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化的资本主义政府

从中国人比较熟悉的说起。欧洲中世纪的时候,最富裕的是一个很小的国家,名叫威尼斯共和国。这个小小的共和国,有一段时间属于独裁,后来改为议会,后来被吞并,共和国灭亡。虽然马可波罗曾经说,与当时的杭州相比,威尼斯简直就是一个村庄,但是,它确实是欧洲中世纪最富裕的城市国家。当时它的富裕甚至让人嫉妒或仇恨,莎士比亚就写了一个著名的剧作《威尼斯商人》,嘲讽他们的奸诈和不顾道德的商业作风。

历史学家指出,当时的威尼斯共和国其实就是一个大公司,政权存在的目的就是运作商业赚钱。一般来说,政权获得收入的渠道只是税收,或者加一些特许经营的内容,但是,威尼斯政府则是寻找一切机会,做生意赚钱。比方说,1202-1204年,欧洲教会组织第四次十字军东征时,威尼斯就赚了一笔。当时的十字军原打算远征埃及,但是十字军经费不够,承担海上运输工作的威尼斯不愿做赔本买卖,便提议进攻东罗马帝国的首都君士坦丁堡,这样,海上运费就够了。最后,威尼斯还参与了对拜占庭帝国的瓜分,狠狠发了一笔大财。

中世纪以后,从大航海时代开始,每一个崛起的欧洲国家,无一不是政府直接参与经商赚钱。葡萄牙、西班牙的皇室都与探险家、商人们分享利益,或者直接就是“官商”。哥伦布与西班牙王室的利润分配协议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在西班牙后面崛起的荷兰,也同样如此。荷兰的赚钱工具就是东印度公司、西印度公司,这两个都是政府所有的公司,名义上叫做公司,实际上拥有政府的一切权力,例如战争权。

荷兰的这种做法,体现了现代国家的一个含义:政府就是要赚钱。这种赚钱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税收,而是一切手段,甚至超出所有商业手段,利用战争也可以。因此,现代国家政府的赚钱能力远超过常规的商业公司。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现代国家在赚钱的旗帜下,将大家变成一个利益共同体,只要共同利益还在,国家就还在。就好比荷兰为了共同的利益,不惜与西班牙开战。只要共同利益没有了,国家也就分化了,后来的荷兰分出了比利时、卢森堡。

荷兰的做法被后来的欧洲国家广泛接受,例如,法国成立了皇家几内亚公司、塞内加尔公司、东印度公司等等,英国成立了东印度公司、皇家非洲公司等等。看看这些名称,就可以知道这些政府公司的实质。这些公司都拥有战争权、司法权。诺大的印度殖民地,就是英国的一家公司管理的!当然是政府公司,公司就是政府。美国开发西部的时候,那些铁路公司也同样拥有司法权,面对印第安人,这种司法权就等于战争权。美国至今在海外的很多要害公司,还有这种被掩盖的战争权,只不过现在不叫军队,叫保安,都是退伍的美国军人。面对这样公司化的政府,政府化的公司,老老实实做生意的商人,哪里会是他们的对手。

相比较而言,当年面对这些政府化的公司,清朝政府确实不在同一水平上。清朝政府按照传统的观念,政府只有税收的来源,加上一些特许经营,哪里有办“国营公司”赚钱发财的念头?后来也有了“国营公司”,例如开平煤矿,但是赚钱经验远远不足。在清朝政府下的中国商行,也都是规规矩矩的商人,谁还能想到商业机构居然可以拥有政府的战争权力、司法权力,可以随便杀人?这样的公司交手,谁输谁赢就很明显了。

政府公司化、商业化最大的发财手段就是战争。举一个典型例子。第一次世界大战时,英法没有把握战胜德奥,于是,美国答应借给他们钱。为一场战争贷款是风险很高的投资,万一英法战败,所有的投资岂不全都泡汤?但是,美国政府和银行就是有这样的豪赌气魄。美国为了发财,必然导致一个结果:它不希望战争很快结束,多打几年,它借出的钱越多,战后利润就越高。当然,前提是自己投资的一方不能失败。这种为了赚钱而不择手段的政府,造成的结果就是老百姓无辜地当炮灰,死伤无数。

那么,美国后来为何又参战了?俄国原先在协约国一方,与英法等国一起向德奥等国开战。一次大战还没有结束,1917年,列宁发动了十月革命苏维埃成立,俄国提前退出了大战,德奥同盟国的压力顿时减轻,英法眼看要支持不住了。对于美国来说,英法一旦败了,所有借给英法的战争贷款都泡汤了,所以,美国只有参战,不能让德奥同盟国获胜。我们应该记住的是,西方大国崛起的道路上,所有的战争都是投资,都是商业,至今仍然如此。而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中,战争只是保家卫国,这是中国在近代史上失败的重要原因。中国人至今也不愿学习这种战争投资的商业艺术,中国只想在和平中获得发展。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法国对美国很有意见,怪美国不早一点加入,害得法国损失惨重。法国也只有发发牢骚,说说而已,大家心知肚明。美国如果早一点加入进来,德奥同盟国很快就败了,美国发财就太少了。法国对美国这个一心想赚钱的政府也没办法,只好拼命压榨战败的德国,弥补损失,弄到德国民不聊生,这是后话了。通过这场战争,美国上上下下都赚足了钞票,这场战争是官商一体的经典案例。

所以,现代社会的资本主义政府,超出税收以外大肆赚钱的行为,至今都没有改变。按照理论说法,政府的职能制应该是制定政策,鼓励发展经济,水涨船高,政府的税收也就增加。但是事实上,没有一个资本主义国家的政府是这么做的。发达国家的政府,无一例外地都以公开或隐蔽的方式,直接参与、操纵商业活动。例如,英国的石油公司都有政府股份,德国的奔驰有政府股份,美国政府与大公司的关系更是理不清,政府官员与企业股东的身份随时变换。简单一句话:政企不分是西方社会的产物。分开的,只是那些政府看不上的小生意。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