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下面是巴西超级巨嘴鸟——AT-29B战机

“无人机监纵攻击母机”概念复活了涡桨战机

下面是AT-29B的武器配置

“无人机监纵攻击母机”概念复活了涡桨战机

AT-29B机舱航电

“无人机监纵攻击母机”概念复活了涡桨战机

AT-29B前驾驶航电

“无人机监纵攻击母机”概念复活了涡桨战机

AT-29B后驾驶航电

“无人机监纵攻击母机”概念复活了涡桨战机

从各国仅有的公开资料看,涡桨发动机低速性能优异,作为“战场飞机”概念,涡桨战机造价比武装直升机更为廉价。现代战机生产广泛使用复合型新材料。采用拉丝编织、瞬间注塑等生产工艺,为其后新型 “战场飞机”防雷达波反射、防远红外辐射提供了众多优异的廉价用材。锚喷与粘贴碳纤维工艺在涡桨战机框架搭建生产中,还能兼顾结构强度、机架延展与结构重 量间的平衡,而重量减轻后的机架本身又能为涡桨战机提供更大的设备添置余地和燃油附加空间。“超级巨嘴鸟”战机是前置式发动机布局,若能改为发动机后推进式涡桨布局,那“战场飞机”概念无疑将盘活一个发动机的经典时代。后置涡桨发动机机身,将有更多大选择余地来架设机载电子设备,同时此等发动机布局还有利于机身的飞翼位置调整。

近年来,各国竭力发展的对地攻击无人机普遍采用涡桨发动机,机体本身红外辐射小,采用了众多隐身材料的无人机身,在对战战场攻击直升机时,也能具备相对的优势。对地攻击无人机总体飞行性能接近“战场飞机”概念,去年美军提出装备“战场飞机”,相信这也并非是心血来潮。“战场飞机”概念下再衍生出 “无人机监纵母机”的概念,并以此重新设计现代陆航对地攻击作战体系,无人机与战场飞机的组合将颠覆传统陆航对地攻击模式。老式涡桨战机监纵无 人机进行对地巡侦、攻击的概念,能产生出多种陆航无人机对地作战战术。目前世界主要无人机攻击机技术拥有国,已经能做到由一架监纵仪同时控制多架无人机以编队方式对地集群攻击,此战力被附着于“战场飞机”,作为无人机战力的核心,涡桨战机也将成为一个真正的“陆战影 子杀手”。从“战场位移的同步”这点看,直升机与无人机的组合不可能成立,涡轴发动机的性能限制了直升机在涡桨无人攻击机领域的发展。

涡桨发动机与涡轴发动机,存在可比性。涡桨发动机的运用成本远低于涡轴发动机,其红外特征也比涡轴发动机小得多,而这是众多携带有红外制导头导 弹的无人机与之协同作战的先决条件。

伊拉克战争中,曾经有多架英军战机被美军红外制导武器击中而毁伤,其中也包括了陆战对地攻击直升机。美军采用“战地飞机”这个概念来隐藏其背后众多的新作战思想,同时也在映衬出其陆战体系中的众多不足。

目前的无人攻击机,多是高空无人机。高空无人机除了具有防一般地面轻武器攻击的能力外,另一方面,这又是受 限于无人机本身对于高低空位移能力。无人机攻击时,不需要做垂直面的位移调整,实时飞行中,摇杆技术只是对其进行平面方向调整。

无 人机对于强电磁武器的防范能力有限。无人机的智能化,在芯片技术上,有瓶颈。讲得具体点,智能无人机对地形地貌信息的接受分为两块,一块是对战场地貌信息 的瞬时平面截图接受,一块是将刷新接受后的实时截图合成为3D地貌呈像。此时要求机载芯片必须集成平面图片刷新处理芯片和图片立体合成物理芯片。智能无人 机对战地地貌3D信息的接受要求,是其后机载计算机做出适应低空飞行的先决条件。此过程必须要求机载芯片以极高速方式完成。在攻击时,这个呈像过程,更不 容出错。不过,就目前而言,此等无人机技术受限于机载芯片制程技术的制约,受限于现行芯片技术下的无人机供电功耗上限的制约,受限于3D呈像软体工作稳定 性(无出错时间)的制约。

若有人问,对地攻击无人机为何要具备低空飞行能力,那 这就是一个军迷的常识问题了。另外,战区战地数据链核心中枢,若要具备战区全局的弹道指引工作能力,那还得实现无人机与监纵设备的远距离数据链共享。讨论至此,这也是为何会产生出“无人机监纵攻击母机”概念的初衷。对于上述文字内容,亦可用作来了解部分现代巡航导弹的相关 技术情况。

“无人机监纵攻击母机”概念复活了涡桨战机

下面是一组巴西超级巨嘴鸟的性能参数

乘员:2人

长:11.33m

翼展 :11.14m

高:3.97m

翼面积:19.4m2

空重:3020kg

最大起飞重量 :5200kg

外挂点:5个

发动机:一台加拿大普惠公司PT6A - 68A民用涡桨发动机(该发动机采用众多空气动力学复合材料,加强了数控电子部分对于燃气涡桨发动机细节部件工作情况的监测能力。该发动机功率输出为 500hp~2000hp。)

最高航速:593km/h

飞行半径:1222km

实用升限 :10670m

爬升率 :24m/s

武器装备

2挺12.7mm M3P重机枪

一个20mm机炮吊舱

4个70mm火箭发射器吊舱

常规炸弹和激光制导炸弹

2枚AIM - 9响尾蛇空空导弹或MAA-1“食人鱼”空空导弹或Python 3/4 “巨蟒”空防空导弹

“超级巨嘴鸟”最醒目的不是它的机载武器,也不是它机身的气动布局,值得称道的是,巴西人始终都在完善其机载航电部分,注意, “巨嘴鸟”前后驾仓位置都是具备操纵机体飞行的能力,同时这还能拥有等效的对地攻击、对地面数据交换的权限。 头盔技术下的空空导弹对地攻击模式,已在一些国家普及。神经网络技术的相关开发,世界各主要军事大国也已有了共识。作为尝试,或者是神经网络技术与无人机技术的初级成果体现,“战场飞机”概念无疑是应当被进一步深挖的。

“脑体分离,火力集中”这是“战场数据链自建作战”的基础。59D也好,M1A2也好,或者是老式的海战舰艇,只要具备作战数据链统一的可能,那即便是再老的武器也不会过时。美军不断贬低中国老装备的潜 力挖掘工作,其实质就是在干扰中国军队建立自身的“网络化作战体系”。多重火力覆盖,多重侦测方式存在,多重数据链交换中枢核心的维持,这是未来陆军机械化部队极高效作战的前提,这一系列的条件一旦失去,那正面战场的作战也 将变得非常柔弱。

美国人有的,中国同样拥有。神经网络的建立,说到底最终是要与“脑电波控制技术”合一的,在这点,美国同样存在技术瓶颈。一部《阿凡达》之所以被英美军界热衷,说到底,那是因 为这两个国家一直在致力于相关的“人脑-机甲结合技术”研发。

由于涡桨发动机的优秀,加之涡桨战机机身生产过程中所采用的众多轻型新材料,“超级巨嘴鸟概念”也能承载更大燃油载荷与更具监纵力的无人机控制 设备,好处当然是战场飞机对于陆地正面战场的统治力。美国会选择提出“巴西巨嘴鸟方案”,说到底,这也是为了转移人们的视线,巨嘴鸟所采用的发动机是加拿大普慧公司的PT6A-68A民用发动机,而 普慧公司与美国军界的联系,自不必多说。一个庞大的陆战体系再建计划,要做到隐藏,这不容易,而有时一些特别的采购举动,却又是往往能说明其背后内容 的丰富性。

“巨嘴鸟概念”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同步飞行”概念说明书,前后座舱机载电子设备对于机体的同步控制或同步仪表盘显示,这都是多架无人机与之同步对地攻击的先决 条件,此时刚性的飞机与无人机间隔距离设定,当然就是一个固定套路设定值,这除了能避免无人机控制上的诸多同步难题。说道用巴西战机方案来填补“美国战场无人机”,其实这也是在掩盖“涡桨战机同步控制无人机对地攻击的实施原理”。

“无人机与战场飞机”双机分离式控制,这是需要更多软体运算处理部分无故障时间来保障的,这句话有点绕,但大体的概念理解上,可被认为是骑行双人自行车的人在同一辆 自行车上通过变速装置来进行不同步的骑行速度。无人机与战场飞机同步运行上的原理,其瓶颈就是电子技术会出现种种意想不到的故障,这在无人机与战场飞机的同步,无疑是躲不开的技术瓶颈。

无人机的数据链传递方式可能会是多种多样的,加密方式亦然。数据传递与视网膜技术结合后,变量数据加密技术会让激光扫瞄传输/甚高频电镜扫描传输方式更具神秘 感。“无人机监纵攻击技术”,可以是并列形式出现。当然也可以“以光电信号传递”形式出现,这就是说由两架以上无人机和战场飞机组成一串具有战场数据链传递效应的同步方式。

值得补充的是,多架无人机组成攻击阵列的间距保持,那完全可以通过机载本身的激光测距与激光探测来完成。多架无人机与一架无人机做到同矩阵监纵,这预案是可以论证实施的。

下面是一张无人机双机受油照片

“无人机监纵攻击母机”概念复活了涡桨战机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