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外拆弹部队比拼:设备和水平不逊于美军[图]

中外拆弹部队比拼:设备和水平不逊于美军[图]

一名美军士兵在进行拆弹工作前戴上头盔。

中外拆弹部队比拼:设备和水平不逊于美军[图]

我军组织报废弹药销毁

不久前,美国电影《拆弹部队》斩获了奥斯卡金奖。随之,影片中的主角——拆弹部队引起了人们的热切关注。这项工作真的有这么危险吗?真实的拆弹部队是怎样的呢?中国“拆弹部队”是一种什么样的情况?中国的拆弹专家陈林称:“我们国家也有很多支精锐的‘拆弹部队’,而且我们拆弹的设备和水平与美国的‘拆弹部队’不相上下!”

我国拆弹部队揭秘 拆弹设备和水平处世界前列

兰州军区报废武器弹药销毁站副站长陈林今年51岁,解放军大校,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弹药销毁工作,由他主持的弹药销毁科研项目曾荣获军队科技进步二等奖,他本人则被解放军总装备部聘为弹药销毁专家组成员。陈林在接受采访时,介绍了我国的拆弹部队。

陈林说:“我们国家大规模拆弹,是从上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那时因为这项工作刚起步,许多程序不是那么规范,使用的拆弹机具基本上属于第一代,比较笨重,好多环节都是人工作业,出现了一些伤亡事故。近年来,我们在拆弹方面的水平提高得很快。现在我们拆弹时,使用的是第二代机具,自动化程度大大提高。目前,我们已经开始着手研制第三代机具。可以这样讲,现在我们专业拆弹部队的设备、机械,在国际上应该算走在前面了。现在,我们拆毁危险炮弹时,尤其是那些带引信、弹力引信的炮弹时,已经实现了人机完全隔离。”

一次惊险的“拆弹”经历

陈林讲述了一次惊险的拆弹经历:“作为报废销毁弹药的专职部队,这些年我们拆过不少炸弹。这些炸弹有的是在公共场所发现的不明爆炸物,有的是施工过程中挖出来的、战争年代遗留下来的炮弹。其中有一次让我记忆犹新。那是2004年的冬季,那天特别冷,我们突然接到部队驻地公安局的电话,让我们协助拆一个炸药包。”

“炸药包是在高速公路的桥上发现的,装在一个旅行包里。当地一个农民以为是好东西,把旅行包捡回了家。结果打开一看,里面全是雷管。”

陈林继续讲道:“我们一看,也觉得棘手。小小的旅行包里,整整装了13个雷管。而且也许是搞这个炸药包的人没有经过专业培训,雷管的连接线非常乱,仅仅是判断电线的正负极就特别困难。五六公斤的炸药包一旦被引爆,威力会非常大。我和战友们小心翼翼地先把雷管连线拆除掉,然后用水把炸药稀释掉,再给雷管短路,最后把短路的那些雷管拉回到我们销毁站,用烧毁炉烧毁。”

“事后我们想,如果那位农民兄弟不管不顾自己去拆,或者是公安局的同志自己拆,人体产生的静电有可能起爆这些电雷管,造成恶性事件。”陈林说。

近几年没发生一次事故

陈林说:“前些天,我还专门看了一下美国拍的电影《拆弹部队》,希望能借鉴他们的一些经验做法。虽然我们从事的拆弹工作和他们不太一样,但是,拆弹工作都一样充满了风险,拆弹部队都需要一种严谨细致的科学精神和勇敢无畏的献身精神。近几年来,我们每年都要完成上千吨弹药的销毁任务,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次安全事故。”

我维和人员已拆弹8700多枚

自1990年开始,我国每年向联合国派遣军事观察员执行维和任务。近20年,我国共派出军事人员、警察和民事官员1.4万余人次,参加了24项联合国维和行动。我国派出的“拆弹部队”共排除地雷和各种爆炸物8700多枚。

今年3月15日上午,我国第六批赴黎巴嫩维和工兵营扫雷作业分队前往黎以边境素有“死亡地带”之称的雷患区域,进行清排作业。据不完全统计,仅2006年黎以冲突结束以来,黎南部地区就有269名平民触雷,另有54名联黎部队人员、扫雷队员触雷受伤。

头戴防护面罩、身穿厚厚防护服的中国扫雷作业手,时而弯着腰用探雷器来回探测,用喷漆或小红旗做好标示,时而双膝跪在地上用扫雷专用工具进行挖掘,几乎是以厘米的进度向前推进。“我们每次要连续作业两个小时,每天要工作6个小时以上。”扫雷作业手姜海龙说,“雷场杂草丛生,闷热无比,除了地雷的威胁外,我们还要时刻提防毒蛇、蝎子。”

到达任务区5个月来,官兵们克服重重困难,已经完成1500多米长的雷场通道清排作业,排除地雷近百枚,并且创造了“零伤亡”的奇迹。

拆弹部队“原生态”——工兵挖地雷

参考电影:《集结号

男主角谷子地踩中了地雷,一旦松开,就会导致弹簧跳起触发爆炸,所以他只能站在那里直到几乎冻僵。

最初,“拆弹部队”主要对付的不是电影中“恐怖分子”安置的炸弹,而是敌军部署的地雷。随着战争的升级,反步兵雷、反坦克雷纷纷问世,成为战场上可怕的隐形杀手。二战中,前苏军埋设了2亿多颗地雷,等到苏美盟军转入反攻的时候,德军也还以颜色,专炸四肢和生殖器的“S雷”成为盟军士兵的梦魇。

工兵“挖”地雷似乎很简单,其实里面大有学问。第一步,先要探测地雷。工兵对可疑地带凭肉眼观测,或者用刺刀等简易工具小角度插入泥土试探。有些拆弹部队还配备了金属探测仪等设备。

第二步,拆雷。工兵必须小心翼翼地刨开覆盖在地雷周围的浮土,然后根据地雷本身的构造,破坏其触发装置。这个过程,原理很简单,但实际操作起来却异常艰险。尤其地雷的布置方有时会设置一些“诡雷”,看似普通,其实采用了不同的触发方式,比如有一种雷只要倾斜超过一定角度,就会爆炸。

除了小心翼翼的手工逐个拆卸,“拆弹部队”也有更加机械化的排除手段。如常见的扫雷坦克,仗着装甲厚,伸出特制的机械装置,采用锤击、挖掘、爆破等方式,提前引爆前方的地雷。

更为惨烈的是赤裸裸的人肉排雷,即直接让士兵在冲锋中踏响地雷。比如两伊战争中,伊朗的青年就曾被狂热宗教热情所鼓动直接趟过伊拉克部署的雷区。

战后清扫——排除战争中遗留的危险 参考电影:《征服死亡地带》

我国“英雄扫雷队”奉命开进云南边境一个曾造成大批人畜伤亡的地雷密集区,经过三个月与死神的较量,终于征服了“死亡地带”,同时创造了大面积扫雷不亡一人的世界奇迹。

如果说战争中拆弹部队的工作是与敌方“埋弹部队”对抗,那么战后和平时期的拆弹则成为造福平民的伟大工程。

二战后,有数以百万计的遗留地雷既未能引爆,也未能发掘,造成了巨大的隐患。为了扫除它们,各国不遗余力,组建了强大的拆弹部队。美英法联手在西欧大规模排雷,甚至动用了数以万计的德国军人。即使如此,在北非、东欧、德国、法国等地,战后多年还常有人畜被残留的地雷所伤。

战后排雷与战争中的最大不同,或许在于排雷是所有人共同的心愿,因此排雷部队能得到来自地雷埋设者的有力支持。

除了地雷,战争中遗留的其他危险兵器,尤其是不断在民间发现的炮弹、炸弹等,每一枚都必须由拆弹部队全力对付。日本侵华战争中遗留在中国的化学武器和炮弹炸弹至今仍在不时造成中国民众伤亡。虽然日本也派遣了他们的“拆弹部队”和中国联合拆除,但在引发伤亡后的赔偿问题上,却怎么都是在推卸责任。

世界拆弹之军比拼

二战后,一些国家民族矛盾和宗教矛盾激化,恐怖主义盛行,而破坏力巨大的炸弹则成为恐怖分子钟情的武器。目前,很多国家都有拆弹部队,除美英两国外,以色列拆弹部队也很有名。

英国拆弹部队 城市经验最丰富

在二战中表现突出的英国拆弹部队,战后继续接受新的考验。为了独立不惜拼死一战的爱尔兰共和军,频频在大英本土安置炸弹,连蒙巴顿勋爵都被他们炸死。英国拆弹部队在这种险恶局势下,越发锻造得精锐果决。

在不计其数的拆弹实战之后,英国积累了丰富的城市拆弹经验,在技术上也颇有突破。例如,为拆弹部队配发特制的防爆服,以减少爆炸时的伤亡;以及对于发现的炸弹,在搬运时放入特制的防爆钢桶中,这些都是英国拆弹部队的创举。

据《每日邮报》3月18日报道,英国国防部日前展示了一种高科技拆弹机器人“龙行者”,它可以放在背包中随身携带,帮助前线士兵发现和拆除危险的爆炸装置。在操作者控制下,“龙行者”可以在各种复杂地形上移动,甚至还能爬楼梯和开门。机器人身上安装4个照相机,可以将图像传回给操作者。100多个“龙行者”将于3月末部署到阿富汗赫尔曼德省。

以色列拆弹部队 拆弹效率最高

以色列建国之后,一直处在敌对阿拉伯国家包围之中,战争成为家常便饭。因此以色列也拥有世界上最高效的拆弹部队。

无论在本土防范恐怖袭击,还是在占领区排除当地人激进的抵抗,都离不开拆弹部队的艰辛工作。以色列在拆弹方面也颇有创举。比如,对于怀疑藏有炸弹的房屋,他们会动用装甲加强的推土机直接把房子平掉,以免造成人员伤亡。

美国拆弹部队 露脸机会最多

美国国内的环境要“安稳”一些,但他们在地球上四处派兵,驻军面临的极端抵抗也不少。远的有越南战争,近的有从2003年就陷入的伊拉克泥潭。前者是战场上的交锋,后者基本是彻头彻尾的民间炸弹袭击。可以说,正是伊拉克的长期僵局,让美国拆弹部队也有了更多露脸的机会。 为了保卫修筑到别人家里的防线,美国人在拆弹技术上,把“财大气粗”的特性发扬得绘声绘色。比如说,对于“子母雷”一类的连锁爆炸物,美军创造性地采用了大口径步枪射击排雷。再如,为了应对伊拉克酷热干燥的天气,美军还给拆弹部队配备了安装在防爆服上的分体式空调。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