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国的海洋战略始终是一个热点话题,而中国的海洋战略无法回避与美国海军战略的“碰撞”。中美海军该如何合作?该如何处理好海上突发事件?3月11日-12日,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与美国海军战争学院联合举办了“中美海上战略对话”。

中美海上力量能避免冲突吗

余万里(北京大学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副教授):近代以来的中国更多地被认为是一个“陆权优先”的国家,海上力量和战略处于从属的地位。1840年以来,中国数次被外国从海上入侵。20世纪早期,马汉的海权论发表迅速引起了中国学者的高度关注,孙中山先生曾撰文强调中国发展自己海军的急迫性,拥有自己的海军以及海军的强大是国家繁荣昌盛与强大的基石。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中国的国家利益逐渐超出本国边界,中国人的海洋梦真正具备了现实的基础。目前中国的讨论主要集中于两种观点:一种认为,中国应该尽快加速中国海军的现代化,从而保护中国扩张的国家利益,另外一种则认为这样的扩张会加剧国际上的紧张局势,从而最终损害中国地缘战略的地位。而在这些争论中,中国学者都高度关注中美关系的影响,因此在未来的中国海上战略发展过程中,同美国开展积极的对话是十分重要的。

金莱尔(Lyle Goldstein,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中国海事研究所主任):我注意到,现在中国不少舆论都在开诚布公地讨论海军现代化,并表示中国海上力量的发展是一个必然的过程。大国海上关系的发展历史有助于明确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态势。19世纪美德之间的海上军备竞赛足以说明,单单凭借经济的相互依存并不能够有效地解决不断变化的“安全困境”,政治力量的介入是必需的。

王逸舟(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中国需要对海军战略思想进行进一步的深层研究。中国面临着一系列严峻的来自于海上的挑战,包括台湾问题南海争端,以及保护海上通道和抵御海盗侵袭。中国海军需要向西方的竞争对手学习,并借此提高应对这些挑战的能力。

罗伯特·儒伯(Robert Rubel,美国海军战争学院研究部主任):中美双方应该在其心态上避免“自我为中心”,同时中美双方都应该花更多的时间去进一步知晓对方的海洋发展重点以及传统。

如何解决东南亚地区海上对峙

约翰·加罗法诺(John Garofano,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学术部主任):奥巴马总统就任后,致力于美国力量介入东南亚地区,不仅是通过在这一区域的传统上的联盟,而且要进一步加强在地区合作组织中的美国力量的介入,比如东盟以及亚太经合组织。中美双方在这一区域不但有着共同的利益,也有着严重的分歧。2009年以来,包括“无暇号事件”等海上对峙事件,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中美双方在如何定义专属经济区方面存在着基本分歧。尽管全球化日渐加深,但是类似于19世纪模式的领土争端在这一区域依然亟待解决。

査道炯(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2003年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准则宣言(DOC)”对于争端的解决无疑是迈出了积极的一步,但目前看来,效果仍然不甚理想。DOC对于任何违反行为没有作出惩戒说明。外界有一种声音认为,DOC事实上是中国在努力扩大其在这一领域的海权。因此,当前要不断完善DOC并促进各方互信的建立。终极目标应是将各方在南中国海的关系引入正轨。

李建伟(南海研究院国际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联合国海洋公约法中对专属经济区所做出的法律说明,只是强调了模棱两可的合法性以及战略性的差异。因此,应尽快建立一种可以阻止这些事件在未来可能会恶化的机制。中美两国二轨磋商会的建立,有利于协助中美双方建立互信加深理解。借此,二轨磋商会可以成为中美双方官方层面建立信心的各种方式的基础,最终可以通过行为准则规范各项活动。

中美海军的未来会怎样

王栋(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讲师):中国近代海权发展历史表明,在中国传统上,海洋安全被理解为一个军事概念。但越来越多的学者在此问题上意识到非传统安全因素的重要性,比如能源、走私以及海盗。对于目前中国来说,要讨论的问题应是发展一个“综合海权战略”。

乔纳森·波拉克(Jonathan Pollack,美国海军战争学院教授):21世纪海军战略的发展趋势,将是“互信相依”。未来国际海上合作的主要动力是经济发展以及能源安全。这尤其适用于中国,中国目前90%的进出口都主要依赖海上运输,同时,依赖海上运输的石油和天然气的需求更进一步扩大。这就推动国家间在确保持续安全地使用主要航道上的合作。在亚丁湾上的国际合作是一个非常好的例证。

罗伯特·儒伯:目前对美国来说,最严重的危险来自于非传统安全,而并不是其他的某个国家。在全球化的影响下。全球经济关系以及各类组织日趋复杂。世界已经从双极的结构发展成为权力分散后的“无极”的结构。这些变化要求更为系统化的海军战略,也就是说,建立一个和平的相互依存的全球体系,更有利以促进和加强美国的利益。我们必须要有一个面向21世纪海权的合作战略。这个合作战略本质上是强调国际合作,因为没有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国家的海军可以单独确保全球的共同利益,或者保护它本国的体系。这也将重塑美国海军,使之成为一个努力维持现状的海军,致力于加强全球合作。

金莱尔:中美海上合作的迫切性,可以理解为G2(中美集团)观念中政策协调的一部分。中美海军的合作业已展开,现在仍有更多合作领域等待双方共同努力。比如,危机治理、减灾、反恐以及环境治理,等等。

杨毅(国防大学教授):中美关系将主导21世纪的国际关系。在中美关系发展的关键时期,由于海上关系事关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和一个“目前试图维持现状的大国”之间可能出现的紧张关系,海上关系是双边关系中重要的一环。中美双方在远海的合作仍然存在很大的空间。尽管双方的交流在过去十几年中不断加强,但是为了消融双方的误解和为了建立共同的行为准则,双方应该进一步增进交流。双方学者都在努力为双边关系的发展提供在学术对话中所达成的共识。海军学者有责任将中美海上战略对话中的观点和想法传递给各自的海军高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