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揭秘前苏联严打投机分子,炒汇者被处死

瘫痪银行外汇业务 导致领袖海外蒙羞

苏联炒汇者被赫鲁晓夫处死

上世纪50年代后期,随着苏联自由经济政策的推行,各类民营和个体经济如雨后春笋般出现。而一些好吃懒做的人也有了可乘之机,铤而走险地做起了各种投机生意。对于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来说,专事投机倒把的黄牛党如同毒瘤一样讨厌。1961年10月的苏共二十二大后,苏联政府对牟取暴利的各类投机分子掀起了严打运动,其起因之一就是轰动一时的“罗科托夫炒汇案”。

美国人面前丢了面子

扬•罗科托夫,1929年出生在一知识分子家庭,其父为列宁格勒某大公司经理。上世纪40年代末在大学法律系念书期间,罗科托夫就因反苏活动被判劳改8年,后来受益于赫鲁晓夫的解冻政策而获释。

1957年夏,莫斯科举办了空前规模的世界青年联欢节,罗科托夫也在此时找到了谋生新路,开始和外国游客做起了倒卖外汇的生意。当年官方规定的汇率为4卢布兑换1美元,旅游兑换率则是10卢布兑1美元。但来苏联的外国人若与外汇贩子交易,一美元则可换到20至25卢布。罗科托夫拿到美元后,又以更高的价格转手给急需外币的本国人。

此外,罗科托夫还用20卢布收购价值为9美元的沙皇旧金币,然后在市面上以1500卢布一枚出售。随着业务量的激增,罗科托夫成为莫斯科外汇黑市呼风唤雨的大腕级人物,以致国有银行的个人外汇业务几近瘫痪。

1959年5月,美国经济学家维克多•佩洛向米高扬抱怨说,他在莫斯科经常遭到一些人的纠缠,对方总是向其强行索买美元。后来在采访苏联头号理论家苏斯洛夫时,美国著名记者艾伯特卡恩更犀利地指出:“在社会主义国家的首都公然倒卖外汇,而警察对此竟熟视无睹,难道这是好现象吗?”遭到外国记者诘难后,苏斯洛夫顿觉颜面无光,随即在政治局会议上发出严厉指示:“所有外汇犯罪统归克格勃立案彻查!”

清洁工助克格勃抓获要犯

此前,炒卖外汇的案子由内务部“打击财产盗窃和投机倒把处”负责,因他们人手有限,且工作人员长相已被人熟知,便招募了一大群线人。莫斯科的高尔基大街有个最大的外汇黑市,这群线人为不引起外汇贩子的怀疑,便在普希金广场到民族饭店和莫斯科饭店之间来回溜达,弄假成真地同样做起了炒汇生意。

1960年夏天,克格勃开始介入外汇业务和走私案,但由于执法部门内部有人庇护,直到1961年5月调查才有了眉目。说起来这还是一个意外收获。罗科托夫有个亲信名叫法伊比申科,他把钱藏匿在了父母家里,结果有一次他父母家请的女清洁工在隐秘处发现了用报纸裹着的大量外币,于是就把东西用网兜装着交到银行领赏了。第二天,两名自称大学生的年轻人找到清洁工家,哭诉着想索回属于他们的“学费”。清洁女工十分警惕,连忙将情况报告了克格勃。克格勃工作人员拿出外汇贩子的照片时,清洁工一下就认出来要钱的人就是法伊比申科。克格勃根据这条线索顺藤摸瓜,一个有组织的倒汇网络浮出了水面。

得知法伊比申科被捕后,罗科托夫吓得东躲西藏,并企图转移赃物。克格勃自有一套办法,在各车站派出衣着光鲜的女人做眼线,使罗科托夫迅速落入法网。罗科托夫是在莫斯科的列宁格勒火车站被捕的,办案人员从车站寄存处搜出了他存放的大量财物,其中有440枚金币、12公斤金条和250万外币。

苏联舆论要求严判

1961年5月19日,莫斯科市法院开始了一场不同寻常的审理,吸引了全苏联人的目光。站在被告席上的是30岁的主犯扬•罗科托夫、法伊比申科和他们的帮凶。经苏联官方查实,几年间经这一团伙倒卖的外汇和金币价值2000万卢布。当天,苏联全国性报纸都刊登了炒汇犯落网的消息。这一事件曝光后公众反应强烈,纷纷要求严办挖社会主义墙角的炒汇贩子。

《共青团真理报》和《消息报》在报道中对罗科托夫等人口诛笔伐,并使用了“吸血鬼”和“败类”等表达义愤的词汇。尽管报纸上打压的声势浩大,但被告在法庭上却有些满不在乎,因为根据当时的法律,他们最多只会判3年监禁和没收财产。到庭律师也一致认为,罗科托夫和法伊比申科的罪行并不十分严重,最多只够判处8年有期徒刑。

事实上在那个年代,每年被处以死刑的犯人并不多。早在1947年5月,苏联最后一次宣布过废除死刑。但在1950年1月,官方对叛国者、间谍和破坏分子又恢复了死刑。而从1959年起,情节极其恶劣的谋杀罪也被处以死刑。到1960年,死刑的范围进一步扩大,可判处死刑的罪行有:叛国、间谍活动、恐怖活动、破坏、抢劫、情节恶劣的谋杀、逃避兵役、遗弃、滥用职权、军人欺压百姓等,但对私下炒卖外汇并未做出任何规定。

赫鲁晓夫拿出狠招

1960年后期,赫鲁晓夫访问西柏林时曾激愤地斥责说:“这座城市(指西柏林)已经变成了肮脏的投机泥潭。”西方有人则回击说:“莫斯科已经变成了一个大黑市,这是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没有的!”赫鲁晓夫回来后马上采取了措施,责令相关部门制定新法。

1961年5月,针对侵吞国有资产和非法外汇交易罪,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颁布新的法令。当法庭按新令判处罗科托夫15年徒刑时,这批深感震惊的“黄牛党”再也轻松不起来了。不过这还不是最终的结果,更严厉的惩罚还在后头。

1961年6月,到维也纳出访的赫鲁晓夫会见了美国总统肯尼迪。在一次记者会上,赫鲁晓夫愤怒谴责了西方资本家令人发指的残酷。有记者旧话重提地反唇相讥道,共产主义的莫斯科而今并不优于资本主义的西柏林,莫斯科外汇黑市几成欧洲投机圣地就是明证。赫鲁晓夫听后显然又大吃了一惊,回莫斯科后当即传来克格勃主席谢列平,询问外国记者所说是否属实。谢列平比划着双手为自己辩护道,克格勃正在尽全力剿灭这种肮脏勾当,法院近日将对一非法炒汇团伙进行正式宣判。

从那一刻起,赫鲁晓夫开始亲自监督莫斯科市法院的审判进程。当得知外汇贩子首犯只判了15年时,他决定亲自出马主持“正义”,并立即解除了莫斯科市法院院长的职务。1961年7月6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针对投机犯罪颁布新法,宣布对这类被告可以适用死刑。

没多久,7月21日的《真理报》报道说:“苏联总检察长驳回了莫斯科市法院对罗科托夫的轻判。经重新审理,最高法院按照苏联刑法第15条第1款,宣布对犯有严重罪行的罗科托夫和法伊比申科判处死刑,一并没收全部财产。”几天之后,炒汇首犯罗科托夫和法伊比申科被枪决。又过了没多久,另一重要外币投机者、33岁的德米特里•雅科夫列夫也遭到了同样下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