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最近我们在援助孟加拉国〈以下简称孟国〉开发吉大港的问题上,遭到了印度专家与学者的担忧和指责,他们认为我们是在有分寸地进入孟加拉海湾,尤其是印度的一位叫阿伦萨贾尔的准将,他更是直言不讳地讲道:“印度可以将此事看作是中国在对孟国的一种援助,因为这个国家确实需要这样的帮助,但是,从地缘政治角度上看去,印度肯定是把它视为一个将破坏印度在南亚地区影响力的扩张事件。”

据说此人就职于那个印度和平与冲突研究所,属于印度军方的退役人士。

当然在孟方欣然的同意下,我们对此项工程表现了非常积极的热情,两国合作之前景也很乐观,且孟国也将有计划在2055年欲把吉大港的吞吐能力打造并超出到原来的两倍之多,即从目前的3050万吨提高到1亿吨,这样的容量,在除了中国以外,诸如印度东北各邦,尼泊尔与缅甸都可以使用该港,由此孟国的吉大港将会被开发成一个区域性的商业大港。

孟国外长迪普穆尼说:“如果说因为孟国与印度保持良好的关系,就不能与中国发展关系,情况不是这样的。”

为了打破那个“马六甲海峡航道的困局”,我们一直都在寻求更多地使用印度洋沿岸的各大港口,其“马六甲困局”指的就是我们目前对狭窄的马六甲海峡的依赖,再说我们有多达80%的进口石油必须要打此道通过。

就在2009年的11月,我们还开始修建了一条长达771公里的输油管道,并将云南瑞丽至缅甸的马德岛连接在一起。

对此笔者仔细查阅了孟加拉湾海域的地图,分析认为我们要想稳固好这条赋有战略意义上的输油线,还必须同斯里兰卡国也搞好牢不可摧的友好关系,未来的印度洋上不能没有飘扬的五星红旗,缅斯两国的安全是这条油线的切实基本保障,当然这里我们也不能光顾着搞好自己的利益,而忘乎把适宜的甜头给这些友邦们品尝一下的,斯里兰卡国可谓是印度洋中心的前哨,即使马六甲海道我们还会继续延用,也不影响斯国存在的重要性。

笔者强调:应先于当前美国还未抽身于中西亚的泥潭,我们应有所对此海域进攻巩固和加强。

没有远虑,就必有近忧,南海不同于缅甸,马六甲也不同于孟加拉湾,能着眼于未来之千变万化之中者,并能凌驾于未来之可能出现的不测,实为有备矣,以智束之,才无大患,不宜临时抱佛脚,于恍然大悟后才发现自己原有甚宜的主动机遇已在无意之时拱手相送于别人了,而自己却被无情地置于处处的被动之中,那就既是悲悔,也是无奈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