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山西问题疫苗追踪:家长卫生厅讨说法引冲突!强烈鄙视山西省卫生厅,垃圾!!!

山西问题疫苗追踪:家长卫生厅讨说法引冲突!强烈鄙视山西省卫生厅,垃圾!!!

山西问题疫苗追踪:家长卫生厅讨说法引冲突!强烈鄙视山西省卫生厅,垃圾!!!

如果这件事不是发生在山西而是发生在您的省份,不是发生在别人的孩子身上而是您的宝贝孩子身上,不是发生在别人的兄弟姐妹身上而是发生在您的亲朋好友,那么您会忽视这条帖子吗?请提起您的手指,写下您对那些受难孩子的哀悼与同情吧,写下您对那些为了钱而置别人生命生命于不顾的公司——华卫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写下您对公共卫生体系的质疑与建议。

儿童是祖国的未来,而这些王八蛋正在残害这祖国的花朵,疫苗这一事关生命的东西,怎么敢做手脚呢,打倒华卫,都枪决了这些害人不浅的人,我个人希望我们的温总理能抽出一点时间,关心一下山西的事情,这事关祖国的未来啊!!!!!!

[导读]昨日下午,来自柳林、交口、高平等地的家长们希望卫生厅相关领导能出来见面但遭拒绝,有工作人员让他们“走程序”。混乱中,有家长被工作人员当众推倒在地。

昨日下午,来自山西各地的6名受害孩子家长打着“抗议卫生厅疫苗虚假调查”的横幅,来到省会太原山西省卫生厅门前。鲁晋供图

家长要求山西省卫生厅彻查疫苗事件原因。

名家长被推倒在地。

名家长来到山西省卫生厅 要求就孩子病残死亡原因给个说法

本报讯 (记者曾向荣摄影报道)昨日下午,数名来自山西各地的家长来到山西省卫生厅门口,希望卫生厅能为他们孩子死亡或病残的原因给出解释。不过,在卫生厅会议室等待了一个半小时,相关领导也没有和他们见面。

昨日下午,山西省卫生厅门前挤满了围观的群众,来自柳林、交口、高平等地的家长们希望,卫生厅相关领导能和他们见面。他们还希望进入卫生厅大院,但遭到拒绝,有工作人员让他们“走程序”。混乱中,有家长还被工作人员当众推倒在地。

僵持半个多小时后,一名自称山西省卫生厅应急办的工作人员将他们带进办公大楼,在会议室等相关领导。不过,这些家长等了一个半小时,卫生厅相关领导都没有露面。

疑点1:疾控中心为何不避嫌?

据悉,这些家长对卫生厅出具的鉴定意见提出了质疑。来自山西柳林县的家长王明亮认为,山西省内专家应该回避。

2008年8月,到太原、北京多家医院治疗无效后,王明亮的儿子王鹏程在北京夭折。他认为,儿子的死与接种了乙肝疫苗有直接关系,并多次申诉。

2008年11月,山西省卫生厅给王明亮的回函称,王明亮的儿子王鹏程“病亡与接种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高温曝光变质乙肝疫苗有关的情况与事实不符,王鹏程接种的乙肝疫苗储存、运输全程冷链运转,不存在‘疫苗高温曝光、变质’的情况,且医院诊断疾病与接种乙肝疫苗无因果关系”。回函还附上了专家讨论意见。

王明亮对这份专家讨论意见的权威性和公正性提出了质疑。“7位签名的专家中,有3位专家就来自山西省疾控中心,另外4位专家也都是山西省内的。排在第一位的专家也是来自山西省疾控中心。”王明亮说。

在这份专家意见上,签名的山西省疾控中心专家有关联欣、翟如方、常少英。记者查询发现,关联欣如今担任山西省疾控中心副主任,翟如方担任山西省疾控中心免疫规划科科长,常少英担任山西省疾控中心计划免疫科副科长。

家长认为,做鉴定报告时,山西省内的医学专家尤其是山西省疾控中心的专家应该回避,应该请外地的专家进行鉴定。

疑点2:法院为何不理不问?

王明亮、易文龙、李常勤等人曾向法院递交民事诉讼状,但1年多过去了,法院既没受理,也没驳回。王明亮说,尽管家境窘迫,但他还是花1万元在当地聘请了律师。但一年多过去了,法院至今没有任何书面表态。“我给律师的费用已经付了5000元,另外5000元还没有支付,因为当初和律师约定,立案后再给。”

昨日,北京律师李方平告诉记者,法院违反了民事诉讼法,如果裁定不予受理,应该给予书面回复。他介绍,家属可以向上一级法院起诉,也可向人大等机构投诉。

疑点3:调查一天就有科学结论?

前天下午,李方平向山西省卫生厅特快专递了政府信息公开申请。李方平称,在17日“山西疫苗乱象调查”报道出街后,山西省卫生厅表示“对有关报道中提到的15名致伤致残儿童,山西省卫生厅已根据线索,紧急安排人员赴基层逐一作调查核实”。李方平申请公开:1.本次调查是否设立了专门的调查组织;2.若有,该组织的人员构成情况即负责人;3.该调查采用的调查方法、调查程序;4.该调查的调查内容。

李方平质疑,只调查了 一天时间,得出的结论是否科学?

疑点4:华卫公司有无疫苗经营资格

在山西“疫苗门”事件,一家名叫“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的公司常被提及。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专门负责防病信息的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称,2006年1月1日起,华卫公司正式负责全省疾病预防控制工作所需的疫苗配送及二类疫苗的供应和管理,华卫公司董事长田建国还出任山西省疾控中心生物制品配送中心主任。直到2007年10月15日失踪,这家公司一直经营管理山西全省的疫苗。

事件举报人、山西省疾控中心原信息科科长陈涛安认为,田建国控制的私营股份制企业华卫公司冒充“卫生部企业”,官商合谋垄断了山西省疫苗。据媒体调查,山西省卫生厅副厅长李书凯曾公开声称,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是“卫生部的大公司”,但事实上,这家公司并无疫苗经营资格。不过,“疫苗门”发展至今,山西省卫生厅还没有就此事公开表态。

为此,李方平律师还向山西省卫生厅申请公开以下信息:1.是否收到关于山西省疾控中心疫苗遭受高温暴露的举报;2.是否就陈涛安的举报进行单独或联合调查;3.是否调查北京华卫时代医药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有无疫苗经营资格;4.如进行调查是否作出书面结论;5.如果确实存在违规行为,是否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

李方平提出,规定全省要统一使用山西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逐级配送的标有“山西CDC专用”字样的疫苗的法律依据是什么?哪些生产厂家的疫苗获得了标有“山西CDC专用”的资格?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