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变"狼烟北平

谁想用绳子吊死在中国的[/b]城墙上,请自便,我们一概不负责任,连尸体都不负责送还!

—时任29军三营营长金振中语[/b]

一直紧响了大半夜的枪声此刻变得稀疏下来,只是有一声没一声的,好象从东边又似乎从西边响起来,且枪声软软的、尖尖的,使人有一种分明是弹头射到了棉花堆里的那种感觉。

卢沟桥战地上的沉闷感一点也没有减退。硝烟散发出的浓烈的火药味、柴草燃烧中的湿霉味、尸体烧焦后的腥臭味……板结成一层厚厚的,看不见的空气层,沉重地压在似醒非醒的雨落后的地上,又随意扩散开来。使你感到卢沟桥地区的每块地,每棵树,每座山包,不仅沉闷,而且在孕育着一种紧张,一见火星立即就会燃爆的紧张气氛。

宛平城象一座沉默的山峰,安然不动地卧在永定河畔.

平静,一切都死死的平静.

但是,谁都能感觉的出这种平静是暂时的,短暂的.

正在成内谈判桌上交涉的樱井坐不住了.

很难猜得透他出于何种考虑,这时手持白旗上了城墙,像东京街头的交通岗一样,摇晃了几下.随之,攻城的日军便停止了射击.

他们对宛平城久攻不下,疲惫了,借此机会喘口气,攒把劲在射击.

樱井虽然没在在下令射击,但是日军很快有开始炮轰宛平城了.

这是大枣园炮阵地上的发射的第二发炮弹,宛平城被咬去了一个角;第三发炮弹也射中了,我军3营指挥部再次糟轰炸……

城,今夜变成了桥.

没有错位,野心勃勃的日军要用大炮端掉这座城堡.

留守在城里谈判的日方代表并没有从他们自己的炮声里受到鼓舞,相反的而是有一中不详之感,城毁可,还会有我们吗?

樱井第二次给金振中(29军三营营长)提出了那个臭得发腥的要求,他惟恐金听不懂,比比划划地说着:

"请你和你的部下,用绳子把我们四个人系着从城墙上送出城在.当然不仅仅是这些了,还由你向我军说明,中方已经同意于本日傍晚撤至城西10华里以外.这样做了,我们就立即停止攻城."

对于这种带着儿戏又挑衅的要求,金振中断然拒绝,并且给以怒斥.他说:

"至于你和日方的代表想用绳子吊死在中国的城墙上,我们一概不负责任,连尸体都不责送还.还有要说我们的军队撤至城西10华里的事,我这样告诉你吧,侵略者一日不无条件地放弃侵略中国领土的梦想,作为中国的一名军人我就不会放弃回击侵略者的神圣职责."

樱井无可奈何地摊开双手,表示遗憾.

仍然没有放弃挽回残局的最后一丝希望,樱井又退一步说:

"那么,别的条件我们可以暂时不谈,你还是把我们4人用绳子送出城外,怎么样?"

金振中用轻蔑的口气说;

"谁要吊死在中国的城墙上,请自便,我方概不负责."

贪婪的怕死鬼撞在正义的铜墙铁壁上最终的回声是可怜的叹息".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