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去年12月15日中国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访问日本期间,日本方面打破“会见天皇需提前一个月申请”的规则,安排明仁天皇与习近平会见,引起人们对中日关系进一步紧密化的种种猜测。近年来中日关系逐步升温,尤其是以日本民主党为首的新政府上台后,中日关系前景大好。本文拟通过探讨日本的天皇制度,促进我们对日本独特政治体制的理解,以为我们了解这个东方近邻提供更多信息。

从日本宪法来看,作为象征性国家元首的天皇是日本的象征和日本国民统合的象征,天皇及其家族受到优厚的待遇是理所应当的。天皇和皇族没有就学、就职和生活上的忧虑;有专门的皇宫警察和普通警察保护他们的安全;有一千多名国家公务员组成的宫内厅照顾着他们日常起居;他们免交所得税,日本的《关税法》上都明文规定“天皇和皇族用品免除进口关税”;他们起居的皇宫和各地的离宫、别宫都是国家出钱维护修理,可以这么说,天皇及其皇族是世袭的“国家公务员”,只要日本国家继续存在,天皇和皇族就是无忧无虑的。

在天皇的地位如此崇高的情况下,日本人中居然还有一种“天皇解放论”的思潮,有人不断在出版物、电视讨论会上呼吁“给天皇和皇族以人权”。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是因为日本的皇族实际上除了在生活上受到优待之外,其余方面可以打问号的地方不少。

首先,天皇是没有姓氏的,这是因为,在历史上日本的姓氏是由社会等级高的人赐给等级低的人的,由于天皇的社会等级最高,因此无人能够给天皇赐姓,因此天皇就没有了姓氏,同样因为在战前天皇是“现人神”,当然不会拥有人间的户籍,战后天皇发表了“人间宣言”,但这个问题实在太敏感,所以也没有人去踩这个雷区,到现在天皇和皇族还是没户籍,名字和身份只是记载在归宫内厅保管的《皇统谱》中。没有户籍也就没有护照,日本皇族出国旅行的时候都是由外务省颁发一次性使用的旅行证件。和英国等存在贵族的国家不同,从法律上说日本是没有贵族的,但是,英国的贵族和平民仅仅存在一些权限上的区别,从法律上来说贵族也是国民的一员,而日本皇族在法律上的这种暧昧地位甚至使人对皇族是不是国民,皇族有没有日本国籍都产生过怀疑,最后是在1989年东京高等法院的一份判决书里面才指出“天皇是有日本国籍的自然人”,这样天皇和皇族的国籍才总算有了结论。

是日本国民的话,根据日本宪法,就应能行使日本国民应有的基本人权,比如国民都有的“言论自由”,“职业选择的自由”,“迁居的自由”,“参加选举和被选举的自由”,“婚姻的自由”等等。但是实际上皇室成员根本就没有这些自由。这样才有了“给天皇以人权”的说法。

按照君主立宪的原则,天皇只是象征性的国家元首,因此天皇及其家族不能参与国内政治,不能对国内政治指手画脚,这算不上没有“言论自由”,但是日本皇族所受的限制更为彻底,不仅在公开场合不能评论国内政治,而且根本就不能随便说话,所说的话都是被要求说的。

每天皇族都按照已经制定好的活动计划,按照规定的路线,去指定的地方参加预定的活动,或者会见预定的人物,说些按规定要说的话,连说话的节奏也都得按照“皇室的节奏”。无论国内国外的新闻记者们在如何骚扰,皇族们的脸上必须充满“皇家的微笑”,不能皱一下眉头。皇室成员经常要参加一些文化活动,比如参观画展等。此时皇室成员必须和每一位在场的作者们说同样语气和同样长短的话,不但对于有可能不合自己胃口的作品不能批评,即使自己很喜欢一个作品,也不能多赞美一句,因为这有“可能被人利用”的可能,天皇和皇族的名义决不能为人所用。实际上就连皇族们的食谱也是在一个月以前就已经制定好了,而且对于食物是不是可口,皇族们也不能评价。

实际上皇室是没有财产权的,根据日本宪法的规定,皇室所拥有的一切财产全归国家所有,皇室无权处分皇室财产,这就是皇室免交固定财产税的理论根据。皇室成员当然也没有婚姻自由,《皇室典范》第十条明文规定:“立后以及皇族男子的婚姻必须经过‘皇室会议’的讨论”,这个皇室会议是由众参两议院的议长、内阁总理大臣、最高法院长官和一名最高法院法官这几位立法、司法和行政领导人组成。皇族的婚姻实际上受政治干涉得很厉害,现皇太子德仁亲王和小和田雅子结婚的时候很长时间没有得到同意,就是因为小和田家是引起水俣公害病的“日本窒素”公司的股东,人们怕这会影响皇室形象。

现在的美智子皇后的父亲,日清制粉的社长正田英三郎,当年就是因为女儿嫁进了皇家,不得不在45岁上从社长(总经理)的位子上退下来,当挂名的会长(董事长),然后在54岁那年干脆退休回家。女儿嫁进皇室以后,正田英三郎就没有在公开场合下露过面,说过话。生怕给女儿家招来麻烦。他在1999年以96岁高龄默默去世。

当然,从理论上说,如果对这些限制措施不满意,可以选择“脱离皇籍”去做一个普通人,可是到现在还没有出现过先例。但是这条规定也只是对于“天皇以外的皇室成员”,就是说天皇本人是没有职业选择的自由的,他不能辞职。因为有这些背景,所以在美国长大、曾经是高级外交官的皇太子妃小和田雅子在嫁入皇室后几乎精神崩溃,也正是由于她的遭遇,才使得有人高呼:“给天皇以人权”。

照顾天皇及皇族日常起居的是宫内厅。宫内厅现在是内阁府下属的一个行政部门,但却是日本所有政府行政部门中最古老的一个,起码在公元680年前后就已经存在了。宫内厅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只管照顾天皇及皇族生活的后勤或服务部门,并不是像外人所想象的那样是天皇在领导着宫内厅,而是一千多年来一直是宫内厅在管理着天皇及其皇族。

虽然天皇在战后放弃了“现人神”的地位,宫内厅也从独立于内阁的“宫内省”变为内阁里的一个部门,但是天皇制和天皇在日本人的心目中是一个很微妙而敏感的话题,因此谁都不愿去惹麻烦。政治家当然更是这样,除了皇室的婚丧嫁娶这种依照法律必须由内阁开会决定的事情以外,内阁绝不会去主动过问皇室的私事,这就使得宫内厅还是一如既往地管理着皇室,类似于一个独立王国。

随着明仁天皇的逐渐步入高龄,为了让明仁天皇不被过多的国事所累,十年前宫内厅制定了一个“三十天定律”,想面见天皇的客人必须提前三十天预约,以方便宫内厅安排天皇的日程。这个定律在名义上是为了不让天皇过度劳累,因为天皇在四年前因为前列腺癌动过手术,可是实际上呢?去年全年“天皇陛下”或者是“天皇皇后两陛下”参加的所有公务活动居然有668次,平均每天1。8次以上,这个数字是已故裕仁天皇在同年龄时参加的公务活动的2。3倍,这就可以看出宫内省长官的说法是没有根据的。

天皇是日本的国家元首,哪怕只是象征性的,他也是代表着日本国,必须参加国际活动,这是不可避免的。天皇不能介入政治,不能出于政治目的利用天皇只是对日本国内党派政治而言,这也是不言而喻的。就像民主党小泽一郎所指出的,天皇是在“内阁的助言和承认下从事国事活动”,而所有的这些国事活动无一不是为了日本的国家利益,如果要完全远离政治的话,天皇就不能进行国事活动。

“三十天定律”并不是一项法律,但它到后来居然成了不可违反的金科玉律,被在野的自民党作为攻击执政党的武器。实际上在这场争论中在政治利用天皇的正是口口声声“不能政治利用天皇”的自民党,因为天皇并不是在代表民主党内阁接见外国要人,而是在代表日本国。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