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我是从中国北京大学毕业的第一个日本政治家”。年仅35岁的日本民主党籍国会议员高邑勉前不久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对自己在日本政坛上的这个“第一”颇为自豪,同时感到责任重大。在北大获得国际关系学硕士学位的高邑勉去年8月底在日本大选中首次当选议员,12月随民主党干事长小泽一郎访华,在他的办公室里就摆放着当时他与中国领导人的合影。采访结束时,记者请高邑勉为《环球时报》题词,他提起笔,略作思索后说:“我最喜欢孙子那句话,‘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但是,这个‘战’字来形容日中关系不太好,还是写‘知己知彼,求同存异’吧。”

环球时报:去年12月,小泽一郎率领包括143名国会议员在内、总人数超过600人的大型代表团来华访问,可以说是中日政治交流史上的一个创举。但日本国内对此举也有一些负面评价,如有人认为小泽一郎打算借助中国来维持政权的生命力。你作为代表团成员之一,对此事有什么样的看法?

高邑勉:是的,这次访华在日本国内引起了很大的反响,有各种各样的解读,我也听到很多批判的声音。但我认为,这次访华并没有一些评论所说的那种特殊意图。小泽一郎曾多次率领日本代表团访问中国,每次规模都很大,他过去在自民党的时候也是这样做的。至于有人说这种大型访华团没有什么效果,我认为不能只看眼前,有时效果并不是马上就会呈现的,比谈论效果更重要的是持续不断的交流。我在与民主党一些负责人谈话时多次建议,我们在对外关系上应该保持窗口的一贯性,实际负责人不能经常变更,这一点非常重要。小泽一郎多年来一直是民主党对华交往的“窗口”,在中国方面来说,他也是老朋友了,中国人有着善待老朋友的好传统。这次访问不仅是为了日中友好,更重要的是促进两国年轻一代政治家的交流,为面对面地讨论各种现实问题创造了机会。


环球时报:你对“中日友好”这个话题怎么看?

高邑勉:对我们这些曾经在中国学习、生活过的日本人来说,没有必要强调“友好”这个词。我一直认为,友好不是目的,只是一种手段。日中友好应该是一件自然的事情。在全球化时代,日中两国又是一衣带水的邻邦,没有理由不友好。需要特别强调日中友好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两国外交不是单单为了保持友好关系,而是为了维护和发展两国的共同利益。只强调“友好”会给人一种很简单容易、流于表面的错觉。最近,一些媒体提出了“超越友好”的概念,我觉得很好。

环球时报:你怎么看鸠山由纪夫首相推动的“东亚共同体”构想?

高邑勉:我认为在推进“东亚共同体”的建设中,日中两国不应执著于谁掌握主导权的问题,而应该在各自擅长的领域里发挥自己的最大能量、做出最大的贡献。例如,在环保、节能方面,日本有世界一流的技术,可以做出很大贡献。同时,我们也希望看到一个能让世界各国敬佩的中国。中国GDP总量马上会达到世界第二位,我相信中国不久还将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实体。中国成为一个在亚洲、在世界举足轻重的,得到世界尊敬的国家,是我们亚洲人想看到的,也是我们作为亚洲人的价值观。


环球时报:能谈一谈你对未来中国的认识吗?

高邑勉: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单凭军事实力或者经济实力让其他国家服从于它,都是不可能的,也是做不到的。中国是一个具有“德治”传统的文化大国,我希望中国是为了消灭世界上的饥饿和贫困,让世界更加繁荣而进行大量的投资,而不是为了争得什么而进行投资。我不希望看见过去苏联美国进行的那种军备竞赛也发生在中美之间。

经常有人问我:“看了有关中国军事分析的报告有何感想?谁是中国的敌人?是美国吗?是台湾吗?是日本吗?”我认为都不是。中国的“敌人”不在国外,而是在中国国内。拥有近14亿人口的中国,吃饭的问题就是一个“大敌”。这是历史赋予中国共产党的责任,也是我对中国的认识。所以,美国和日本不是中国的敌人,而是中国在解决国内各种各样问题时可以利用的“资源”。中国一旦能给世界一种安心感,那对整个世界和平都会有好处的。


环球时报:中日之间毕竟存在着一些现实问题,而且有些问题给人的感觉是人为制造出来的。你作为新当选的日本众议院的议员,对此怎么看?

高邑勉:日中之间的确存在着很多现实问题,如领土问题、能源问题等,但是如果双方感情用事,对两国都没有益处。在日本,的确有些人就是喜欢拿这些问题来做文章,有的时候,他不是针对中国来说的,而是针对日本国内的,是一种政治利用。比如东海问题。东海的天然气开发真的能解决日本的能源问题吗?当然解决不了。一些人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政治目的做做文章而已。日本可以跟中国方面商量是否优先供应在上海的日本企业,我认为这才是经济产业大臣的工作。中国在东海的开发如果越过了“中间线”(编者注:“中间线”由日方单方面提出,中方不接受),那就必须进行交涉,那也应该是外交大臣的工作。我举这个例子是想说明,有一些人就是为了其他的目的,比如为了选票,而把一些事作为政治利用的材料。


环球时报:你认为自民党与民主党相比,在对华方面有什么不同?

高邑勉:自民党时代的政治家们对中国认识不足,对中国人民的理解不够,对中国人的想法缺乏洞察力。我们民主党现在就要改变这种状况,为了增加相互理解,我们必须学习。在日本,政党之间的交流,与国家政策没有直接联系,我们可以畅所欲言,有什么说什么,不要有戒心。我既不是政治世家出身,也不是有钱人家出身,也没有上层人物罩着,所以,我什么都敢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我是从北京大学毕业的第一个日本政治家,是日中友好的下一代,我感到责任重大。

环球时报:正如你刚才提到,2010年中国GDP总量可能超过日本,因此中日媒体都认为今年可能是中日两国关系的微妙之年。你怎么看中日两国的经济地位正在发生的变化?

高邑勉:我不认为这种变化会让日中两国处于关系微妙的状态,相反,它将使日中关系处于更加友好、更加容易对话的状态。中国的GDP即将位居世界第二所带来的冲击,那就要看日本国民如何面对了。在日本,不了解中国的日本人很多,他们会感到很惊讶,甚至感到是威胁。但对于在中国留学过的和在中国工作过的日本人来说,反而会认为这是一个机会。我认为,与其说中国的发展是对日本的一种威胁,不如说是对日本发展提供的一个机会,中国的发展会让日本发现并开拓新的更多的可能性。这不单单从市场角度来看,更重要的是中国在国际社会的地位提高,对亚洲乃至世界都会带来更多更大更好的影响。作为日本政府,肯定是欢迎的。当然,我们还应该帮助中国更好地推动世界的发展,承担更多的国际责任,在国际舞台上更加发挥其作用。

至于说中国是否还有必要向日本学习,我认为是有必要的。现在,中国的经济与上世纪90年代日本的泡沫经济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日本泡沫经济的崩溃实际上是世界经济的一种失败,因此中国应该极力避免出现日本那样的泡沫经济。许多时候,汲取教训就是一种学习。


环球时报:日本一些媒体把像你这样的国会“一年生”议员称为是小泽一郎的“娃娃兵”,你喜欢这种说法吗?

高邑勉:我并不介意“娃娃兵”的说法。作为国会议员,关键是要担负起自己的政治责任。大量年轻议员走上政坛,一定会给日本政界提供新鲜空气。在日本,很多年轻人胸怀大志,立志要当政治家,可惜过去的机会很少,埋没了许多人才。这次“娃娃议员”的登场,让整个日本社会活了起来。▲


本文内容于 2010-4-1 23:56:51 被st95522227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