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初春,东海某海域,一场实兵对抗演练拉开帷幕。

“下潜!”随着指挥员一声令下,一名操舵兵一推操纵杆,潜艇似巨鲨扎入滚滚碧波,悄无声息地向“敌人”布下的道道封锁线逼近。

“左舷×度,距离××链,发现‘敌’反潜直升机。”

“方位×××度,距离××链,速度××节,发现‘敌’舰艇编队。”

面对重重危机,这名操舵兵冷静、娴熟地操纵舵杆,让潜艇从海底冲过封锁线,抵达指定海域实施布雷,封锁了“敌”港口。

这名操舵兵是被东海舰队潜艇支队官兵称作“王牌驭手”的高级士官王顺喜。别看貌不惊人,可提起他的大名,从将军到士兵,无人不晓。

如今,王顺喜驾驭潜艇已26年。26年里,他先后驾驭过6种型号的潜艇,行驶航程12.8万多海里。26年里,他先后发现和排除重大故障14次,重大险情8次;26年里,他立过2次二等功,3次三等功,连续26次被评为优秀士兵。

潜艇出海,风险颇高,稍有失误就可能艇毁人亡。每一次随艇出海的人员名单,都必须经过支队常委亲自考核审定。可王顺喜却是特例,因为他手里有全支队唯一的免审金牌。艇长华明说:“执行任务,王顺喜能当指挥员的半根主心骨!”

那年10月,×××艇执行新型战雷实射任务。风大浪急,潜艇若摇摆不定,战雷打出去就可能偏离目标。

“有没有把握?”指挥舱里,艇长华明严肃地问。

“有!”只见王顺喜沉着操纵方向舵,巨大的“蓝鲸”乖乖地悬浮在水中纹丝不动。

“5、4、3、2、1,发射!”艇长一声令下,两枚新型鱼雷脱鞘而出,直接命中目标。

那年冬天,浩瀚的太平洋上,王顺喜和战友们远航已进入第19天。潜艇从大洋深处上浮至潜望深度准备充电。此时,海水像煮沸一样翻腾,恶劣的海况超出了潜艇安全航行指数。

“这是远航训练,为了不暴露目标,只能采用通气管航行充电。必须保证潜艇在惊涛骇浪中平稳航行!”

王顺喜深吸一口气,从容地走向自己的站位。1小时、2小时……他就像一尊雕像一动不动,两眼始终紧盯显示屏,双手紧紧地把着操纵杆。

充电完毕后,恢复了能量的“蓝鲸”,一头扎入茫茫大海。而此时,王顺喜已是浑身湿透,双腿麻木,动弹不得。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