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313“横空出世”中国军工纠缠的三条道路

官方八股宣称AC313“横空出世” ,网上议论纷纷态度不一。有兴奋的,说有了AC313中国就可以组建空中骑兵师;有嘲讽的,说AC313不过是一个炒冷饭的直-8改进型号,好不热闹。其实AC313的“横空出世”,最有意思的地方,是揭露了中国军工行业发展的三条道路的纠缠斗争史。

仔细算来,在中国军事工业中的所有大型武器设备的研制,都可以划分成三条道路,第一条道路是仿制加改进,第二条道路则是自行研制,第三条道路则是八十年代后才有的,即合作开发。

先说历史相对久远的前两条道路,即仿制改进和自行研制,进行对比分析可以发现:走第一条道路的基本上收获不错:空军仿制米格-21成了歼-7并改进至歼-8,仿制苏-27成了歼-11,其间歼10也得到了不少助力,同样海军在购买了现代和基洛之后,仿制出了052B和元级,陆军的三代坦克底盘、二代步战炮塔、300毫米远程火箭炮,也都是对着T-72、BMP-3、龙卷风的仿制出来的,现在在军队中一个个的都是大拿;走第二条道路的,不但数量较少,而且基本上都没能修成正果,要么坚持不到成功制造出产品,例如运-10,要么造出来了也后继无力,例如水轰-5

原因何在呢,据本人不完全统计,至少有4个重要原因:

1、技术原因。我国军工技术水平确实相对不足,以舰空导弹为例,我国不是不想自己造,但花九牛二虎之力造出来的HQ-61,不但长期跳票,刚装备部队就属于性能落后一族,直到我国军工行业开始引进仿制,厚积薄发之后拿出了海红旗-7近程防空导弹、海红旗-16中程防空导弹、海红旗-9远程防空导弹,构建了衔接完整的防空火网,技术底子薄,这是我国军工业客观存在的事实。

2、组织结构原因。仿制改进之路,初期投入较低,而且目标明确,所以拍板的领导风险比较小,成绩出得比较快,所以拍板的领导在任内就能获得成绩,而且可以持续跟踪仿制改进,就可以持续不断的出成绩,所以以后接手的领导也可以不断的获得红利,自然容易一帆风顺;而自行研制之路,不但初始投入大,研制周期还很长,所以很少有领导愿意拍板上马自主研发的项目,漫长的过程中如果遇到任何原因起了波折,后续接手的领导如果去保项目则要承担风险,而不闻不问顺水推舟却没有责任,所以自行研制的项目抗打击能力特别差,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导致其流产,例如运-10,谁都知道这对于国家有多宝贵,还不是众目睽睽的眼睁睁看着运-10被扼死,而且项目就算造出来了,后续接手的领导也不会将其视若己出,他们手里的资源只会投给新项目,这样才有属于自己的政绩,以前的成果就任由其自生自灭好了,例如水轰-5

3、政策原因。中国的国策是“忍耐”,所以武器在中国基本上没有实战机会,而武器偏偏是必须要经过实战才知道该如何改进发展的,仿制的武器在国外有原型,国内不实战也可以照搬国外的实战经验来改进发展,例如歼-7,其原型米格-21在全球的战例多不胜数,歼-7本身在巴铁也多次披挂上阵,改进方向是不愁的;而自主研制的武器既不能照搬国外经验,国内又没有使用的机会,很容易被活生生闷死,例如水轰-5,其性能最适合给南沙岛礁上的官兵使用,可咱们的政策是“忍耐”,所以不但南沙30多个岛礁我们只剩6个,水轰-5也因得不到订货,其生产厂家荆门宏图飞机制造厂也被迫破产改组,现在只能靠生产汽车运油罐度日,国内幸存的几架水轰-5都蜷缩在青岛养老以待天年。

4、信心。仿制之路条条通罗马,自研之路次次到悬崖。长此以往的结果,自然是一说到上仿制项目,就人人摩拳擦掌,一说到上自行研制项目,则个个抖似筛糠。于是仿制项目越来越多,仿制水平越来越高,例如歼-7E甚至号称米格-21在全球最好的改进型号,而自行研制的项目则越来越难觅踪迹,就连我写这篇文想多找几个例子也难,来来回回就是运-10和水轰-5这两个项目。

至于第三条道路即合作研发,则与前两条道路完全不同,它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它从来没有失败过,表面上看还真是赚了不少钱,以大飞机为例,上海飞机厂给麦道造的舱门、机屁股之类的不知道有多少,领导和员工的收入也不错;但它也从来没有成功过,为了造麦道上海飞机厂把自己的整机制造能力忘了个精光,等到麦道一倒台,全厂上下没着没落相当凄惶。

中国直升机行业,同样是第三条道路的典型代表,在九十年代之后,就大踏步的迈上了合作研制之路,哈尔滨和景德镇分别为外国大公司大量制造非核心零部件,钱是都赚了不少,但核心技术基本没掌握,自主产品的更新换代基本全耽误,国内市场基本都被外国公司抢占瓜分,国家有战略需要时囊中羞涩拿不出东西,与同时期的战斗机、舰艇、装甲车辆等行业相比较,直升机工业是进展最少的。这不是偶然现象,在民用工业中走类似路线的汽车工业上,同样有大量国字号大厂,满足于给外国公司打下手,赚几个小钱潇洒一时,却把自己一身内功荒废的干干净净。

九十年代之后到现在的这将近二十年,是中国直升机工业史上最旖旎多姿的时代,哈尔滨给法国欧直造EC120的机壳,还说要和对方联合制造EC175即直-15,景德镇也给美国西科斯基造了不少S-92的尾梁,也说要和意大利阿古斯塔联合制造A109E国内叫CA109,可谓花枝招展轮番出场,可惜楼梯白白响了将近二十年,最终却什么也没下来,活像是一场泳装类时装发布会,众多的美妙服装轮番登场,可仔细一件件看过去,不但没有哪件能御寒,甚至连一件能遮羞的挑不出来。与此同时,直升机行业的仿制改进之路却基本停顿了下来,直-9的国产化率曾经在70-80%停留了相当长的时间而没有进展,而直-8则持续十多年低速生产,只能维持个半死不活的状态,似乎随时都会步水轰-5的后尘。

所以说,第三条道路即合作研发的历史功绩,就在于在中国军工最困难的那个时代,让相关行业完整的活了下来,而它的问题,就在于相关行业除了还活着,就没剩下什么了。不过话说回来,与战斗机、舰艇、装甲车辆等行业比较,国家对直升机行业的投入的确是偏少的,而且哈尔滨和景德镇也还是有一些成绩,前者至少让直-9系列大规模进入了陆军和海军服役(尽管都有点小马拉大车),后者则在直升机上高原这个中国特有的需求上积累了一定的经验。

现在AC313的出现,说明国家开始迫切需要直升机,又意识到了直升机工业的荒唐和荒废,开始在该行业的发展道路上有意识的加以调控,对完全放任自流式的合作道路应该会有所反省,应该会有所改变,对于轻车熟路的的仿制道路,则明显加大了倚重,AC313就是直8改进型号,直8则是法国“超黄蜂"的仿制型号,所以AC313就是以法国“超黄蜂"为起点的仿制改进之路延伸出来的一个站点。AC313的出现,表明蹉跎徘徊了二十年的直-8仿制之路、甚至直升机工业的仿制之路将会继续延伸,说明我国重新操起了仿制改进这把最顺手的老枪,上纲上线的说,甚至有点拨乱反正的意思,有希望啊。

不过说到仿制原型的具体型号,其实在直-8之外,米-17也是有竞争力的,米-17简单便宜而实用,俄制武器历来都是仿制原型的首选,直-8的优势则在于已经有一定的仿制基础,不需要从零开始,而且还可以让海军和陆军通用。作为直-8的生产厂,景德镇选择直-8是必然的,那会不会再有哪家选择米-17进行仿制改进,来个国内竞争呢?期待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