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新网3月24日电 (秦欣)商务部副部长钟山24日至26日率团访美,在这3天的时间里,中方旨在与美方探讨进一步扩大双边贸易,加强经贸领域的合作,推动中美经贸关系的健康稳定发展。有分析指出,预料中方此次将就贸易摩擦和人民币汇率问题等与美方交涉,可以视为中国启动的新一轮贸易外交,钟山此次访美或是中美就经贸问题新一轮谈话的开始。

根据商务部方面的消息,钟山此次访问将分别与美国商务部、贸易谈判代表办公室、国际贸易委员会、国务院、财政部等部门有关负责人进行会谈,并会见部分美国国会议员。

访问期间,钟山还将就中美贸易平衡、贸易摩擦以及与贸易相关的其他问题与美方进行沟通、磋商和交涉,增进相互理解,力争通过对话与合作解决彼此关注,化解经贸摩擦。

中方或以退为进 原则性问题不让步

钟山此次访美之所以引发各方关注,是由于近期频现的中美贸易摩擦及对人民币汇率问题的“逼宫”行为。

美国即将举行中期选举,美国国会部分议员前几日曾再次就人民币汇率问题进行炒作,试图迫使美国政府将中国界定为所谓的“汇率操纵国”,再次将矛头指向人民币。

由于人民币汇率——美国进出口贸易——美国创造职位,三者成为美国今年中期选举的连环套,白宫固然要创造职位,各州各地方都要靠这一招拉票,中国对美国长期有贸易顺差,加之其他因素,令中国对美国的贸易顺差成为众矢之的。

钟山此前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愿意与美国就货币问题进行讨论……中美之间没有什么问题不能谈。但通过施压要求我们做一些事,这不符合中国文化的相处之道。”

对于钟山的表态,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副研究员梅新育的判断是,中方此次访美肯定会顾全大局,但在原则性问题上中方不会让步,中方最有可能采取的策略是以退为进。

“中美之间的博弈无法打破,这是由美国和中国的经济发展情况决定的,中国经济发展正处于扩张期,这就决定了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将长期存在。”但梅新育表示,从一个长的历史时期来看,中国的贸易量会不断增加。

“我们可以为了以后进两步现在退一步,这对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是有好处的。”梅新育说,在这种情况下双方都需要妥协。

此外,商务部部长陈德铭也曾表示,如果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实施贸易制裁,中国不会“熟视无睹”,可以说间接表明中国将对美国采取回应措施。

温家宝总理向美政商界发出信号

近期内地多位财经高官则高声反对将人民币汇率问题“政治化”。国务院总理温家宝3月14日在中外记者见面会上也严厉抨击别国指责或强制人民币升值,并指人民币币值并未低估;此前温家宝在会见全国政协经济组委员时亦承诺:中国不会屈从于任何压力,并希望给予企业和民众一个人民币汇率稳定的预期。

3月22日,温总理在人民大会堂会见出席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0年会境外代表时,针对当前中国面对的一些发展问题表达看法,此外也明显有意识传达出信号:一方面间接呼吁美国不要在贸易和货币问题上采取对抗姿态,另一方面也暗示具体问题的分歧不会妨碍中美关系向前迈进。

面对美国政界要求把中国列为“货币操纵国”的呼声日益高涨,温家宝在未点名美国的情况下指出,此时需要的是“冷静和清醒”。他呼吁:“世界上所有负责任的国家,世界上所有有良知的企业,都不要打贸易战和货币战。因为那对我们应对困难于事无补,反而消耗我们的合力。我们现在需要的是相互尊重、平等协商,相互合作。”

此外,在中美关系方面,温家宝透露中国“高度重视”中美即将在5月进行的高层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他将之形容为“一次非常重要的对话,也是中美解决相互矛盾和问题的一次重要机会。”此外,他也提出中美关系“要向前看”,凸显中美合作的重要性。

温家宝总理以“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诗句,前瞻中美关系的发展后说:“我想走过那段路,我们回过头来看,我们之间的矛盾和分歧一个一个都迎刃而解。中美的政治、经济关系会更加密切。”

外界:美国应该自找原因 学会面对现实

对于人民币汇率问题,不少学者专家也发表了客观公正的言论,曾担任白宫经济顾问的财政与货币政策专家巴里·波斯沃斯日前在出席布鲁金斯学会讨论会时指出,提高人民币汇率不会对美国贸易平衡产生较大的影响。他认为,中国出口商品价格更多决定于原材料、劳动力成本等,汇率并非商品价格的决定因素。要解决贸易平衡问题,两国应关注贸易流动本身,而非汇率。

波斯沃斯表示,在贸易关系上,美中之间并没有较多的竞争关系。美国主要出口高附加值的科技产品,其直接贸易竞争者是日本德国等,而非中国。因此,对美国而言,开拓中国市场才是促进贸易平衡的良方,而不应揪着人民币汇率问题不放。

美国财政部前副部长弗兰克·纽曼和经济学家丹·纽曼16日在美国《外交政策》期刊网站发表文章指出,对中国施压要求人民币升值的做法对美国出口行业并没有好处,反而会让美国消费者付出更大代价。

香港《明报》刊出的一篇评论文章指出,中国在不损两国关系的前提下,对美国的汇率取态并无强烈反弹,副商务部长更在近期出访美国,看来是中国沿用的以柔制刚策略。而奥巴马总统上任之时,中美关系乘着布什总统后期的畅顺进入新时期;金融海啸爆发,中国购入美国国债,在美国沉落待起之际帮了重要的一把。这是两国关系最好的时期,如今因美国国内中期选举再起波澜,中国至今态度尚算沉着稳定,使得美国难以把汇率战更推上一层楼。这是以中美关系为重的全局观,中国方面难能可贵,倒过来却显得美国朝野的言行急了一些,也毛躁了一些。

英国《星期日电 讯报》14日曾发表文章说,面对金融危机,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国家应该从自身找原因,而不应一味归咎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美国作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货币操纵国,没有理由对人民币汇率问题说三道四。

文章说,次贷危机是美国一手造成的,但美国政府却拒绝承认错误,反而将危机归咎于新兴国家的崛起以及由此导致的全球性经济失衡。在西方看来,是这些国家生产出世界上其他地区所需的产品,获取了巨额的贸易顺差,积累了大量的外汇储备,从而“迫使”西方世界不断贷款和大肆消费。这种分析不仅毫无逻辑,甚至还有些愚蠢。不过在西方国家政府和它们的“御用”经济学家当中,这却是一种通行的思维方式,在各种官方场合反复使用。

文章认为,在人民币汇率问题上,中国不会屈从于美国的压力。在如何对待中国的问题上,西方应该面对现实:美国越要求中国让人民币升值,中国越是不会这样做。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社会稳定,考虑到出口对经济增长和创造就业的重要性,中国也不会向西方屈服的。

香港《文汇报》的评论文章指出,美国迫使人民币升值其实是力度“一箭三雕”:一是配合美国以出口带动经济增长的结构调整,通过迫使人民币升值削弱中国产品竞争力;二是中国坐拥庞大美债,人民币升值将稀释债务;三是通过干预人民币汇率影响中国崛起。

文章说,面对这种情况,中国须坚持自身的汇率政策,保持人民币稳定,这对中国和全球经济都有正面意义。同时,中国亦要加快经济结构转型,通过扩大内需市场减少对出口的倚赖,切实提高居民收入水平,逐步化解人民币升值压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