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出自:网易新闻

反腐败非政府组织“透明国际”日前公布的2009年度调查结果显示,2008年居于第147的俄罗斯,2009年上升为第146。虽然有所进步,但仍然被列入严重腐败的国家。人们知道,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在2008年12月25日正式签署了《反腐败法》。《反腐败法》规定:公务员及其配偶、子女提交收入和财产信息的义务等。也就是说,俄罗斯在实行“官员财产申报”的一年里,腐败还是照旧。

俄罗斯实行“财产申报”后,为什么照样腐败?!不能不引人深思。

日前,《环球时报》刊登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研究所研究员闻一《俄罗斯官员财产申报究竟难在何处》的文章称,在俄罗斯“私有化”进程中,鉴于财阀的迅速崛起和金融寡头势力实际上与政府权力的合二而一,以及贪污腐败行为的日趋增多和破坏力日趋危险,俄罗斯于1997年5月15日颁布总统令,实施国家公职人员收入和财产申报制度。这是当年普京总统打击财阀、重振政府在人民心中的信任和权威的重大措施之一(此处应为错误,因当时普京还是俄总统办公厅副主任兼监察局局长)。但这一法令实施的结果却远不能令人满意,俄罗斯的贪污腐败现象有增无减。由于收入和财产标准不明确,对申报结果的检查和监督也就没有了标准。申报虽申报,但却无法根据申报来对官员是否贪污腐败进行监督。

该文说,在普京带头申报收入和财产的情况下,各级官员虽也不得不申报,但申报的却不是自己的实际收入和拥有财产的真实状况。几乎所有官员申报的都是自己工资表上的工资数,外加一处公寓房和一辆汽车。这样的申报使所有的官员几乎都处于同一的“廉洁”水平之上。至于官员的隐性收入、灰色收入、与黑社会,甚至犯罪组织的合作收入统统不在申报之列。该文指出,俄罗斯严打贪污而贪污依然故我地发展,原因大概有下述几点。一是,缺少一系列确保官员申报收入和财产真实性和准确性的措施。二是,由于贪污腐败都与官员的渎职现象紧密相连,而离开了对渎职的严究和查处,反贪污斗争是搞不下去的。三是,俄罗斯内部官员无奈地承认,他们在贪污和有组织犯罪面前无能为力,这表明俄罗斯的贪污腐败现象又是与有组织犯罪连理难分的。四是,俄罗斯内务部的一项材料表明,俄罗斯当今的贪污犯罪大概有三类:侵吞国家财产(占79.8%)、受贿(占15.5%)、商业贿赂(3.8%)。这就是说,当今的贪污腐败已经主要表现为侵吞国家财产。而对此,俄罗斯缺少法律、斗争的经验和有效的手段。五是,俄罗斯一直不甚注意动员群众的监督和斗争的力量,而在很大程度上将反贪污腐败斗争的希望寄托在执法、司法机构及其秘密工作上。六是,俄罗斯并没有放弃对官员实行“高薪养廉”的政策。而在经济不甚发达、官僚主义蔓延、缺少必要的国家和民众监督的情况下,高薪养廉政策对反贪斗争有百害而无一利。

该文对俄罗斯腐败依旧的原因,说到了点子上;但还是没有点及根本问题。

要明白这个问题,还得先回顾一下普京是怎么反腐败的。普京上台后,似乎强力反腐败,有一些口号很是脍炙人口;比如对金融寡头的宣战是,“一些人在短短五六年之内就赚到了数十亿美元,这是在任何一个西欧国家都不会发生的事情。想用几千万、甚至几亿元来消灾,以这些小钱来捞到更多的钱”;“赚钱可以,参政不行”;比如对公务员的要求是,“要么经商赚钱,要么靠工资生活”;“金钱必须与权力分家。这是对每位官员、每位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或者护法人员的要求。想要挣钱,那就下海经商;想要为国家服务,那就靠工资生活”;比如对腐败的痛恨,他声称要“像对待叛国罪那样惩治腐败”;表白“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恢复俄罗斯的秩序,让人民合法地生活,同腐败分子做斗争”;等等。但是在这些脍炙人口的豪言壮语中,他的行动是如何的呢?

首先,他打击金融寡头的目的,仅仅是防止具有巨大实力的经济精英进入政治领域,直接掌握政治权力,对他构成威胁。人们将普京执政之初,就为金融寡头们定下了依法经营、不准参政的“游戏规则”,对霍多尔科夫斯基的判决则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标志。但对于身边的人,特别是自己的亲信幕僚,人们看到有多少人是因腐败而被纠出来的吗?没有。但事实证明,他的身边,就集中了腐败分子;全俄罗斯官员才因此得以上行下效,腐败日盛。媒体报道,据国际反贪组织“透明国际”公布的调查显示,自2001年以来,俄罗斯贪污受贿案增加了7倍,仅2005年,俄罗斯各级政府官员大约就接受了相当于400多亿美元的贿赂。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普京却搞起了官员的“高薪养廉”;2004年4月10日,普京签署命令,俄罗斯35万联邦一级官员中有10%的官员从2004年3月9日开始涨工资,部长一级的官员工资上涨了近4倍,副部长和司长一级工资上涨4至11倍,而低级别的官员工资上调幅度则在3倍以下。由此可见,“高薪养廉”,成为了普京笼络、收买高官的手段。但在官员们大幅度提薪的同时,腐败却愈演愈烈。在普京“雷厉风行”反腐败的时候,人们并没有见到官场有多少腐败分子倒台。因此,反腐败就成为了普京骗取民心的幌子。

其次,对公务员的要求更是停留在口头上。虽然他要求官员财产申报,但截止到普京总统卸任,俄罗斯申报制度实施的情况表明,俄罗斯的反贪斗争在许多方面只停留在了申报制度之上,并未深入到查究、打击、处理并从而进入新的一轮申报和监督之中去。官员们反而在攫取收入和财产的同时,就将各种非法收入合法化,为各种腐败财产正名,将黑色的敛财之途光明化;以妻子的名义存款,以子女的身份购置产业,以亲属的工作来领取高额回报,以国家官员堂而皇之的身份来开采“黑色金矿”。在普京担任总统的8年时间里,俄罗斯官场腐败远远超过叶利钦时代,形成贪污腐败在当今俄罗斯成为具有群体效应、上下级联动机制以及亲朋和行业关系制约的结构性问题。普京在卸任时,也不得不承认,说他执政8年最大的遗憾是没能解决反贪污腐败问题。如今在俄罗斯,边防、海关、警察、银行工作人员公然索贿索礼,到了一点羞耻感都没有的程度。

第三,普京声称要“像对待叛国罪那样惩治腐败”;然而,在行动上却并不是如此,还是愿意坚持“我的理想是做一名间谍”,并且是“从国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出发,我觉得间谍所做的贡献是十分巨大的”。为此,普京投资数百亿卢布在互联网上缔造一个庞大的信息系统,将俄罗斯所有部门、机构(包括克林姆林宫,总理府等 )、社会各行各业,分门别类单独组成相应子系统,每一个子系统每天24小时,一年365天,不间断接收来自全俄罗斯乃至全球任何人反映的关于俄罗斯子系统的信息。每一个子系统后面都有一个特别的“安全+司法”小组负责运营;耗费如此人力财力,就是为了“爱国”而已;但这种爱国举措却并不使用到惩治腐败上去,而是用于“人民的利益”,象前苏联建立的无孔不入的“克格勃”那样,将人民的一举一动都纳入他的监视和控制之下。

普京投资数百亿卢布在互联网上缔造一个庞大的信息系统,声称是为了“瓦解所有黑恶势力、不良利益集团,扫除政府毒瘤、民间恶行、行业陋规”等,惟独与“叛国罪”一样的官场腐败无缘。

叶利钦时代,民间新闻舆论还有比较广阔的空间,但普金掌权以后,重新控制了新闻媒体。2001 年颁布了《大众传媒法》,规定外资在俄传媒机构的持股比例不得超过50% ;2002年,普京签署命令,取消1991 年给予美国“自由欧洲”电台在俄罗斯境内活动的特权。至此,俄罗斯政府已经控制了俄3 家最大的电视台、70%的广播电视和80% 的报纸。因此,俄罗斯的大部分新闻媒体就成了普京及其官员的工具、喉舌,忠实地服务于普京等一干官员。

在普金声誉如日中天的时候,俄罗斯的反对党们却生活在一种专制的恐惧中,他们不停的受到暴力的敲打。普金知道自己不可能象叶利钦那样可以依赖民主缔造者地位,指挥坦克包围国会,疯狂的践踏民主;于是他就利用俄国人对彼得大帝斯大林时代曾创建俄罗斯帝国辉煌的旧梦怀想情节,以民族主义的旗号招募起十万小资愤青,以国家安全部门的黑金武装他们,对他们进行军事集训,灌输放纵他们的民族主义冲动,将一切反对现政府,反对普金的政治势力,打成外国奸细,叛国分子。在此基础上,他对各反对党施展合纵连横的手腕,给他们空谈的政治空间,允许他们做空洞的政治秀,再枪打出头鸟,动用黑白两道集中力量打击冲在最前面的反对党,从而稳固自己的地位,以造成反对党的不断分裂,反对党自顾不暇,也无力针对官场腐败做彻底的追打。

从上述普京“反腐败”的言行分析,其实他并没有真正地反腐败,而是利用反腐败为幌子,骗取民心,消灭异己,维护和巩固自己的绝对权威,以便行使不受监督的绝对权力。普京上台后的所有行为,不少人一直心存疑虑,担心普金的绝对权威使俄罗斯在苏联解体后向民主发展的道路偏离正常轨道。由于俄罗斯民主并不彻底,普金随时都有可能重新走上极权专制的道路;连叶利钦生前也批评普金,使“俄罗斯民主倒退”。如果设想一个推行专制独裁的人,能在反腐败上有所作为,简直就是缘木求鱼。

应该承认,腐败是人的劣根性之一;世界上几乎不存在绝对没有腐败的国家。但是,民主制度下的腐败现象,比专制制度下要轻微得多。因此,最大的腐败,就是专制制度。俄罗斯腐败依旧的原因,说到了根子上,在于制度转型中专制者的政治腐败;如果专制者力量强大,在一种拖着已被废弃的社会主义的躯体、又笼罩社会主义阴影的运用资本主义机制的混合资本主义——权贵资本主义制度下,只能是越反越腐败!但还是没有点及根本问题。

这,就是俄罗斯实行“财产申报”后,为什么照样腐败根本原因!

而这,也是为什么俄罗斯的腐败问题,在类似国家都同样出现甚至更盛的原因。

俄罗斯的梅德韦杰夫总统执政伊始,也表达出反腐败的最大愿望,并于2008年8月签署批准了《反贪法》。新的法令明确规定了官员所要申报的收入和财产不仅包括他自己的,还要包括他的妻子和未成年子女的,不仅要报工资,还要报隐性、灰色和其他一切收入。在新法令执行的情况下,俄罗斯的反贪斗争声势是比普京时期要大得多了,但是反贪的结果依然并不能令人满意。据俄罗斯内务部截至2009年10月的材料,俄罗斯官员的贪污犯罪现象仍在发展,官员的平均贪污数额一年中增加了2.5倍(从贪污人均9000卢布增加到了2.4万卢布)。这说明,普京式的反腐败,很是难以为继。

最近几个月来,俄罗斯人对普京越来越不满,抗议示威此起彼伏,示威者们高叫“俄罗斯不要普京”的口号。笔者在一篇文章中说,这并不仅仅是因为经济的因素,而且更包含了对民主政治的捍卫,对专制极权的屏弃。人们要民主的俄罗斯,不要专制的普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