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歼-8B飞机是我国设计制造的第一种可以放下大口径天线的机载火控雷达与较完备机载设备的歼击机平台,然而由于航空电子与机载导弹武器研制的落后,大部分的歼-8B,D飞机都没有装备雷达制导空空导弹。歼-8B飞机以208型雷达与进口的意大利Aspide导弹在1995年成功完成了中国战机的第一次超视距空空导弹打靶。在后续靶试成功后歼-8II第02批次开始了交付,但由于国内第三代雷达制导空空导弹直到2004年才批量装备部队,导致歼-8B,D型战机长期处于“有枪无弹”的尴尬中。再者208雷达虽然能够为Aspide导弹制导,却不能够充分发挥第三代雷达型空空导弹的性能,限制了飞机的战斗力,因此只有试训中心等少数单位的歼-8B飞机配备了进口的Aspide导弹。可以说大多数的歼-8B,D型战机是不使用雷达制导空空导弹的,甚至一些批次的歼-8D飞机的208B雷达并没有安装连续波照射器。

在TOP-GUN训练中,驾驶F-5甚至A-4的教官们经常可以在对方用中距空空导弹“先视先射”的情况下把对手击落--,参考第三代雷达空空导弹的实战表现,有着相对齐全的雷达告警系统与电子对抗系统的歼-8B,D型飞机还是有希望与装备第三代雷达制导空空导弹的敌机进入近距格斗的。

[这里要顺便提一下苏联的中距空空导弹。相比美国AIM-7系列,苏联的R-27等导弹采用中段惯性+无线电指令的制导方式(类似第四代雷达型空空导弹的中段制导方式),载机只在导弹飞行末段才发射连续波为导弹照射目标,雷达告警系统(RWR)显示“受到雷达跟踪”与“受到连续波照射”对目标机飞行员而言是有明显区别的,后者明白无误的表明自己正受到导弹攻击。而苏联采用末段连续波照射,在接近甚至进入烧穿距离(burn through range,定义为目标被干扰遮挡的最小距离)时才开启连续波进行照射,给目标机飞行员的反应时间非常少,在看到RWR显示自己被雷达制导导弹攻击并开始进行反制措施的时候,来袭导弹已然近在眼前了。苏联这种制导方式理论上确实比AIM-7系列导弹的更为优秀,然而国内外似乎对R-27系列导弹少有正面评价,在国内甚至有“空中礼花”的浑名。可能是因为在近年空战中俄系战机多次落败于欧美战机的缘故。笔者认为这些战例绝大部分是在欧美战机占据绝对信息优势的单方透明的战场取得的,并不能证明R-27系列导弹本身性能如何。在统计空战战果的权威网战ACIG.org上,R-27导弹在俄系对俄系战机的空战中取得了若干战果,这种交战双方信息化条件比较对等的条件下取得的战果,恐怕倒更能说明导弹本身的性能。此外可能还有一个更根本的原因,即雷达制导空空导弹本身的性能局限--如果第三代雷达制导空空导弹在实力“一边倒”的单方透明站场上普遍具有30%多的命中率,那么若是双方势均力敌的较量,攻击成功率显着下降也不是不可能。]

在近距空战方面,试飞英雄葛文墉将军在其回忆录中对比了歼-8白与歼-7飞机,认为两者机动性能基本处在同一水平。为了给大口径火控雷达与更多机载设备留出空间,歼-8B改为两侧进气,采用2元3波系进气道,提高了中低空亚音速条件下进气效率,主翼翼型在歼-8锥形扭转基础上进行了修型改进,提高了亚音速巡航与中低空机动性能。采用电控差动平尾提高了水平机动性。飞机前机身结构发生较大改变,空机重量增加520KG重量,但采用了推力更大的WP-13发动机。总的来说歼-8B系飞机在机动性能上达到了二代机的较好水平。然而相对于同时代的歼-7H,E等飞机最大的优势,则是在格斗空战中可以采用“扩展截获”模式,真正发挥第三代红外格斗导弹的大离轴角发射性能。

“扩展截获”即雷达扫描轴线(或“光电雷达”)与红外导弹导引头交联,导引头随动于雷达轴线的瞄准模式,越战中,美国从AIM-9G导弹开始运用这种瞄准方法,并将其称为sidewinder extended acquisition mode,即“响尾蛇扩展截获模式”。随后这种模式被广泛应用于各国战机。这种模式的好处是可以充分地发挥导弹(尤其是第三代红外格斗导弹)的离轴发射能力。这种方式在我国也被称为雷达随动/离轴发射。采用雷达随动/离轴发射方式使用PL-8导弹时,可以充分发挥出PL-8导弹的性能,拓展导弹的攻击范围。

而不具备机载火控雷达(只有无线电测距仪,或称雷达测距器)的歼击机,发射红外格斗导弹只能采用以下发射模式:

定轴瞄准/定轴发射,或孔径瞄准/孔径发射。这种模式中导弹光轴,弹轴与飞机轴线保持重合,飞行员通过平显或光学瞄准具套住目标,导弹位标器截获目标后才发射导弹。位标器在导弹发射后自动解锁跟踪目标。

定轴瞄准/离轴发射,或孔径瞄准/自动跟踪发射。这种模式以孔径瞄准方式瞄准,导弹位标器截获目标后即被解锁,导弹在位标器跟踪角度内自动跟踪目标后发射。

定轴扫描/离轴发射,或扫描瞄准/自动跟踪发射。这种方式下位标器视场以一定的角度绕导弹轴线进行扫描,截获后导弹转入自主跟踪后发射。

(试飞英雄葛文墉将军在法国试飞幻影-2000时就体验了这种瞄准方式,飞行中目标机进入导引头搜索范围时魔术-II导弹自动截获目标并转入了跟踪。这也体现了第三代红外格斗空空导弹的优良性能。葛文墉将军写道:“我过去使用的导弹视场为2°,要用1.5°的瞄准光环套住目标才能使导弹导引头截获目标机。使用M-550II导弹,只要使目标机进入8°以内的瞄准区就可以自动截获,这就容易多了。而且可以和雷达交联,增加截获,发射机会。”)

雷达随动/离轴发射模式相比以上三种瞄准模式,可以充分地发挥导弹的大离轴角发射能力,精确计算导弹发射包线,增加截获,发射机会。真正发挥出导弹的威力。

歼-8B,D系列飞机采用大口径的机载火控雷达与先进的PL-8系列导弹的组合(机头进气的歼-8A飞机在1990年完成了PL-5B导弹离轴发射的升级改装。但数量少,再此不做讨论),采用雷达随动/离轴发射模式时相比歼-7B,H,E型机在导弹攻击范围上有明显优势(采用JL-7系列雷达的数量较少的歼-7C,D型飞机理论上也可采用雷达随动/离轴发射模式,但机动性能相比歼-7其他型号与歼-8系列飞机逊色不少),不论是前半球,侧向还是后半球,都比歼-7B,H,E系列飞机有着更大的导弹攻击范围。歼-7H,E型飞机也可挂PL-8导弹,但由于缺乏火控雷达,导弹的离轴发射角扔被限制在一个较窄的范围内,远小于PL-8导弹自身能够达到的离轴指标。

在这里要说明,头瞄方式只是雷达随动/离轴发射方式的延伸。即头瞄视线带动雷达扫描轴线(或“光电雷达”),雷达扫描轴线带动导弹位标器运动,做到“看哪儿瞄哪儿打哪儿”。跳过雷达,直接以头瞄轴线带动导弹位标器运动的头瞄方式不是不可以,但只是应急方式,这种情况下机载火控系统不能计算导弹的射击包线。测算目标距离速度,计算是否达到射击条件,是否能击落敌机全靠飞行员的感觉。(这也是虽然歼-7E飞机装备了高性能的PL-8导弹,但并没有引入头瞄的原因。进入新世纪后,装备了小型机载火控雷达的歼-7G飞机配备了头瞄,可以充分发挥第三,四代红外格斗导弹的性能,加上其在二代机中优良的机动性能,歼-7G初步具有了在格斗方面向第三代战机挑战的底气。)

和国内战机相比,歼-8B,D战机在作战性能上优于歼-7B,H,E型机。但歼-7系列飞机如果战术运用得当,完全有可能扭转局势。比如果躲到208型雷达的低空下视盲区中,则可抵消机载火控雷达为歼-8B,D型机带来的优势。与国外战机相比,歼-8B,D飞机可以压制幻影-III(虽然幻影-III配备了R-530空空导弹,但其主战武器仍然是魔术,响尾蛇,谢里夫-2,蛇-3等红外格斗导弹), F-5, F-104, 米格-21等东西方第二代战机,与装备中距拦射/空空导弹的米格-23,F-4等主力二代战机相比处于劣势,但可与之周旋,对抗。

总体看,歼-8B型飞机作为国内第一种可以安装大口径天线的机载火控雷达与较完备机载设备的平台,由于机载武器发展水平的落后迟迟没有装备雷达制导空空导弹以进行全天候,全向拦射。但因拥有相对完备的告警,电子对抗设备和能够比较充分地发挥第三代格斗导弹性能的机载设备,作战性能还是较大陆以往的机型上了个较大的台阶。

中国人民军队的重大任务之一始终为震慑台独势力,防止台湾走向最后的分裂。1996年,台湾先后接收了幻影-2000与F-16这两种具备完善作战能力的第三代战斗机,不但具备全面的超视距空战能力,在格斗性能上也远超过歼-8B型机。甚至台湾本土凭借美国防务工业的帮助研发的IDF战机也完全可以在与歼-8B的作战中取得优势。作为当时拿的出手的最好的大陆自产战机,歼-8B的性能已经不能胜任夺取台海制空权的任务。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