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副教授詹姆斯·霍尔姆斯18日发表文章称,虽然北京是美国提供的海上安全的受益者,使其节省了打造一支强大海军力量所需的费用,但中国有可能会划定未来东亚海上力量平衡的界线,向美国传达中国有实力与政治意愿管理自家后院的讯息。

美国最近一笔的对台军售发北京政府的强烈不满。北京立刻宣布切断与美国的军事关系,并宣布对参与向台湾出售军事硬件的美国公司实施制裁。

北京政府对此次美国对台军售案的反应有些过激。数十年来,美国一直为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而且,此次对台军售还不包括中国最不喜欢台湾获得的F-16C/D战机。随着台湾空军资产日益老化,其掌握台海空中优势的能力逐渐下降,进而使台湾抵御入侵的能力也随之日渐下降。

文章称,破坏台北的防御战略符合中国大陆的利益,但目前的中国大陆似乎已无需为此担心了。因此,北京对此次美国对台军售的过度反应令诸多学者百思不得其解。对此,文章指出,新兴大国深奥莫测的举动有时候是为了从自身利益角度出发确定地缘政治游戏的规则。

美国就一个先例。在19世纪大部分时间里,英国与皇家海军都默默的奉行门罗主义。也就是说,虽然在南北战争之前美国没有海军可言,但英国出于自身原因希望欧洲列强远离西半球。在英国皇家海军海防舰队的护卫下,美国人一跃进入工业革命。

相似的,中国将海上利益委托给了自1945年日本垮台后便主宰亚洲海域的美国海军。事实上,北京是美国提供的海上安全的受益者。与初生的美国相同,其节省了打造一支强大海军力量所需的费用。

在南北战争之后,美国建立起了工业力量,其外交利益也随之扩大,但其仍然极度缺乏海上力量。在智利太平洋战争(1879-1883)期间,智利领导人对美国为智利、玻利维亚、秘鲁调停的举动嗤之以鼻。据美国史学家沃特·麦道戈尔称,智利领导人“告诫美国人管好自己的事情,或 小心他们的太平洋中队别葬身海底。”圣地亚哥拥有一支可以兑现其威胁的舰队。

对于西奥多·罗斯福这个海军爱好者而言,比拉美国家海上实力还逊的现状自然无法令他感到满意。1883年,在智利事件与国家对强大海上力 量的呼声的催动下,美国国会授权建造了美国历史上首批现代蒸汽军舰。

文章称,虽然中国的邻国极少敢像智利奚落美国那样奚落中国,但东亚仍存在类似的情况。在美国海军的支持下,日本海上自卫队半个世纪以来一直都稳居亚太地区海军力量首位。这一点激怒了北京政府。现在,固化近海主权要求已经成为了中国的当务之急。中国有可能会划定未来 东亚海上力量平衡的界线,向美国传达中国有实力与政治意愿管理自家后院的讯息。

如果政治意愿有助于增强国家实力,那么国家实力反过来也能助长国家野心。随着美国的日渐强大,它可能不再需要像英国这样的盟友来保护其海上环境。事实上,早在1895年,格罗弗·克利夫兰政府就不请自来插手英国和委内瑞拉之间的领土争端——当时,委内瑞拉与英属乌拉圭 之间一块资源丰富的领土引发了英委之间的领土纠纷。

虽然争夺结果与华盛顿的利益并无关系,但它还是进行了干涉,只是为了说明自己具备这样的能力。在这一点上,时任美国国务卿的理查德· 奥尔尼是想告诉英国首相兼外交大臣索尔兹伯里勋爵(Lord Salisbury),在整个西半球,美国的“命令就是法律”。经过几番外交信函交流之后,伦敦最终还是屈从于美国的立场。

英国出现外来威胁是美国这样做的主要原因。当时,德意志帝国的战舰已瞄准了不列颠群岛,英国已无暇在美洲与美国海军竞争。在看到没有尝试的必要之后,英国领导人撤回了皇家海军中的美洲舰队,以换取美国监管英国在美洲地区利益的许诺。英国战舰被调回英国,应对德意志帝国的战舰。对于台湾与日本等美国盟友而言,类似情景的发生绝对是个坏消息。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