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力拓集团中国区前首席代表胡士泰3月22日出现时,一脸消瘦,距离其于2009年7月5日被拘已过去半年,他与力拓另3位员工——王勇、葛民强、刘才魁出现在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下简称上海第一中院)第一法庭,被控“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侵犯商业秘密犯罪”。

胡士泰等4名力拓员工,被控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索取或非法收受数家中国钢铁企业巨额贿赂。另外,他们被控采取利诱及其他不正当手段,多次获取中国钢铁企业的商业秘密,给有关钢铁企业造成了特别严重后果。

记者经可靠消息渠道获悉,22日庭审中,指控显示,胡士泰被涉嫌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646万余元、葛民强涉嫌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694万余元、刘才魁涉嫌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378万余元,而王勇涉嫌收受贿赂7500万余元,合计9218万元。

行贿方多为中小型民营钢铁企业、贸易公司,甚至不乏山东日照钢铁这样的知名民营钢铁企业,从而获得更为低廉的铁矿石。 “这实际上是说,此前力拓与中小钢企达成临时长协协议的消息一直属实。”我的钢铁网分析师俞连贵表示,“胡士泰们”向大钢企示好窃取商业秘密,同时从小钢企那索贿从而给予长协资质的怪圈一直存在,“特别是在2009年度,力拓也靠向中小钢企发出橄榄枝瓦解中国钢铁联盟。”

负责力拓在中国铁矿石销售的“最得力4名干将”受审背后,力拓身影难散。

澳大利亚驻华领事馆总领事Tom Connor22日8时25分登上上海第一中院台阶,随即引发在场记者闪光灯一片。但在淮海中路300号,身处奢华地段的力拓上海代表处却尽显平静。

力拓的态度暧昧。力拓矿业集团总裁、首席执行官艾博年22日飞赴中国参加论坛,其主动提到力拓案审,称“尊重中国法律程序对此作出的裁决”,他同时称将增加在华投资,以与中国保持更紧密关系。

三被告认可受贿事实

3月22日上午8点30分,力拓集团中国区前首席代表胡士泰等4人因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侵犯商业秘密罪出庭受审。

而早在7时左右,中外媒体记者已经将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门口包围,为获得一张第一法庭的旁听证而苦苦守候,但最终仅有少数媒体记者获得了入场券。

澳大利亚驻华领事馆总领事Tom Connor出现在安检通道时,引起一番骚动。此前已有消息称,澳大利亚驻上海的领事官员将被允许旁听有关受贿罪的审理过程,但有关侵犯商业机密罪的审理将不允许澳大利亚领事官员参加。庭审却十分机密。

记者从相关渠道获悉,当天的庭审主要围绕胡士泰等人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指控进行法庭调查。

4人被控的受贿金额从378万元至7500万元不等。行贿方多为中小型民营钢铁企业、贸易公司,亦不乏山东日照钢铁这样的知名民营钢铁企业。

庭审过程中透露铁矿石贸易诸多令人咋舌的行规。

常年处于卖方地位的力拓上海代表处销售团队因而活得如鱼得水。胡士泰、葛民强、刘才魁均对指控受贿金额基本认可,被控受贿金额达7500万元的王勇则对指控内容表示强烈的异议,向法官要求与日照钢铁原实际控制人杜双华进行当庭对质。

“好处费以箱计算”

2009年8月中旬,上海检察机关以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对胡士泰、刘才魁、葛民强、王勇作出批捕决定。今年2月10日,该4人被公诉至上海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检方指控称胡士泰等4人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索取或非法收受数家中国钢铁企业巨额贿赂;采取利诱及其他不正当手段,多次获取中国钢铁企业的商业秘密,给有关钢铁企业造成了特别严重后果。

记者了解到,此次庭审预计进行3天,前2天都将围绕4人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的指控进行,属于公开审理部分。而涉嫌侵犯商业秘密罪的指控将不公开审理。胡士泰、刘才魁、葛民强、王勇等人从中小钢铁企业、贸易商收取的好处费既有人民币也有美元、港币。

据检方获得的口供称,金融危机前葛明强等人是以“美元/吨”的计量方式向在他们手中直接购买铁矿石企业收取好处费的,而金融危机爆发后,好处费的标准转变为“人民币/吨”,好处费大多数以现金方式交付,几十万乃至几百万的百元大钞被放在密码箱、纸箱、环保袋中交到胡士泰等人手中。

根据检方指控,胡士泰涉嫌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646万余元;葛民强涉嫌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694万余元,实际获得200余万元;刘才魁涉嫌收受贿赂折合人民币378万余元;而王勇涉嫌收受贿赂7500万余元,其中大部分与日照钢铁有关。

胡士泰、葛民强以及刘才魁3人分别是澳大利亚力拓公司、力拓新加坡公司上海代表处的首席代表、销售团队经理以及销售经理,为上下级关系。王勇是力拓公司关联公司上海代表处的销售主管,与力拓公司上海代表处同地点办公。

王勇翻供 揭开与日照钢铁往事

“总体无聊乏味”,一位诉讼参与人对记者如此评价庭审第一天的过程,唯一的亮点就是王勇在庭上突然翻供,使出庭支持公诉的检察官以及辩护律师均有措手不及的感觉。

王勇被控收取日照钢铁原实际控制人杜双华900万美元好处费。据称,杜双华在作证时评价王勇的作用,有过类似“没有王勇的帮助,我公司不会有今天的规模”这样的意思表示。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在日照钢铁与力拓公司签订将近1500万吨铁矿石采购合同后,王勇终于开口向其索取报酬。杜双华念及王勇确实帮助日照钢铁谋取了巨额利益,同时希望继续保持这种良好的合作关系,便决定给王勇900万美元的好处费。以货款名义将钱打入了王勇香港个人公司的账户。

而王勇称,900万美元并不是收受的好处费,而是他向自己的弟弟借钱准备到香港投资股票。由于其弟的公司无法直接打外汇,才与杜双华进行口头协商,以日照钢铁名义打给他美元,相关款项的性质是借款。相关借款已经折合成人民币返回日照钢铁的账户。对杜双华作证称是“贿款”感到十分震惊,反复强调要求与杜双华当面对质。

据悉,王勇还涉嫌施压长期协议合作企业,以低价将铁矿石卖给其弟的公司,然后其弟再将铁矿石平价让给杜双华,并在安排船期上给予照顾,使日照钢铁收益数千万美元。

3月23日,庭审还将继续进行。

钢企怪圈根源:矿石在国内转为卖方市场

据透露,庭审过程中曾涉及阐明4人收取巨额好处费的原因。

力拓公司于2001年进入中国。2003年起,国内铁矿石市场转变为卖方占据主导优势,力拓公司几乎控制了国内铁矿石市场。如果能够成为力拓公司长期协议合作企业,中小钢铁企业将不用再从大型钢铁企业以几乎是长期协议价2倍的市场价获得二手乃至三手的铁矿石。

行业内流传胡士泰等人在向力拓公司总部推荐长期战略合作协议企业、安排船期等方面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因此,国内中小型钢铁企业纷纷想和力拓销售团队搞好关系。通过各种关系以期获得胡士泰等人的“指点”。部分钢铁贸易从业人员在中小钢铁企业和力拓销售团队中起了牵线搭桥的作用。

我的钢铁网钢铁分析师俞连贵22日晚间接受记者采访时谨慎认定了这一现状,“现在,我国钢铁企业对外铁矿石依存度已达到70%,中小钢企很难拿到低价的铁矿石,只要力拓等巨头向他们伸出橄榄枝,他们肯定愿意。”

但是,胡士泰、王勇等人据称在庭上驳斥了上述言论,称金融危机发生后,铁矿石现货价格低于长期协议价格,价格出现倒挂。长期协议铁矿推销不掉。长期协议企业序列是“谁报名谁入选”的,此时根本不需要行贿。

而针对他们的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指控多发生在2008年至2009年,与事实情况相差较大。但对收取大量“好处费”、“咨询费”,胡士泰、刘才魁、葛民强3人在庭上基本予以认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