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对大多数美国人而言,这一天似乎没什么特别。甚至连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教授肖恩·威伦茨也不无腼腆地承认,他忘了这是什么日子。

不过,萨拉·弗洛没有忘记。她的儿子约翰曾在伊拉克战场服役,如今可能会再度派驻。在数以千计像她这样的美国母亲心里,3月20日意味着一场战争的开始,一次漫长的揪心。

“人们总说,‘难道时光不是飞逝?’但若一个人置身这种处境,答案即‘否’,”弗洛说。

遗忘,抑或淹没

美国2003年3月20日发动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反战人士每年都会在3月20日这一天来临时举行抗议活动。“退伍军人反对伊拉克战争”、“勇敢抵制”、平民士兵联盟、反战者联盟等组织今年延续这一做法。

不过,与往年相比,这轮抗议活动的规模缩小、人数减少。

经济疲软、失业率走高、医疗改革法案争议不断、阿富汗局势不稳……面对越来越多烦心事,不少人不经意间遗忘伊拉克战争

或许不是遗忘。按照参加过越南战争的退伍军人马库斯·帕特森的说法,人们从未忘记战争,而只是为过多其他事情所“淹没”。

“我从去年8月失业至今,”北卡罗来纳州首府罗利市39岁男子克里斯·斯基德莫尔告诉美联社记者,“老实说,我个人生活遭遇不少事,以致它(伊拉克战争)从我记忆中溜走。”

记忆,七年之痛

战争期间,超过4000名美国人在伊拉克丧生。

弗洛的儿子约翰是美国陆军后备队成员,分别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战场服役超过一年。

“每次他上战场,我都觉得自己也跟着上了前线,”弗洛告诉美国福克斯电视台记者,“我们这辈人见识过越南战争。没完没了,没完没了。如今的感觉与那时相似。”

“退伍军人反对伊拉克战争”成员塞思·曼策尔告诉半岛电视台记者:“作为一名老兵,要在伊拉克战场驻扎第八年的念头真令我觉得恶心。发生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撕裂着人们,这必须停止。”

“退伍军人反对伊拉克战争”成员阿伦·休斯说,眼下针对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的抗议示威活动具有象征意义,只有当“我们不再支持那些创造战争的权力结构,才能结束战争”。

终结,真正终结

美国总统贝拉克·奥巴马先前说,定于今年8月底前从伊拉克撤出美军作战部队,只剩下大约5万名非作战人员继续留守。

然而,美国驻伊拉克部队最高指挥官雷·奥迪尔诺起草一份方案,有意在北部基尔库克地区继续派驻作战人员,以防安全局势恶化。一些军方人士提议,必要时可让非作战人员执行战斗任务。

一些人担心,美国政府可能推迟撤军期限,或以各种理由向伊拉克派驻所谓“非作战部队”。退伍军人休斯指责美国政府及军方利用文字游戏“愚弄公众”,“部队里每个人都是作战人员”。

分析师说,不少外国企业把伊拉克视为值得投资的“金矿”,或许意味着另一种形式的占领“刚刚开始”。

借用美国记者萨拉·拉泽尔在一篇报道标题里所言,伊拉克战争何时得以“真正终结”?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