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6年前秘密报告称中国南方2010前后将大旱10年?

1970年,美苏两国在古巴展开了[干旱之战]。当年,美国科学家发现,在某地实施人工增雨,会造成周围地区雨量的减少。美军利用这个发现,研制出了[干旱武器]——美军在古巴周边国家实施人工降雨,使这些国家发生洪灾;而临近的古巴却出现了反常的持续干旱。后来,苏联多次派遣专家到古巴进行人工降雨,才帮助古巴克服了干旱。

美国一份[秘密报告]引起中国科学家高度关注

[中国南部地区在2010年前后将发生持续整整10年的特大干旱。2010年以后,中国北方水患不断,南方一片干旱……]这些[预言]来自美国五角大楼向布什总统递交的一份[秘密]报告,报告警告说:今后20年全球气候变化对人类构成的威胁要超过恐怖主义。这份[秘密报告]引起 中国科学家高度关注。

2004年2月23日深夜,还在加班的中国气象局国家气候中心研究员罗勇,突然接到一位同事的电话,说2月22日的英国《观察家报》披露了美国的一份关于全球气候变化预测的[重要]报告。罗勇立即赶到单位,打开电脑,并很快在美国全球商业网络咨询公司(GBN)的网站上找到了这份题为《气候突变的情景及其对美国国家安全的意义》的报告。

该报告提到了6年后中国异常的气候特征,比如中国南方将持续10年大旱,而北方则将受暴雨袭击,报告在美、英、以色列等多个国家及环保组织中引起强烈反响。报告的作者之一施瓦兹解释道:[尽管报告中所提到的有关全球气候变化的景象似乎超乎人们想象,但却非常值得提前采取措施]。据悉,这份报告是美国国防部出资10万美元,委托GBN公司完成的。研究的出发点是设想全球气候变化可能导致的最坏的可能性,并提出应对之策。

罗勇告诉记者,针对这些预测中国科学家已经进行了3次研讨,最近的一次研讨刚刚结束。与会专家认为,虽然该报告中对全球气候变化预测的极端情景几乎不可能发生,但其中对中国部分的预测还是很有启发意义和预警价值的,它提醒中国科学家将气候变化研究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

---(据中国青年报)

G B N 预测报告内容:

2010年全球气候:

亚洲和北美洲的年平均温度下降达2.8摄氏度,北欧下降3.3摄氏度。整个澳洲、南美洲和非洲南部的关键地区年平均温度上升2.2摄氏度。

在欧洲和北美洲东部人口密集的农业产区和水资源供给地区,干旱将持续几十年。

冬季暴风雪和大风增强,西欧和太平洋北部将遭受更强烈的大风天气。

2010年中国气候:

季风降水可靠性的降低将对中国产生重大影响。

中国南部地区在2010年前后将发生持续整整10年的特大干旱。中国现在“南涝北旱”的降水分布型,到时候可能变成“北涝南旱”的降水分布

夏季风可以为中国带来降水,但也会引起负面效应,如洪水可使水土流失更加严重。由于水汽蒸发冷却作用的降低,会引起寒冬延长,夏季高温增加

美军研制气象武器的HAARP基地

“去年肆虐美国的‘卡特里娜’飓风是由俄罗斯秘密研制的气象武器引发的!”美国气象专家史蒂文斯不久前发表的这一言论使全球舆论一片哗然,更招致俄国科学家的强烈批评。近日,俄《真理报》刊登长篇文章,对史蒂文斯的观点进行了坚决的反击,并揭露了美国的气象武器秘密研制计划。随着两国在这一问题上争论的升级,人们的目光也被拉回到

了几十年前,美苏秘密进行气象武器竞赛的那段岁月。

美国引飓风袭击洪都拉斯

气象武器是指通过人工制造风云、雨雪、雷电等自然现象,对敌人实施打击的一种特殊武器。早在100多年前,一些科学家就开始研究这类武器,他们中的代表人物是美国著名科学家忒斯拉,他曾于19世纪末制造了一台超大功率的变压器,能产生10千瓦的人工闪电,传播距离可达50公里。此后,美国军方逐渐重视气象武器的研究。1940年底,美国政府开始实施代号为“凤凰”的控制天气计划,该计划是忒斯拉理论的深入发展,从人工制造雷电扩展到控制各种天气变化。

二战结束后,美国军方又制定了一项研究气象武器的“黑计划”。在艾森豪威尔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军方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明确提出了“气象控制比原子弹还重要”的观点。此后,美军先后进行过数十个秘密气象研究项目,其中包括制造地震的“阿耳戈斯”计划、制造闪电的“天火”计划和制造飓风的“烈风”计划。

上世纪60年代,美国在佛罗里达州建立了“麦金莱气候实验室”,专门开发气象武器。1966年,该实验室开发的武器开始用于越战,美军共出动飞机2.6万架次,在越南上空投放了474万枚降雨催化弹,向云层里倾泻了成吨的碘化银,实施大规模人工降雨,造成越南部分地区洪水泛滥,冲毁了大量桥梁、水坝、道路和村庄。最重要的是,洪水使越军补给线———“胡志明小道”变得泥泞不堪,严重影响了越军的作战行动。

据解密档案显示,上世纪70年代,美国除了在古巴制造干旱外,还在1974年用人工方法将飓风引向洪都拉斯,企图趁该国陷入混乱之际,扶持亲美政权上台。1974年9月,“法夫飓风”的气旋突然转向洪都拉斯。暴雨和时速超过177公里的飓风横扫大地,造成1.1万洪都拉斯人丧生,60万人无家可归。在一个名叫乔洛马的城镇里,由于堤坝决口,全镇6000人被淹死了一半。洪都拉斯的支柱产业———香蕉种植园几乎完全被摧毁。成千上万的灾民被困在树上、房顶上和堤坝上。公路、铁路和港口遭到了彻底的毁坏。这次飓风造成中美洲各国经济损失数千万美元,数万人伤亡,美国人则顺利达到了目的。后来,美国在大西洋上又成功地进行过3次人工引导飓风实验,其人造飓风技术日臻完善。

上世纪90年代,“高频有源极光研究计划”(HAARP)正式成为美国“国家导弹防御体系”(NMD)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1992年,美国在阿拉斯加建立了一个超大规模的无线电试验基地,即HAARP基地。在这个占地达13公顷的基地里,林立着180根天线,每根都有几十米高,构成一个巨大的金属方阵。这些天线其实是一个高频电磁波发射装置,发射功率达3.6兆瓦,可向大气电离层发射短波电磁波束,把大气粒子作为透镜或聚焦装备使用,从而改变地球上层大气的风向,改变大气的温度和密度,最终达到改变气候、控制气象的效果。

二战中苏联科学家曾让冬天提前来临

在苏联,最早从事气象武器研究的是西伯利亚科学中心

和苏联科学研究院。二战开始前,苏联科学家就进行了大量研究工作并取得了重要成果。

1941年6月,纳粹德国闪击苏联,为了阻挡德军的疯狂进攻,苏军首次使用了气象武器。这一年,苏联的秋天和冬天来得特别早,并且降雨量非常大,导致冬天的气温非常低,莫斯科周边地区的温度降到了零下40摄氏度左右,最低温度曾达到零下52摄氏度,这在以往是非常少见的。战后,有专家认为,当时苏联的科学家可能利用人工手段增加了降水量,加速了温度下降,并导致冬天提前到来,帮助苏军在莫斯科城下打败了不擅长在严寒中作战的德国侵略军。

冷战期间,苏联曾秘密研制过另一种气象武器,代号“水星”计划,到俄罗斯时代更名为“火山”。该计划具体内容为:利用核弹引发大规模地震和海啸。提出这一计划的苏联科学家认为,核爆炸可以制造海啸、引发火山爆发和改变大气物理结构,从而产生极大的杀伤力。

当时,苏联在与美国的核军备竞赛中处于劣势,正为此大伤脑筋的赫鲁晓夫立刻批准了这项可以改变两国核竞争态势的计划。苏联科学家立即投入到这项研究中。他们进行了多次试验,充分证实了核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能引起环境变化,可以用于毁灭敌方。在此后的20多年里,苏联投入巨资进行代号为“墨尔库里斯-18”的环境武器研究计划,并在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等地进行了30多次试验。

苏联解体后,由于投入不足,俄罗斯丧失了在这一领域的领先地位,但新的研究并未停止。直到90年代中后期,“火山”计划才因资金问题被搁置。

美苏在古巴上空展开气象武器决斗

在冷战期间,美苏曾使用气象武器展开过多次较量。早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美苏两个超级大国就在外太空展开过气象武器决斗。决斗源于美国1958年实施的“阿耳戈斯”计划。当时,一支由9艘军舰组成的美军舰队在绝密的状态下进行了X-17A导弹试射。这枚当量为1700吨的核弹在南大西洋上空161公里处引爆。随后,美国又试射了两枚该型核弹。根据实验结果,美国人发现,核弹在太空引爆之后,将对地球大气层产生重大影响。如果战时在敌国上空引爆核弹,将会破坏敌国上空的臭氧层,强烈的太阳紫外线照射将对敌国军民产生致命的杀伤力。3年后,苏联作出了有力回应,同样在太空引爆了两枚核弹。随后美苏两方共进行了9次太空导弹发射,其中一次是在1962年古巴危机期间,结果在太空中形成了一个好几年都没有消失的辐射带。

此后的30多年间,两国的气象大战越来越激烈。1970年,美苏两国在古巴展开了“干旱之战”。当时,美国科学家发现,在某地人工增雨将会造成周围地区雨量的减少,美军利用这个发现研制出了“干旱武器”。美国中央情报局利用这种武器在古巴的“上游”云层进行播撒碘化银作业,使古巴周边国家洪水泛滥,致使古巴出现反常的干旱天气。对此,苏联当然不会熟视无睹,它多次派遣专家去古巴实施人工降雨,帮助古巴克服干旱。

进入20世纪80年代后,长期的军备竞赛使苏联不堪重负。于是,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向美国总统里根传递了一个善意的信号,试图缓和两国关系,结束两国在气象武器领域的竞争。戈尔巴乔夫建议美苏共同开发等离子气象武器,但里根拒绝了戈氏的要求,继续独立研制气象武器,并很快在阿拉斯加建成了HAARP系统试验基地。

1991年,伴随着苏联的解体,美苏长达30多年的气象武器竞争画上了句号,但美国并没有停止气象武器的研究,反而不断追加研究经费,据美军方人士称,到2025年,美军将能在战场上任意控制气象。届时,这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将对人类的和平与安全带来巨大的威胁。▲

越战中,越南人民军的补给线“胡志明小道”因遭美军气象武器袭击而泥泞不堪。

能毁灭地球的“气象战教父”

http://www.sina.com.cn 2008年01月22日10:14 《环球人物》杂志

原文地址:http://news.sina.com.cn/w/2008-01-22/101414799675.shtml

 本刊特约记者 秦 川

如果不是2007年12月14日,西班牙《起义报》刊出长篇报道——《气象战:警惕美国的军事试验》,美国空军设在阿拉斯加半岛的“高频主动极光研究项目”(HAARP)及其负责人伯纳德·伊斯特兰,也许仍然不为人知。人们更不会知道,他正在全力推进的气象战,存在使地球被毁灭的危险。

气象战的疯狂

1994年,由美国空军和海军资助、伊斯特兰主持的HAARP试验基地,落户阿拉斯加半岛的加科纳,占地33英亩。一夜之间,在阿拉斯加半岛一望无际的荒原上,180根直插云霄的天线突然树起,每根都有十几米高。这就是伊斯特兰一手推进的HAARP项目。项目的基建工程于2002年前后完成,2003年起正式展开各种实验。

伊斯特兰和美国军方对HAARP项目讳莫如深。起先,伊斯特兰公开辩解说,该项目是利用大功率高频波,使地球电离层变热,进而改变某些区域电离层的结构,最终实现对臭氧层的修补。但后来,他又改称是为了改善无线电联络,探索新的核潜艇通信方式。

然而,在伊斯特兰向五角大楼提交的秘密报告中,HAARP的军事用途却是:除了可以为美军潜艇提供先进、便捷的通信系统外,还可侦察敌人的地下核试验情况、追踪超低空飞行的巡航导弹及敌方战机,甚至还可利用高频波摧毁敌人的通信系统……伊斯特兰特意强调:“它能改变特定区域的气象,使敌人面临极其恶劣的气象条件,甚至可以使敌人无法采取任何反击行动!”

2005年,伊斯特兰亲率HAARP项目的科学家,在五角大楼内为将军们进行了一次模拟演习。时间设定在2030年,地点为南美X国。该国拥有数百架各型号战机,其中包括数十架俄罗斯和中国研制的最先进战机。X国准备对美国的战略目标下手,美军决定实施先发制人的打击。随后,五角大楼一声令下,无人驾驶的空中飞行器在X国上空制造出漫天乌云。紧接着,该国军事基地上空下起了暴雨。与此同时,美军利用激光制造闪电,致使敌方战机根本无法起飞。就在X国军方望天兴叹之时,一架架美军轰炸机接连起飞……

演习结束后,伊斯特兰和7名军官,向五角大楼提交了一份题为《让气候成为一种力量倍加器——2025年掌握气候》的研究报告。伊斯特兰在报告中指出:“气象战技术将在今后30年里逐渐成熟。它将使美军拥有改变气候的能力……届时,美军将能通过实施人工降雨,使敌军阵地洪水肆虐;制造干旱,使敌人淡水匮乏;制造飓风,使敌国城市变成废墟;利用激光制造闪电,以击落空中的敌机或使其无法起飞;利用微波把热量传到大气中,干扰敌军的通信及雷达系统……”

看着这份报告,五角大楼的将军们给伊斯特兰起了个绰号:“气象战教父”。

痴迷“呼风唤雨”

生于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伊斯特兰,从小就表现出“与众不同的科学天赋”。1956年,他考入麻省理工学院,专攻物理学。7年后,这个来自“牛仔之乡”的小伙子,又在哥伦比亚大学拿到了物理学博士学位,并随即被哥伦比亚大学物理系聘为“Q机器项目”主管。尽管没有任何工作经验,4名助手也都是在校研究生,伊斯特兰还是让人惊叹地只用了3年时间,就捣鼓出一项碱土金属的提纯新技术。

消息不胫而走。不久,伊斯特兰被美国核能委员会“挖”走,出任可控热核研究项目主任,负责四个国家实验室的研究、协调工作。又过了一段时间,美国FUSION系统公司开出更高的价码,将他邀至麾下,命其出任公司首席技术官。上任不久,伊斯特兰便因发明紫外线灯而名闻全球……

慢慢地,五角大楼注意上了伊斯特兰,特别是他那个“不起眼”的发明专利——地球大气层新式测量法。由于内容过于艰深,这项技术发明后鲜有人问津,就连伊斯特兰自己也没太在意。可有一天,五角大楼突然给他打来电话:“我们听说你发明了测量地球大气层的新方法,来跟我们一起工作吧,这项专利的最大用途只能是气象战。”于是,伊斯特兰征得他的雇主——“大西洋里克菲尔德公司”的同意,到五角大楼做起了兼职科学家,开始参与一个极度机密的计划——气象战计划。

“上世纪80年代初,我在‘大西洋里克菲尔德公司’任首席顾问,整天琢磨的只是如何有效开发阿拉斯加的天然气。那时候,我对气象战一无所知,更不清楚我的专利与气象战有什么联系。”谈起与气象战结缘的经历,伊斯特兰说,“通过五角大楼军官们的讲解,我才意识到,气象在战争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伊斯特兰初进五角大楼之时,没有人敢向他透露美军的整个气象战计划,但他还是了解到,美军早就有了“呼风唤雨”的方案:上世纪60年代,美国在佛罗里达建立了“麦金莱气候实验室”,专门研发气象武器,并在越南战争中投入使用。1977年,美军又为气象战的专项研究投入了280万美元。次年,联合国通过了禁止一切涉及环境与气候试验的法案,美国政府被迫于1979年中止了所有相关试验。

但伊斯特兰知道,实际上,20年来,美国从未停止对气象战的研究。

1994年6月,伊斯特兰供职的“大西洋里克菲尔德公司”,将公司所有的专利技术及合同,转卖给了一家名为“E-系统”的神秘公司。

没有人清楚“E-系统”的真正背景,人们只知道,这家公司专门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国防情报局做生意,年合同额高达18亿美元。

“E-系统”立即对伊斯特兰委以重任,让他全面主持“高频主动极光研究项目”(HAARP)计划。这个打着“和平研究”旗号的计划,实际上却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危险、最疯狂的武器研发计划之一,而且得到了美国空军和海军的大力资助。

“末日武器”的挑衅

虽然五角大楼采取了种种措施,严防伊斯特兰的计划被泄漏出去,但最终还是被一位美国参议员的儿子挖到了真相。他在震惊之余,决定将其曝光。

军事观察家指出,如果HAARP用于军事,将对人类的安全构成极大的威胁,并将导致新一轮的全球军备竞赛。它将严重影响生态环境的平衡,对地球的物理状态、地质和生物造成无法弥补和难以修复的破坏,最终导致地球的毁灭。

对此,伊斯特兰一再辩解说,“HAARP没有任何军事意图”,反倒是俄罗斯一直在研制气象武器。比如,1987年11月,苏联启动“水星”计划,试图通过核爆炸引发地震。1992年,俄罗斯将“水星”计划更名为“火山”计划,重启对战略性地震武器系统的研究。

事实上,由于气象条件对战争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二战以来,西方军事强国一直在进行“人工影响气象”的研究。

据透露,英国在其西海岸部署了一系列电极设备,通过向大气层输入电能,产生一个密度可变的静电屏蔽层。通过调节屏蔽层的密度,就可控制半径5000公里范围内的气候变化。

德国在气象战方面的研究起步更早。二战期间,纳粹统治下的德国,曾在意大利实施“人工降雾”,以防盟国的袭击。战后,德国在“人工控制气象”研究上进展迅速。尽管这些研究成果名为“民用”,但实际上,只要有需要,德国军方可随时将其转为军用。

专家指出,截至目前,人类对影响、改变天气的技术的研究,还很有限。贸然启用气象武器,不仅打击不了敌人,反倒可能带来一场全球性灾难。比如,人造酸雨、人造臭氧洞等,对环境的破坏是人类远远无法控制的灾难性后果。

但令人担忧的是,尽管联合国在1977年就通过了禁止将人工影响天气的技术用于军事领域的法案,但一些国家的气象武器研究从未停止,各方在禁止气象武器的研究及使用方面的努力,仍毫无进展。   

延伸阅读

历史上的气象战

人类把气象作为武器进行研究和运用,始于第二次世界大战

二战期间,纳粹德国军方为了保护重要工业基地和军事设施,采纳气象专家的建议,在意大利伏尔特河岸地区播洒大量造雾剂,制造出漫天浓雾,使英法盟军的战机无法靠近这一地区。还是在这里,1943年,美军利用人工造雾的方法,制造了一条长5公里、高1.6公里的雾层。浓雾为美军的行动创造了良好的掩护,使美军得以顺利渡河作战。

1966年,美国“麦金莱气候实验室”开发的气象武器,开始用于越战。其行动代号为“波普艾计划”。美军共出动2.6万架次飞机,在越南上空投放了474万枚降雨催化弹,向云层里倾泻成吨的碘化银,实施大规模人工降雨,人为地延长雨季,造成越南部分地区洪水泛滥,使大量桥梁、水坝、道路及村庄被冲毁。最重要的是,洪水使北越军队的补给线——“胡志明小道”变得泥泞不堪,严重影响了北越军队的作战行动。据统计,美军人工降雨给越南造成的损失,远比整个越战期间飞机轰炸所造成的损失大。

1970年,美苏两国在古巴展开了“干旱之战”。当年,美国科学家发现,在某地实施人工增雨,会造成周围地区雨量的减少。美军利用这个发现,研制出了“干旱武器”——美军在古巴周边国家实施人工降雨,使这些国家发生洪灾;而临近的古巴却出现了反常的持续干旱。后来,苏联多次派遣专家到古巴进行人工降雨,才帮助古巴克服了干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