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1944年4月17日,赫鲁晓夫50岁生日的那一天,他没有过生日,而是为他的战友——瓦图京大将送最后一程

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瓦图京的棺材旁,聚集着他的同志和战友,还有他白发苍苍的母亲维拉.伊弗莫夫娜。这位勇敢的俄罗斯女性在1944年2月和3月收到她两个儿子牺牲的通知。现在,是第三个………她是一位在三个月内连续失去了三个孩子的母亲。维拉.伊弗莫夫娜悄悄地哭泣,不断说着:“你死了,我儿子是为了他人的生命,他们不会忘记你,我的游子,我亲爱的猎鹰!”

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这一天,瓦图京被安葬于乌克兰基辅。苏联最高统帅部斯大林元帅发布命令,赞扬了瓦图京的战斗精神,赞誉他是“红军最优秀的将领之一”,并在首都莫斯科齐鸣礼炮致哀。

瓦图京的妻子曾希望能把瓦图京安葬在莫斯科,而不是基辅,赫鲁晓夫坚持认为“基辅的解放者就应该埋葬在基辅”。

1948年1月25日,在乌克兰基辅,高8.55米的瓦图京纪念碑正式树立。

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赫鲁晓夫为瓦图京大将送葬(组图)

赫鲁晓夫在回忆录中说,瓦图京本来可以注射青霉素而活下来,但使用这种药物必须得到斯大林的批准,而斯大林没有同意,他的理由是,青霉素不是苏联的(当时苏联不能生产),而是美国的。斯大林认为,美国为了削弱苏联的力量,可以污染青霉素,因此用这些药物治疗一位重要的军事将领,这种风险是不可接受的。

赫鲁晓夫感到内疚,也许青霉素也于事无补。

(瓦图京大将于1944年2月29日在乘车前往部队途中,遭到乌克兰民族Z義游击队伏击,身负重伤,40多天后于4月15日死于基辅)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