毒人员”受影响,是2009年7月3日,那个令胡亚记忆犹新的晚上。那段时间,胡亚正在应聘目前供职的大江邮政储蓄所岗位。所有符合条件的应聘人员,都被统一安排在渝中区大礼堂附近一家宾馆,接受培训。

“晚上9点过,宾馆所在地接到派出所打来的电话,问我是不是吸毒贩毒人员,要我去派出所一趟。”胡亚说,当时,一名室友听到这个消息,大惊失色:“什么,你吸毒?”

为证实自己清白,在半信半疑的室友和单位领队陪同下,胡亚前往派出所,经过多次尿检,反复核证,最终确定她根本没有吸毒。

单位最终相信了胡亚的清白,胡亚上了班。

后来,胡亚得知,这个插曲源于自己入住宾馆时提供的身份证,派出所根据身份证上显示的记录找到她。在她的身份信息上,清晰记录着她是个吸毒人员,还有违法犯罪记录。

通过户籍所在地巴南区界石派出所查询,胡亚了解到,8年前自己的身份信息被一个叫文某的人冒用。令胡亚和胡家人难受的是,他们就此事向当地警方反映过多次,但这些不良记录一直没有取消。

■记者 涂静 实习生 陶玲

蒙冤过程很简单

胡亚的邻居文某因吸毒、贩毒被捕后,冒用了胡亚的名,警方据此将错误信息记载在公安部的网站上。

昭雪程序很复杂

由派出所提交材料给辖区公安分局,分局上报市公安局,最后由市局上报公安部,得到批准后才能更改。

为了摘掉吸毒贩毒的“帽子”,8年来胡亚和家人一趟趟地跑当地派出所,却屡屡落空。“讨一个清白”成了胡亚和她59岁父亲的终极梦想。

邻居冒用身份惹事端

派出所称改不了

冒用胡亚身份信息的文某,是和胡亚从小一起长大的邻居。

我国的合法居民,身份、户籍信息均在公安网站上有记载。登录相关网站,输入公民姓名和身份证等信息,即可查询。

电脑上显示的胡亚身份信息,“吸毒人员”、“违法犯罪人员”两栏,都被打上“√”。继续点击该页面“违法犯罪人员”字样,跳出来的另一个页面详细显示:2002年2月,她因为贩卖毒品被捕。

两个页面左上角均有当事人的登记照。两张照片上的人头像,一个是胡亚,一个是文某。

“你看,这是文某,根本不是我们家二妹,两张照片根本不是同一个人!”昨日,在巴南区界石派出所,再次看到这些信息时,胡亚的父亲胡国伦忍不住情绪激动起来。

文家和胡家同院,都住在巴南区界石镇公平金鹅14社。文某的信息是怎么记录到胡亚头上,又是谁记录的?

负责查询信息的界石派出所工作人员称,按照相关程序,应该是文某被捕后,提供了胡亚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警方查询发现身份信息真实有效,就将这一信息登记上网。该工作人员表示,不清楚是谁完成的最初登记,而且“现在这个记录已经到了上面分局,我们派出所改不了”,因而,建议胡父到分局再作努力。

身贴犯罪标签8年

无辜女子喊冤

这个“吸毒人员”和“违法犯罪人员”的标签,已贴在胡亚身上8年。

胡国伦说,他第一次知道女儿“吸毒”,是在2002年。一天,他突然收到一张邮寄到村里、盖有警方红章的通知。“那张纸条没有用信封装,谁都看得见,上面只有几行字,说胡亚是个吸毒人员,好像是被‘重庆公安二处’抓了。”胡国伦说,那张纸条后来弄丢了。

这个消息让胡国伦犹如五雷轰顶。当时,胡亚从成都职校毕业后,在成都一家商场打工。那时候胡国伦还没有手机,他赶紧找到公用电话,给女儿通报情况,随后前往界石派出所,询问缘由。对方告知,要当事人亲自回来证明。

最终,胡亚由于工作繁忙,未能及时返回,只是快递回来一份由工作单位出具的工作证明,证明自己清白。

这个证明被送到派出所。胡家人乐观地认为,这个问题应该能够很快澄清:一来文某的身份信息已经明确,二来文某吸贩毒,且已经被捕,而胡亚还好好地在上班,一切明了。因而,他们没有再去查询胡亚的身份信息。

一直到去年7月,胡亚回到重庆找工作,在大礼堂附近宾馆培训时发生“宾馆风波”,这个问题才再次暴露。此后,胡亚对需要出示身份证的场合非常敏感,更害怕诸如乘飞机、住宾馆。

胡国伦说,从那以后,在外打工的他几乎每月回家,都会到辖区派出所查询女儿的身份信息,看这个错误有没有被纠正。然而,屡屡失望。

随着时间推移,胡亚开始越来越急:她担心今后贷款、买车、旅游等一系列需用到身份证的时候,这两顶大帽子势必会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她更担心,这个误会可能给自己的宝贝孩子带来不利影响。

村民一起作证

她的确遭冒名冤枉

胡亚被冒名的事,在胡亚户籍所在地巴南区界石镇公平金鹅14社,几乎家喻户晓。

“你说的是文某冒用胡亚名字的事吧,这事谁不知道啊!胡亚是冤枉的!”一提起胡亚的身份证有问题,被问及的村民几乎都是一口说出。

通过村民描述,文某冒名的脉络逐渐清晰:文某出生于1981年,比胡亚大几个月,她曾多次因吸毒、贩毒被警方抓获,还坐了牢。文某的父亲多年前去世,母亲改嫁远走他乡。文某被捕后,由于对胡家及胡亚知根知底,她冒用了胡亚的名,连累胡亚到现在。

时任金鹅14社社长的赵平,以及同社村民,还专门就此事前往界石派出所为胡亚证明清白。

“胡亚和文某,是我从小看到大的,两个姑娘年龄差不多,个头也差不多,但长得不像,她们的情况我很清楚。”昨日,赵平告诉记者,在他的记忆中,胡亚一直都是个听话、不惹事的乖乖女,不爱说话,非常本分。文某向来胆子较大,成年后,她开始吸毒,这在当地曾引起不小波动,因而文某在当地“小有名气”。

赵平说,早些年,他曾两次碰见派出所民警到金鹅,调查文某的情况。去年,他还和文、胡两家的邻居一起,到派出所为胡亚作证。具体时间赵平记不太清楚了,只记得“天气很冷,红苕都已经挖过了,大概在11月份。”

更改这一错误信息

需要通过公安部

界石派出所证实了赵平等人作证的消息。通过询问经办民警,派出所郑所长表示,有关证明材料已于去年11月提交给巴南区公安分局。

经办民警还向记者证实:去年7月胡亚在宾馆经历风波后,派出所就此事向巴南区公安分局提交过一次材料,如今正在“等待修改”。

胡亚身份信息被冒用近8年,为何错误仍得不到修改?“按说材料已经提交了近半年,现在还没有批下来是不正常的,但是到底是什么原因,我还不清楚。”昨日,界石派出所郑所长表示,因为他是一年多前才到任,对于此案的具体情况并不了解,加上目前经办民警正在四川省出差,无法及时知晓相关案情。

郑所长承诺:今天将与经办民警等相关人士一起,同胡家人面对面共同搞清楚一系列疑问,诸如文某究竟通过什么途径,顺利冒用了胡亚的身份信息?要更改错误身份信息还要多久?究竟问题出在哪里?等等。

那么,错误录入胡亚的身份信息,究竟能不能修改?如何修改?派出所的说法是“派出所没有权限改”。

昨日,郑所长简单介绍了更改流程。他说,胡亚目前的身份信息已进入公安部网站。若要修改,必须是层层审批:由派出所提交材料给辖区公安分局,再由分局上报市公安局,最后由市公安局上报公安部,得到批准后方能更改。

莫让良民受冤

成为一生梦魇

■杨光志

对于遵纪守法的人来说,最怕的是被挂上了公安部门的网上黑名单,如果真有不良记录,真的罪有应得,倒也罢了,但胡亚这个吸毒认定,却是被冤枉的,而且一冤便是8年,经多方努力也不能纠错,这岂不是生生将良民逼为狂人,将法律的公正蒙上阴影么?

我们不禁要问,我们的公安部门,在这件事上,是不是以人为本了?你怎么能仅凭一个犯罪嫌疑人的供述,便将一项罪名没有经过核实张冠李戴,将一个公民生生认定为罪犯?而且,就算当时因工作失误上了网,但在真相大白之后,怎么不及时还人以清白?结案的全部程序没走完,一个公民的声誉与生活还受着困扰,就这么草率结案,责任心、公信力何在?而且声誉受损的公民为还自己清白所进行的正当维权,竟然还如此受折腾,这样的权力霸道,起码应当课以问责,才可能安慰一个良民多年的冤屈隐痛。

■记者 涂静 实习生 陶玲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