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广东乐昌一家三代独居深山守护红军墓80载(图)

核心提示:为了当年红七军的一声嘱托,广东省乐昌市梅花镇廖氏一家三代一直在大山深处守护着红七军20师师长李谦的英灵。扫墓、烧香,79年从未间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尽管家境清贫,但是廖家人时刻没有忘记过照顾英烈的使命。

“这是红军师长李谦的遗骨,拜托你们好好照顾。”为了当年红七军的一声嘱托,乐昌市梅花镇廖氏一家三代一直在大山深处守护着红七军20师师长李谦的英灵,扫墓、烧香,79年来从未间断。由于独居深山,方圆十里没有人家,廖氏一家的感人故事一直无人知晓,直到省外一家媒体“重走百色起义路”采访团偶遇了廖氏家人。羊城晚报记者近日根据这家媒体报道中的点滴信息在大山深处找到了廖家第三代守墓人廖聪济,一段尘封了大半个世纪的往事终于完整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血战梅花,廖家收藏英烈遗骨

1931年1月,由邓小平张云逸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简称红七军)在广西百色起义后,转战到粤北,计划建立革命根据地。当红七军到达现在的乐昌市梅花镇时,遭遇了湘粤军阀的重兵堵截。时任红七军20师师长的李谦带领战士们扼守在梅花岭的咽喉地带———草家坪后山高地,先后8次打退湘粤军阀部队的猛烈进攻,歼敌1000多人,但红七军也有700多人壮烈牺牲。战斗中,李谦不幸中弹,当部队行进至梅花镇大坪村一个叫石子坳的深山时,李谦不治身亡。

李谦牺牲后,受红军托付,居住在石子坳山上的廖文成将李谦的遗体掩埋在自家屋旁。由于怕暴露,他不敢给烈士刻碑文,碰到有匪军前来搜山询问,他就称那坟是自家的祖坟。

清苦独守,方圆十里没有人家

在村干部的带领下,记者从正在修建的梅乐公路一处路基翻下,沿着宽约80厘米的水渠步行了十多分钟,终于来到了石子坳的山脚。因无路可行,大家披荆斩棘向山上艰难迈步,近两个小时后,记者终于在山顶上找到了独守李谦墓地的廖氏家人。这里高山连绵,山陡崖直,方圆十里没有第二户人家。

一晃近80年过去了,廖文成故去多年,他的儿子廖更新已经82岁高龄,现年38岁的廖聪济成了廖家第三代守墓人。由于父母老迈,姐姐外嫁,弟弟有智障,几年前,廖聪济放弃了在外打工的机会,回到了深山,挑起了照顾家人和烈士英灵的重任。

他在山顶的土房旁开了两亩地,种了些粮食,又承包了一片山林,平时搞些木炭换些蔬菜和猪肉。由于家里只有他一个劳动力,全家一年收入仅有千元,半个月才能买点猪肉打打牙祭,粮食也不够吃。

临近清明,祭奠李谦用的红烛、高香、纸钱和水果廖聪济早已备齐,他正忙着清理着李谦墓地旁的杂草。“这是爷爷那时传下的规矩,要像照顾家坟一样照顾这里。”廖聪济告诉记者,“当年,家里就算吃野菜,每年清明,这里红烛、高香都没断过。”

最大心愿,修缮墓地告慰英灵

虽然日子很清苦,廖家却一点不后悔八十年来代代照看烈士的英魂。也从没为此向政府提过任何要求。为了能照看烈士英坟,他们家从来没有想过要搬家下山。

记者问廖聪济,为何要几十年代代守护与自己素昧平生、毫不沾亲带故的“陌生人”的坟墓,而且还将其当祖坟对待时,不善言辞的廖聪济说:“我爷爷、父亲说了,他为了让穷人过上好日子,连命都舍得不要,我们做这点事算什么?”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廖聪济还说了一句让我们所有人动容的一句话:“只要烈士的坟墓不迁进烈士陵园,我们家还会将这守墓的事代代传下去。”

由于当年血雨腥风的时代背景,加之岁月的冲蚀,英烈的坟墓如今只有一堆乱石土包。廖聪济告诉记者,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将来多赚点钱,能把李谦墓地好好修缮一下。

前年,廖聪济经人介绍从湖南娶回了一个智障的妻子,两人至今还没有孩子。廖聪济为此忧心忡忡:“传不了香火事小,无人照顾先烈事大!”(本文来源:羊城晚报)

本文内容于 2010-3-21 11:09:23 被胖大头编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